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得

  • A+
所属分类:青年文摘彩版
摘要

七月的村庄,有着一份静静的美丽。白鸽般的房舍、火焰般的草垛、叶脉般的小路,还有忧伤的井沿和灰堆,都笼罩在树木的阴影里,仿佛沉浸在回忆的幸福里一样。风夹杂着水稻清甜的气息、泥土的芳香,还有蚕豆花淡紫的微笑,从墨绿

七月的村庄,有着一份静静的美丽。白鸽般的房舍、火焰般的草垛、叶脉般的小路,还有忧伤的井沿和灰堆,都笼罩在树木的阴影里,仿佛沉浸在回忆的幸福里一样。风夹杂着水稻清甜的气息、泥土的芳香,还有蚕豆花淡紫的微笑,从墨绿的地平线上吹来。它掠过广阔的田野和田野里无边的寂静,掠过清澈的天空和天空下无限的空灵,停落在村口喘息。宽阔的黄泥大道上布满水花生、打官司草和马兰,它们的歌唱,一直延续到下一个村庄,延续到破衣裳般的集镇,延续到看不见的远方。在村口,挺拔的白杨分布在路的两侧,它们手挽着手,像是在举行一场集体婚礼。风从它们中间穿过,带着祝福出现在村庄的每一个角落。有的门是虚掩的,更多的门是敞开的。风就这样径直走入空空的堂前。地面湿湿的,显示着雨水的征兆。它正走在回家的路上。墙壁上有几块霉迹,是雨水上一次回家时留下的照片。长台上,紫色的陶罐里盛装着茶水,几只零乱的玻璃杯正在睡眠,它们的身上,印着蓝色的向日葵图案。一只苍蝇在八仙桌上跳舞,它踮起脚尖,旋转,沁出一额的汗,风就坐在木条凳的竹椅上欣赏它的舞蹈。

阳光几乎照不到地面,只是在后院的葡萄架上,它透过稀疏的叶子,照耀着安静的草地。我总是在后院里,用破瓷片、柳树枝和玄武岩,编织内心的图景。我种植花园,挖掘河流,修建城垛的房屋,创造人物,构筑自己的世界。没有人来打扰我,所有的人都在阴湿的房间里享受甜蜜的睡眠,只有阳光照耀着我的脊背,如同照耀着一颗紫色的葡萄。后院贮存了我的大部分快乐。笨头笨脑的蜗牛,慢条斯理的蜘蛛,还有七星瓢虫。苋菜花,凤仙花,还有叫不出名的蓝星星的小花。这一切,在我眼里就是美。我就这样呆呆地望着那蓝如梦境般的天空。直到有一天,我看见两个异乡的女子从后院的矮墙垛边经过,她们包着头帕,穿着宽大的蜡染服饰,袖子上绣了鱼骨的花纹。她们将孩子像一朵桂花一样绣在后背上。她们每走一步,都留下银饰清脆的声响。哦!在那遥远的地方,还有另外的人和村庄!我一遍遍自问,远方在什么地方?远方有多远?那一个下午,远方就像一颗种子一样悄悄落进了我的心里,注定了我漂泊的一生。

几乎每天都要下雨,雨在屋檐上发出或急或缓的脚步声。这个时候,村子里的光线更加幽暗。雨从一片树叶跳上另一片树叶。如果你仔细地听,你会听见小鸟喝水的声音,你会听见知了关门的声音,还会听见毛毛虫在树叶的背面,发出细微的哭泣。此刻,村子里并没有歌唱。路上传来扑哧扑哧的声音,胶鞋上沾满泥浆,所有的人此刻都朝家的方向走去。雨使村庄更加静谧。如果这个时候,你到村子后面的池塘里去提水,你一定会遇见洁白的鹭鸶。它的羽毛泛着光芒,那是雨水的光芒,它的目光是那样清莹,仿佛我初恋里遇见的目光。每一棵青草,此刻都含着幸福的泪水,进入回忆的门。雨在池塘上面击起一串串的水泡,如果你把脚伸进水里,说不定还有一尾鱼轻轻地啄你的脚趾。水夹杂着黄泥,流进池塘,发出一种潺潺的声音,加深着静谧的意境。池塘里的水依然是碧绿的,是树叶的颜色,是夜晚的颜色,是安静的颜色。雨依然敲打着一扇扇的门,此刻门是紧闭的,橘黄的灯光,温馨恬淡,如同一块鸡蛋糕。炊烟也升起来了,缭绕着菜园里青青的长豆架、丝瓜藤和空心菜。哦!这样的时刻真的有一种说不出的温暖,一如父亲的目光。有时候,雨也会在早晨降临。落了一会儿,也就停了。停了以后,阳光又像老朋友一样出现在村庄上方,这个时候,村庄里到处弥漫着灼热、潮湿的音乐。

村庄西面的树林,也是我常常光临的地方。那里住满了我的朋友。跟我关系最好的是苦楝树,因为它和我一样瘦小,因为它会送我一些果实,虽然不能吃,但能用弹弓来弹鸟。榆钱树和我的关系也不错,因为榆钱甜丝丝的,可以吃,而榆钱叶,可以吹出清亮的口哨。还有泡桐树,榛树,香椿树,野杨梅树,野石榴树和野苹果树。它们共同构成了这片树林。树枝与树枝,树叶与树叶交织在一起,构成了我的房间,多么自由的房间啊!一无所有,同时又拥有一切。林子中间有一片空地,我最喜欢坐在那里,阅读黄昏的来信。看玫瑰色的天空,看林梢的宁静,看归巢的鸟,看我们的村庄进入黑暗,看月亮露出洁净的脚趾。这样的时刻,我才不去管时间这个讨厌的家伙,我只是静静地闭上眼睛,享受这一份摇篮曲一样的甜蜜。等到村庄里传来碗碟的声音,母亲就会叫我的乳名。声音在黑暗里漂浮,而我总是装作没有听见。我是多么希望这样挨过整个夜晚啊!这样,我就可以和星星、露水、青草,还有萤火虫聊天。周围充满了落叶腐烂后的气息。这样,黑暗里坐了很久,才很不情愿地带着一缕微风回家。那个时候,我并不理解家的意义,我只知道,那是我的出发点和最终要回去的地方。

村子里还有一些房子是神秘的,这样的房子里大抵住着年事已高的老人。他们总是坐在藤条椅子里,享受着黑暗,不发出一点声音。除了回忆,没有一事对他们来说具有意义。他们只有一小半还活在这个世界上,另外的一半已变成了尘土的一部分。不知从哪一天起,他就和死亡一样面对面地坐着,仿佛是一场对弈,而悲剧是在最后,胜利的总是死亡。这样的房子,地面上长满了青苔,灶堂里长出了一些小树苗,水缸里养着许多年以前的月亮。蜘蛛网,腐烂的谷物,破瓮里的积水,芦苇编织的墙,还有红漆的木盒……哦!阳光又一次照耀房子,这是不是最后一次?我曾经不止一次地想要走进那一扇门,可是我从来都没有。生锈的农具,霉烂的锅盖,发芽的木凳,这些都是我知道的,还有一些东西是我不知道的。就这样,我在门外一次次地徘徊,直到有一天,我再也没有机会……

记得,在一场又一场的雨后,秋天来了。秋天来了,大雁又要飞到南方去了。我知道有一天我也会走的。秋天教会我忧伤。

(作者:盛 慧 字数:2324)

weinxin
金璞玉小说
最新最好看的言情小说,微信号 jpywx8

发表评论

您必须登录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