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二十五,觅偶

  • A+
所属分类:青年文摘彩版
摘要

我玩网恋,但当我嗅到爱情真正的气味,我不会瞻前顾后,我清楚自己要抓住什么午休时间,一群同事围了电脑叽喳。有人发来美女照片,与之网恋的雀跃不已。网络确实是个好媒婆,不收介绍费,且资源无穷。我也网恋如何?我问身边的

我玩网恋,但当我嗅到爱情真正的气味,我不会瞻前顾后,我清楚自己要抓住什么

午休时间,一群同事围了电脑叽喳。有人发来美女照片,与之网恋的雀跃不已。网络确实是个好媒婆,不收介绍费,且资源无穷。

我也网恋如何?我问身边的同事

你?她大笑。

有何不可?可以挑拣,自由进退。

有人笑得更开怀,我回头,是高我一级的徐凤生,部门经理,我一贯看他不顺眼,你笑什么笑?

你的网名叫什么?他问。

女逗号二十五逗号觅偶。

哈哈哈,他笑得人仰马翻地走了。

自从我把网名改成“女,二十五,觅偶”,登门造访的络绎不绝,想让我正式见面的却没几个。

同事问我:你喜欢什么样的男人呢?

我一时答不上来。窗外,树底下,远远有个穿着风衣的男人,我只看到背影,感觉不错。我手指指他,就是那样的了。

那人在等车,突地转过来,居然是徐凤生,我大翻白眼。

公司接了个大单,我忙得团团转。徐凤生和我一起转。

吃饭时徐凤生坐在我对面,突然问我你网恋得如何了?

多管闲事。我回答,见了一个,见光死。

对方哪里不称你的心了?

感觉

也是,感觉第一大。我也上网了,你说我叫男逗号二十八逗号觅偶好不好?

随便你,我拿了空盒走开。

赶电梯时碰到电梯维修,在这样忙乱的时刻,要爬十层,天杀的。

爬了几层,居然绊倒扭了脚,在楼梯上斜歪着十分狼狈。

有人上来了,是徐凤生。

我来背你?他已靠近我,一手拿过我的袋子。也只得如此了,我趴上他的背。

楼道间只有我们呼吸声最清楚,呼,吸。

不知怎地我想到从前,和第一个男友,我撒娇他背了我在校园小路中走,看萤火虫。那时我还会撒娇。

徐凤生背了我径直往他办公室去,我使劲捶他肩膀他没反应。同事脸上有模糊不清的笑。

我要骂死他。

徐凤生帮我揉脚,他变魔术一般从抽屉里翻出跌打药加棉花,我还瞅到好些品种,比我还细致。嘴上仍没忘了骂他。看他低眉只忙手中干活,突然觉得他脾气很好。

公司发大好心放几天假,我躲在家里上网,继续网恋。

我终于加了一个Q友。他叫“男,二十八,觅偶”。

他给我的情话只有一句,你会是我的另一半么?

徐凤生全然不认识我似的,但与我聊得十分愉快。

上班时我与徐凤生偶尔对视会觉得奇怪,这个刚与我斗完嘴的人,昨晚还与我聊邻街小食弄里的鱼片。双面人,厉害。

再过几日我与徐凤生以图像亲吻,我们是在网恋?现实中他却眼神暧昧,毫无表示。再在窗外看到徐凤生楼下站着,那高高的背影,风里涌动的衣角,知道我是真喜欢上他了。只是他还没明确地示意,这令人懊恼。

窗外倾盆大雨,我办完事情在公司上网。“男,二十八,觅偶”在线。办公室只有徐凤生和我两个,他在办公室里头,我在办公室外头。

“男,二十八,觅偶”突然说,我们一起吃饭好么?

我说好。

那么在C餐厅。我到了打电话给你?

好。

不理解徐凤生,为何不敢一起走?我收拾包包起身,眼睁睁看徐凤生经过我身边,嘴里还说李园园记得关灯。

来玄的?我不怕,大雨中他前脚上车,我后脚跟上。

C餐厅,徐凤生坐在最角落的桌子,在点菜。我直直冲他走去。

徐凤生。

李园园?你来请我吃饭吗?

开什么玩笑。我简直要发怒。

吃菜吃菜,难得你今天有心情跟我吃饭。徐凤生居然眉开眼笑,他往我fe碗里夹我最喜欢的芥兰。他在开什么玩笑!

手机响起来。

你好?

你好。我到了。你在哪呢?一个陌生声音,我愣住,反问,你是谁?

我是男二十八觅偶啊。

我吓得东张西望。开什么玩笑?!

你穿什么衣服呢?

我穿黑风衣我坐在大门走进的右边第一桌。我眼睁睁看那男人一回头,哗!好一个现代潘安,气质绝佳。

突然有被糨糊糊顶的感觉。我这些天聊的,是和“潘安”?而非在我面前的徐凤生?!

我突然把手机按掉。

徐凤生问我,你怎么了?

没事。我们继续。我笑笑。

实则有个男人坐在身边了,我喜欢的,我不必起身走那么远。

(黄山摘自《女友》2003年第9期,宋德禄图)
(作者:君 度 字数:2110)

weinxin
金璞玉小说
最新最好看的言情小说,微信号 jpywx8

发表评论

您必须登录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