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肇星浮想身边事

  • A+
所属分类:情感美文

  老奶奶的勤俭
  我的老奶奶爷爷的妈妈)姓徐,出生在山东胶南大珠山下一个小村子,没有上过一天学,丈夫死得早,一人拉扯大的三个儿子都是农民,都在抗日和解放战争期间参加过支援前线。她1961年去世,享年93岁。记得她92岁高龄还在炕上给我补过衣服,在炕前帮我娘摘菜。
  老奶奶轮流在三个儿子家吃饭。我曾看见她在我家吃饭时,一粒米掉在桌伤感散文上也要吃掉。她一辈子没有进过医院。有一次她得了感冒、咳嗽,爷爷让我到三里外的公社卫生所花了一角五分钱买了瓶止咳糖浆回来。老奶奶被逼着喝了,却批评我说:“这么大的小孩就知道浪费钱,不喝也肯定能好!”这是她活了近一个世纪第一次和最后一次用药。
  爷爷教我种树
  我爷爷李敦元是种庄稼的好把式。我大约从5岁时,爷爷就带我下地,教我干割驴草等轻活。有一次,他在前面挖坑,让我在后面播种花生,每次要准确地将三粒花生点在坑中间。干了一会儿我便觉得累,喊腰疼。爷爷说,小孩子哪有腰,不要怕。等播到了地头,他又说,直起腰来休息一会吧——我又有“腰”了。
  爷爷教我种树,让我给树苗浇水。他还说:小孩尿是好肥料,要撒就往树坑里撒。当年,农村的中小学不放暑假,放农忙假。我在农忙假里常跟爷爷干活,上初中时,我终于独立地在我家宅基地上栽了两颗枣树。可惜,枣子结果后不久,爷爷走了。是我和妹妹们吃到了我向爷爷学种的枣子。
  奶奶助人为乐
  我奶奶姓孙,来自一个比我们村还小的山村。她为人厚道,邻居家来借点苞米面、瓜干或酱油,她都告诉我娘和姑姑,宁愿自己少吃点也要及时借给邻居。俺那地方的人讲面子,多穷也不会在本村讨饭,只能相互借,而且强调“好借好还,再借不难”。碰到外村有讨饭的上门,她会把自己好不容易省下来的一块玉米饼、一碗小米饭送给人家。她常教导我:“孙子,庄户人过日子都不容易,要多互相帮忙;世界上最大的事是有饭吃,没饭吃是最大的难处;长大不管干什么,都千万别忘了种地的人。”
  姥娘的大局观
  我姥娘(外祖母)姓张,不识字,菜农。她1962年去世前,我正在北大读书,暑假回去告诉她,国家可能派我去英国读书,英国很远,得坐飞机,要飞十来个钟头。
  姥娘一辈子连汽车也没坐过,更甭提飞机了。她关心地问我:“你那么长时间在天上,吃饭、上茅房(厕所)怎么办?”我用老家的方言向她详细介绍后,她叮嘱说:“别以为上了天就不得了,在天上吃饭也不要浪费粮食,更不要往地上扔垃圾,咱们村和别的村的老百姓常在天井里晒粮食,别给弄脏了。上厕所得注意,别让脏东西把那么蓝的天弄灰了。”一个从未到过5公里以外地方的老太太如此关心地球,当时觉得好笑,现在却特别敬佩。
  (摘自《广州日报》 图/子依) 本栏编辑:蒋莉莎 姜炜 (http://www.myqnwz.com)

weinxin
金璞玉小说
最新最好看的言情小说,微信号 jpywx8

发表评论

您必须登录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