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魂里的胖女孩

  • A+
所属分类:青年文摘彩版
摘要

一窗外的阳光落在我手中的文件上,轮到里仁跟客户做演示文稿,他正滔滔不绝地说着。我们当同事已经半年了,一开始,两人完全不对脾气。那天我刚坐到办公桌前,里仁就靠到我身边:“咦,原来你这么年轻,前几天看你面试时穿的那

窗外的阳光落在我手中的文件上,轮到里仁跟客户做演示文稿,他正滔滔不绝地说着。

我们当同事已经半年了,一开始,两人完全不对脾气。

那天我刚坐到办公桌前,里仁就靠到我身边:“咦,原来你这么年轻,前几天看你面试时穿的那件套装真够老气,我还想今后要跟欧巴桑共事了呢!”

才第一次见面就说这样的话,懂不懂礼貌嘛!我有些不高兴。

忽然,角落里传来一个女孩的声音:“你别介意呀!里仁就是这么口没遮拦,一开口全天下的人都被他得罪光了。”

不理会里仁的抗议,女孩往我这里走来,看着她匀称的骨架与身材,我忍不住心底暗暗赞叹。

“我叫蜜蜜,公关部的。”她和善地伸出手。“我是子美。”我握住蜜蜜的手,庆幸除了里仁,这公司仍有个正常人。

里仁在上头越说越起劲,客户的脸上渐渐浮现满意的神情。

他悄悄地跟我眨一下眼。看来,他也觉得这个案子是成交了。

只是,我却没有丝毫的喜悦。

看着落地窗反射出自己的样子,脸型、肩颈、挤在一起的腰腹……整个人呈现一种浑圆的线条,我感到十分沮丧。

从大楼走出来,正好是午餐时间,我魂不守舍地跟着里仁走进餐厅。“干吗,发什么呆?”里仁推了我一下。

“没事。”我看着盘子里的食物,一点儿胃口都没有,叉起整块牛排,“这给你好不好?”“那你吃什么?”里仁好奇地看着我。情绪低落的我干脆放下刀叉:“我不饿,喝水就好了。”

我才拿起水杯凑到嘴边,就被里仁一把抢了过去,他皱起了眉:“正餐不吃,喝什么水?”

“少管闲事。”我抢回了我的水杯,眼眶忽然一阵潮湿。

少一根筋的里仁还在一旁嚷嚷,说我态度很差。我没心情听他数落,别过头去,望着外头的阳光,晾干差点儿掉下来的眼泪

我知道自己一直在变胖。

单单一个弯腰穿鞋的动作,我的手与脚仿佛得经过千山万水,才遇得到彼此。利落的牛仔裤也卡在膝盖上,就再也上不去。

还有一个无所不用其极,明示加暗示我可以再瘦一点儿的男友

“哪个男生会希望女朋友的体重和自己一样?抱都抱不动。”为了让我觉悟,男友不惜用这样的话来刺激我。“你怎么不说是自己太瘦了,哪个女生会想和骷髅一起逛街的,我也希望有个强壮的男友呀!”没想到自己会突然说出这么恶毒的话。

我觉得好难受,胖女孩和瘦男生的恋情,难道只能拥有彼此的讪笑。

紧紧捧着水杯,我沉默在昨晚两人吵架的情境中。

“喂!可别告诉我你想学赶流行的女孩,减什么肥?”里仁的话突然清晰起来,刺进我耳里。

我愣愣地看着他,一脸茫然。

“你觉得呢……”我问他,“你觉得我需要吗?”

听我这么一说,里仁停住手中挥舞的刀叉,装出认真的表情,将我上上下下打量了一番。“嗯,你的确不算瘦,肉肉的。”他伸手捏我脸颊,以为自己很幽默。

我甩开头,甩开里仁的手,十分懊恼:“所以你也这么认为了。”

“哎!”里仁顿了一下,摆出一副不以为然的样子,“我觉得……有什么好减的,我呢,我最讨厌人家减肥了。人哪,心好最重要……我觉得你这样就很好呀!”

真让人感到意外。难得的一次,里仁说出了好话。

我是胖的。终于这么告诉自己。晚上,男友跟我提出分手,他说:“是我的错,我太虚荣了。只是我没有办法,真的没办法压抑自己的渴望——想要有个好身材的女友。我是真的喜欢,以前的你。”

以前的我?整个晚上,我蜷缩在窗旁茫然地望着天空,反复思索着这句话,直到天亮。

昨晚就该流下来的眼泪,在此时落下来。他喜欢的是以前的我。那么,现在的我呢?不再值得被喜欢了吗?

我趴在地上,找出床下的体重计。有一年没用了吧?

恍恍惚惚的,我站上去低头看向迅速爬升的指针,心底震动了一下——足足多了八公斤!

八公斤,因为这八公斤,我失去了爱情。

无意识的,我将指针越过零的刻度,往前调,像调回过去的时光。

又再次站上去……

50,我微笑起来,指针稳稳指向50,是当初被爱时的重量。

“爱情果然是斤斤计较的。”我嘲笑自己。一想到这里,我缓缓蹲下来将脸埋在膝盖间,然后,听到自己发出失望的哭声。不知过了多久,在断断续续的哭泣里似乎有什么声音在不远处响起,肿着眼抬头看了看,才发现是自己的手机铃响。

“喂!”我整理了一下情绪,却仍能感到声音微微颤抖。

“睡死啦!”是里仁的大嗓门儿,“你已经迟到了,知不知道。”

“嗯!睡过头了。”我虚弱地回答。电话那头的里仁沉默了一会儿,像发现什么:“怎么了,听起来鼻音好重,是不是生病了?”

“没事,我马上就到,帮我跟经理说一声,好吗?”我简单地响应他。“那……动作快点儿喔。”他若有所思地挂上电话。

才刚走进办公室,我和正要出门的蜜蜜撞个满怀。蜜蜜看着我,二话不说便拉我到门外:

“刚刚哭过啦?”

蜜蜜的敏锐让我无所遁形,我抱着她再度掉下眼泪,告诉她发生的事。没发觉里仁已走了出来。“怎么了?”他突然出声。

我擦擦眼泪,不知该怎么回答。

“没事,我们只是在讨论昨晚的电影,唉,那剧情太令人感伤了。”还是蜜蜜机灵,随便编出个理由打发一脸狐疑的里仁。

从那天之后,我下了个重大决定——开始减肥。为的不是追回男友,而是要减去那被羞辱的感觉。

“我以前用的这个方法挺有效的。”惟一知情的蜜蜜,给了我一份食谱,还提了一大袋减肥书,悄悄放在我桌子底下。

“喂!蜜蜜……”看到我们窃窃私语,里仁忽然开口,“你不要乱教子美。”

“你知道我们在说什么!没搞清楚情况,别乱说话。”蜜蜜得意地回嘴。

“每餐都只吃一点点,老是喊饿喊晕的人,还敢教人减肥,用健康一点儿的方法吧。”原来里仁全都听到了,他将手枕在头上一派轻松地说:“其实也不用那么麻烦,胖久了就会习惯。”

我和蜜蜜不约而同地盯着他,露出怨恨的表情。

除了蜜蜜提供的资料协助,我自己也发狠砸钱加入了健身房,每天下班后定时报到。当我踩在跑步机上,感觉到身体在滴水,我幻想着重量也跟着滑落……

一天,接近深夜,我从健身房出来,遇到了里仁。

“干吗这么晚了还不回家?最近有心事啊!”里仁问我。

我摇摇头往前走,并不准备让他知道我的事。晚上的风很凉,路上的车子也少了许多,里仁走在我身旁,安静了一段时间才又开口:“还没吃晚餐吧?”

“刚运动完不能吃东西,否则胖得更快。”我转身,笑着回答他。

“胖、胖、胖……你怎么现在满口都是这个字。”里仁忽然一脸严肃,“难道你没有别的事好关心了吗?”他说话的口气,好像我得罪了他似的。

我对他发的脾气感到莫名其妙,直直看着他。

此时我们正好就站在一座小夜市入口,叫卖声,人潮的喧哗声,更增加我们彼此敌对的气氛。

“你自己看……”里仁随手指向一个女孩,大声说,“瘦就一定好吗?像她,那双细得要命的鸟腿不只难看,不小心跌倒还怕骨折。”

我气呼呼地往他指的方向看,看那女孩正被他男友万分疼爱地紧紧拥住。突然,我感到头皮发麻,视线一片模糊,拥着女孩的不就是……我的前男友。

瘦男孩终于找到心目中的瘦女孩了。

我一时无法面对这样的场景,只能红着眼抓住里仁:“我们走好不好,拜托,我们离开这里,好不好……”我勉强忍住要掉下来的眼泪,终究还是失败了,我趴在里仁胸前,哭得他不知所措。

不知道自己是如何离开的,只是当我再度抬头时,我和里仁已经在一个小公园里,此时,他异常地沉默。

“他是你男朋友?”里仁比我想像中聪明。

“已经不是了,因为……你认为难看的细鸟腿,一直是他想追求的最爱。”我捂着脸,觉得头好痛。

里仁拍拍我,低头问我:“所以你才希望自己能瘦下来?”

他这么一说让我更是百感交集,像个孩子一样,又哭起来。

“那女孩比不上你,他会后悔的。”里仁搂着我,安慰着。“真的吗?”我看着他。里仁点点头。

深夜的公园里,只剩下我们俩在摇椅上晃着,我感觉到心情渐趋平静。

“对了,你下个礼拜不是要到日本出差?”不想一直沉溺在自己的情绪里,我问里仁工作上的事。

“是呀!三个月,好像有点儿久。”他并不是那么想去。

“别这么想,这是个好机会,不如,出国前我们找蜜蜜一起聚聚,替你送行。”我提议。

“又不是不回来,别搞得太夸张。”他开朗地笑着。

“那就请你看电影好了,规模够小了吧?”我耸耸肩。

“什么……连一口吃的都没有,未免太小气!”里仁抗议。

我面露难色:“我现在,是非常时期,能少吃就尽量……”

里仁皱着眉,万分无奈:“你这样不行,总有一天会出事的。”

我捂着耳朵,对着他傻笑,对于里仁所有的训示,完全不予响应。

我和蜜蜜狼狈地跑到电影院时,里仁的脸已气得铁青。

“到底有没有诚意呀!说要请客送行,现在电影都开演五分钟了,你们人才赶到。”他扯着喉咙喊。

里仁盯着我手上的购物袋,没好气地问:“可恶,是不是shopping忘了时间?”

“才不是,”我辩解,“前几天买的衣服大了,今天去换小一点儿的。”

他打量着我:“瘦了?”

“嗯!有点儿进展。”我开心地点头,“不过麻烦的事来了,以前光靠目测就可以买衣服的功力,现在已经不管用,老出差错。”

“可能是那个胖女孩还住在我的灵魂里。”我开自己的玩笑,“不过,她很快就会搬走了。”

“好了,快……”蜜蜜拿了三张票跑过来,打断我们的谈话,硬将我们推进电影院

黑暗中,里仁就坐在我身边,大屏幕反射出的亮光,映在我们脸上。

那是一出谈饮食与爱情的电影,画面上出现一道道美味的料理。

我眼睁睁看着厨师将大块羊肉放入锅里熬煮,忍不住咽了一下口水。没吃晚餐的我饿了。

厨师撒上香料,低头闻了起来。我也跟着深深吸一口气,忽然觉得头晕晕的,窒息的感觉整个袭上来。

里仁发现了我的不对劲,摇摇我,我忽然觉得眼前一黑……

当我睁开眼睛时,发觉自己正躺在电影院外的长椅上。

“醒了,醒了。”一个好像电影院里的工作人员,在一旁嚷嚷,“还好刚才护理站的人说,只是一时血糖过低。”

我爬起来,蜜蜜说要去买水给我喝,叫里仁看着我。

看我没事,所有的人都离去,我感觉到里仁的怒意,我说:“不好意思……”

“果然不出我所料,出事了吧?”他终究还是开骂了。

因为自己带给别人麻烦,我只能尽量忍着。

“有点儿志气好不好,干吗为了一个男人搞成这样。”他再度刺中我的痛处。

我终于火大了,管不了他先前帮过我多少忙,我愤怒地喊着:“你懂什么,你从来不用担心自己会变胖,我也不想这样呀!不然你老实说,像你这种瘦瘦男生,会喜欢像我这样的女朋友吗……”

我豁出去了,把自己多日来的委屈全部倒出,不管会不会被人讪笑。

“谁说不会!”里仁脱口而出,“不是所有男人都像他一样,如果你问我,我会告诉你,我就喜欢肉肉的女生,像你这样的。”

我愣住了,正好走过来的蜜蜜,也愣住了。

“你才不会。”我忍住眼泪,“如果有这么一天,一个胖女生和你走在一起,显得越来越不搭调时,你就不会这么说了。”我气恼地转头跑开,留下蜜蜜和里仁。

第二天上班时,里仁已上飞机,在前往日本的路上。

“子美,我们换别的方法吧,我觉得那减肥食谱不保险。”蜜蜜表情沉重地靠近我,好像她犯了错。“不是你的问题。”我感到抱歉。为了帮我,身边的朋友像卷入了一场是非。

“子美。”蜜蜜似乎有话要说,“我昨天跟里仁谈了很久,我觉得,如果有空你可以打电话给他,或许……你们该好好聊聊了。”

我对她尴尬地笑笑,心底感到沉重。

里仁不在的日子,我依然每天运动,只是不再刻意节食。每隔一个星期,我都可以将体重计再调回来一点儿,让站上去的重量保持50公斤,虽然离归零还有一段距离,但是我知道一切只是时间问题。

终于,在里仁离开的第三个月,我打通了电话到日本。“对不起,那天,我不是故意要把气出在你身上的。”我终于道歉。

电话那头没有了声音,我喊了里仁一声,他才又响应,里仁的语气变得有些犹豫:“你记得我那天说的话吗?我……我是说真的。”

“等你回来再说,好不好?”我还没整理好自己的思绪,无法这么直接面对,只能打断他的话。

我们都挂上了电话,在各自的心事里。

体重计终于归零,站了上去,指针停在50,看着自己又回到当初被爱时的重量,心里异常激动。

我知道,自己已经不再是那个被遗弃的胖女孩了。

一早上班,蜜蜜便笑盈盈地拉着我:“子美,我又替你找到一种新的秘方,让你从此不会担心害怕,就算复胖也不用烦恼了。”

“我想,我暂时不需要。”我婉拒蜜蜜的好意,害怕电影院事件再度发生。

“预防胜于治疗嘛!反正一点儿副作用也没有,好啦,就这样说定了……”蜜蜜卖着关子,对门外喊了一声,“喂!可以出来了。”

我看着从外头慢慢走进来一个人,诧异得张大了嘴,是里仁,只是……他比当初离开时壮硕许多,完全不是那个瘦削的男生了。

“我想了很久,才想到这个办法……”里仁走到我面前,“其实你不用变瘦的,只要我比你重许多,重到让你很难超越我,一切都没问题了。”

“你……”我说不出一句话,眼泪蓄了满眶。

“你现在很美,但是我还是想问,”里仁看着我,“住在你灵魂里的那个胖女孩还在吗?如果可以,能不能请她不要搬走。”

“为什么?”我记得那晚的对话。

“因为……我喜欢她的时候,她就是那个样子了。”里仁肯定地说。

我看着他,满心感慨,原来,这么久的时间,我始终没看清自己,被爱时的重量。

(王晓飞、谢雪冰摘自《女友》2003年1月上半月版,孙杰图)

(作者:詹雅兰 字数:6519)

weinxin
金璞玉小说
最新最好看的言情小说,微信号 jpywx8

发表评论

您必须登录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