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精神自由中反思

多少年来,我总觉得,自己注定是一个幸福感很强的人。总有一些内在的东西在支撑着我,生活世界对于我来说,总是有着无限的吸引力,我甚至能从任何电视节目的细节中读出意义来,我能从电影的镜头...
阅读全文

喜气安稳

年龄越长,越喜欢喜气安稳的东西了。决绝喧嚣,回归宁静,是一种难得的自控。少时,一定是雪要惊艳,衣要艳人,客要艳世。连那锦缎上的绿,我也一定要嫩绿。总怕来不及。张爱玲也怕来不及——所...
阅读全文

一条最孤独的鲸

在太平洋北部的海域里,有一条鲸鱼一直孤独地来回漫游了22年。这一现象很不正常,因为鲸鱼是群居和敏感的动物。生物学家跟踪研究发现,它发声的频率明显不同于其他鲸类,所以,它一直找不到同...
阅读全文

偏偏

我们喜欢说偏偏。幸运降临,我们会说,为什么偏偏是他?倒霉光顾,我们会说,为什么偏偏是我?人性中灰暗的部分,总会在人生的某一刻,迷乱,惶惑,宕动,然后沉渣泛起。表现在每个人的心底,是...
阅读全文

勤俭青年的苦恼

朱志文是个勤俭持家的好青年,他出门坐公交吃饭吃食堂,上班看报纸下班卖报纸。其他的也就算了,最后这点让他的朋友李小旺很不以为然。衣着时髦的李小旺一看到朱志文阳台上那一堆堆的报纸杂志纸...
阅读全文

朴素者

朴素不是节俭,更不是吝啬和马虎,它和本色的意思相近,就是尽量少地加以掩饰。朴素给人以一种清澈、透明之感。在我们的交往中,朴素者难觅。几乎所有的人都有过多的伪饰,了解或探询一个人的内...
阅读全文

24到4

如果写他的墓志铭,我想,24到4,就足够了。他是我大学时同级的老乡。第一次老乡会是在学校后门一家小饭馆举行的。那次,他放量豪饮,谈笑风生,像所有爱交际又有亲和力的北方男生一样,初次...
阅读全文

我不是谁的花儿

我不能把自己打扮成任何样子,我只能是我自己。 我不需要伪装的外表,作为符号的烟,过激的辞令,故意混乱的生活,存心折腾的情感。 我有我自己内心的判断,那不是任何别人强加于我的。 我有...
阅读全文

求职从实习开始

武装PK红装我的第一次实习是在一家工业制造类企业的国际贸易部门,在那里最大的感触就是与环境的不融合。这家公司的生产部门和其他部门在一起办公,因此无论你是工人、销售、跟单还是行政,都...
阅读全文

Man女的春天

她是一个强势的女子,从小都信奉男女平等。每每看到书上描写的那些小鸟依人、喜欢撒娇、出门总要男生照顾、消费总是让男生埋单的女生,她都在内心轻蔑地笑笑,暗想,倘若是自己,绝对不会这样。...
阅读全文

灵犀

大学毕业后,我留在这座北方城市工作。一晃12年过去了,我和这里始终格格不入。我不喜欢这里的酒桌文化,不喜欢在称兄道弟中浪费生命。关于我的传言也很多,但我并不在意,依旧特立独行,昂然...
阅读全文

让我做一个异数

异数,与主流,与大多数格格不入,但这造就深度与光芒。那天,她和我安静地躺在床上聊天。她说,我是一个异数。我说,我也是。不是吗?在小时候,她总是和别人玩不到一块儿,一个人背着书包走在...
阅读全文

抵抗天赋的诱惑

  在我还是一个孩子的时候,我的夏天总是在得州祖父母的农场中度过。我帮忙修理风车,为牛接种疫苗,也做其他家务。每天下午,我们都会看肥皂剧,尤其是《我们的岁月》。我的祖父母参加了一个...
阅读全文

泄露你内心秘密的椅子

  这幅图是一个酒吧的柜台式桌面,和朋友相约到酒吧小坐,你们进来的时候刚好没有人,你会坐在哪个位置呢?请看图选择1号、2号、3号、4号、5号,再看下面的分析。    分析  1号....
阅读全文

只记录有太阳的日子

  年轻的时候,我很敏感、很脆弱,心思很重。我的第一份工作是在印刷机的机台上,机长是一位一脸严肃的五十多岁的老头儿。  机长把我交给师兄,让我跟师兄学习垛纸、看机器。师兄教了我几回...
阅读全文

我的错都是大人的错

大人永远搞不懂小孩的内心世界,那个世界到底是一只美丽飞舞的蝴蝶,还是一头乖戾难驯的野兽。小孩才懒得去弄清楚内心世界,内心世界只交给内心世界。有些父母喜欢教训孩子:“吃得苦中苦,方为...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