李肇星浮想身边事

  老奶奶的勤俭  我的老奶奶(爷爷的妈妈)姓徐,出生在山东胶南大珠山下一个小村子,没有上过一天学,丈夫死得早,一人拉扯大的三个儿子都是农民,都在抗日和解放战争期间参加过支援前线。她1961年去世,享...
阅读全文

老家,那里有我永远的亲情

今年我考取了一所名牌大学,父亲说这是我们家族的荣耀,非要在开学前带我回趟老家,也就是我户口簿上“籍贯”那栏该填写的地方。我和父亲坐了火车上汽车,下了汽车坐中巴,最后步行40多分钟,终于到了老家。可是,...
阅读全文

将军的爱情

在电视台八一节的访谈节目中,已是九十多岁的延将军精神焕发,思路清晰,语出惊人。主持人:延将军,您有几个孩子,他们都从事什么职业?将军说:一儿一女。军人的孩子能干什么,当兵。儿子延庆在西部边防当师长,女...
阅读全文

狼变

桂子和老狼相遇在金黄的一望无际的麦田里。桂子给在地里割麦的爹娘送完饭,一边啃手中的馒头一边雀跃着往回走。老狼突然间呈现在她面前,它安静地坐着,前腿直立,支撑着脑袋和双肩。桂子把一块馒头塞进它的嘴里。桂...
阅读全文

折腾是爱的重温

两位老人,她78岁,他80岁。她爱吃手擀面、荷包蛋,尤其是早饭的时候,他便每天早早起床和面、切面、煮面、煮蛋。一碗热气腾腾的手擀面至少需要一个半小时才能做好,自从退休以后,他已经做了20年。她很挑剔。...
阅读全文

难忘一头牛

多少年过去了,那头牛的影子一直在我眼前晃动。伴随着深深的内疚和怜惜,我对那头牛始终难以忘怀。那一年,我12岁,父亲在生产队当队长,为支援秋收、秋种学校放秋假,我负责给三爷爷牵牛耕地。那是一块刚刚收割完...
阅读全文

波比爷爷

我每天放学时都带着弟弟回家,每天都要经过一家炼油厂。妈妈常嘱咐我俩要一起走,并且永远不要和陌生人说话。有一天回家的路上,这个规矩被打破了。当弟弟和我走过这家炼油厂时,我听到有个老头的声音。“嗨,孩子们...
阅读全文

父亲背着我上网

六年前,母亲去世时,父亲刚60岁,身体还好。由于他要照顾80多岁的爷爷,在我们面前还是有说有笑的。可是,自从去年爷爷去世后,父亲一直很沉默,头发几乎在一夜之间全白了。这令我很担心。 我不反对父亲再婚。...
阅读全文

爱的温暖

我不知道他会去得那么早,等我赶到时,舅爷爷已经躺在冰冷的棺材中了。我的眼眶随之模糊,就连那最后一丝爱的温暖也随之而去。 “光阴似箭,日月如梭。”一转眼,童年像泼出去的水,收不回来了。我正面临着使人拥有...
阅读全文

最爱的美味

小时候家境贫寒,一日三餐只有窝头和萝卜干。我年幼不知事,耍脾气不吃。父亲便一边嚼着窝头和萝卜干,一边耐心劝我把它们想象成馒头和牛肉干。几经努力,我终于咽下饭菜,父亲露出难得的笑容。...
阅读全文

挑拨离间等11则

挑拨离间我批评老爸老给儿子买零食,儿子站到我和老爸中间:“爸爸,您不要挑拨我和爷爷的关系。”“你怎么知道我在挑拨啊?”我问。“我知道,您嫉妒爷爷,因为爷爷人气比您旺。爷爷放学接我,...
阅读全文

过冰达坂

我走到天亮,回头望冰达坂,根本看不见他了。照相机的镜头一下子把冰达坂的峰巅拉到了眼前,阳光给它镀上了一面金色。我徒步穿过山下的炎炎夏季,进入山上的寒寒冬天。我打算翻过冰达坂,去拍摄...
阅读全文

故乡在童年那头

在我记忆的童年世界里,只有三个人,爷爷,妈妈和我。母亲为人家做衣服,缝纫机发出的悦耳之音,回响在空旷的院子里。起风了,黄狗呜呜叫唤,“哐当——”黑漆大门像是被醉汉推开了,雨斜着扫进...
阅读全文

我是你记忆中唯一的爱

周末的清晨,父亲从老家打过来电话,说他不见了。昨天中午吃完饭出去,说去街上转转,结果到现在还没回来。父亲的口气很急,他这段好像不太对劲,老是忘事,好像也有点儿糊涂了。忘事,他吗?我...
阅读全文

爷爷没有看见的事

2000年的一个夏夜,我家吵翻了天。两个月前,全家人哭成一团,将爷爷隆重安葬。葬礼罢,围坐在爷爷生前常坐的桌子前,婶婶突然问,遗产怎么处理——她指的是爷爷的房子。爸爸、妈妈,姑姑、...
阅读全文

断电

高考就这样过去了,我的生活好像突然间断电了,一片空白。把自己扔在床上睡了两天,像又投了次胎。晚饭时爸爸说,明天早点起来,回老家去看爷爷。爷爷是去年这个时候去世的,当时我正在北京的一...
阅读全文

那个忧伤的老头

从你开始长牙的那一天,他几乎天天注视着你嘴里的变化,看你吮吸自己的手指,还总是在手边可以触及的玩具上留下浅浅的印痕。他喜滋滋地注视着你牙齿的新鲜萌动,又抱着你自言自语地轻声吟唱,小...
阅读全文

五斗米的背后

一个年轻人下决心想创业,他告诉我他看到绿色环保、健康的商机,他要做有机食品的相关事业,我非常认同,因为这是走在趋势、潮流上的产业。可是我问了一个关键问题:“你是把‘有机’当生意,还...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