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证善良者的力量

在趋利避害的人类天性和舍生取义的崇高美德之间,你选择什么?《安妮日记》书稿的抢救者梅普·吉斯用实际行动给出了自己的答案。 2010年1月27日,是波兰奥斯维辛集中营解放65周年的纪念日。这样一个日子,...
阅读全文

幸福日记

每当我写完一篇日记,脑海里总会浮现出妻子温柔的笑容,以及她带给我的丝丝感动,就觉得自己是如此幸福! 好友的电脑出了毛病,请我帮忙修理。修好之后,硬要留我在他们家吃饭。 饭是家常便饭,三菜一汤:红烧鲤鱼...
阅读全文

我是我的船长

“我是我的船长,终有一天我会看到我能停泊的岸。”安妮的船只进行了短暂的航行,却遭遇了最险恶的风浪。但她的愿望实现了,她的船永远停泊在我们心灵的港湾。 时光流逝,二战的硝烟早已淡去,时间太久了,久得甚至...
阅读全文

切.李瓦拉

李瓦拉曾经是我和许多女生的“闺密”,虽然他身高一米八,看上去孔武有力。但唯有“闺密”能显示我们的关系性质。我印象中的李瓦拉表情永远是三分不屑加上七分不耐烦,加上MSN上切·格瓦拉的...
阅读全文

你留着怎样的一份情书

“我想如果可以/我希望下辈子你是我女儿/让我来照顾你”。这是一个女儿送给母亲的“情书”,只有简短的三行,却直击人心。“三行情书大赛”最近也成了网络热议话题。在鸿雁传书几乎销声匿迹的...
阅读全文

慈悲

  你可知菩萨为什么低眉?自从那天从哑姑山回来,周素琴就一直在问自己这个问题。周素琴以前是个无神论者,对朝山拜佛没有丝毫兴趣。几年前,她从棉纺厂退下来,闲得慌,丈夫老魏扔下手头的东...
阅读全文

父亲的眼泪是我人生的救赎

  我终于了解,父亲对我的责骂,都是出自真心的期盼。父亲寡言,但很严肃,在同乡与朋友之间深受尊敬、信任。他有很多想法和别人不太一样,一个就是他喜欢人前教子,在别人面前打骂、教导儿子...
阅读全文

格桑花

  断裂的百花大桥桥头,张家坪村的山坡上,平整出了一个停车场。周边有一排当地村民的小摊,其中有一个是她的摊位。她父亲是汉族人,母亲是藏族人,她因而有两个名字:一个叫“许虹艳”,一个...
阅读全文

别人付薪,我学本事

  台湾财经和教育界典范人物李模先生在回忆录《奇缘此生》中,讲述了一个改变我人生态度的故事。他的名言:“拿别人的薪水,学自己的本事。”影响我至此。李模在侵华战争时离开家园,当时的他...
阅读全文

三郎忆母

  老妈,临终,我对她说,自己有三个遗憾,请她原谅:一是自己还没结婚;二是还没带她来过北京;三是她辛苦一辈子,没好好享受过一天。老妈在病房,高兴时会唱起歌。情绪好时,和邻床病人家属...
阅读全文

有多少父亲是金梯银梯呢

  你给我的最后的温暖我是个那么不懂事的丫头。以至于家里来电话说你生了病时,我还在网上买了一双短靴。我嗯嗯啊啊答应老妈尽快订机票回去,我以为,这次又像从前一样,是骗我回去,不过是想...
阅读全文

60年前的先生与学生

  在俞大缜家喝咖啡  我在北大上的第一课是外语课,老师是个老太太,俞大缜,国民党那个俞大维的妹妹,曾国藩的外曾孙女。老太太很认真,也很严格,一看有个新同学来,就叫我起来念。我第一...
阅读全文

最好的退路

  大学毕业快五年了,同学聚会,好多同学都来了,就连小柯也来了。  小柯在大学时各门功课都是勉强通过,没有任何特长,普通得不能再普通了。毕业前,同学们大部分都找到了满意的工作,唯独...
阅读全文

我和父亲的战争

我5岁,他29岁。有天我哭哭啼啼地跑回家,边抹眼泪边对他说:“我要改名字,我的名字不好听,而且班上有个小朋友的名字跟我一模一样。我讨厌!”“名字是你爷爷取的,怎么能说改就改?不行!...
阅读全文

不骂那只美狐狸

家里新买了一辆车,银白色,在太阳下开来时,仿佛一道闪电。不由不爱,取名“小明”。  原本以为小明来了,生活更顺_,谁知头一个月,小明就出了两次事故。一次是撞到铁栏杆,剐修好开回来的...
阅读全文

好学生到哪里去了

同学聚会,免不了会回想大学时的光辉业绩,而那些当年成绩最好的同学,又自然是大家经常关心的。无意中我发现,那些大学中成绩最为出色,被同学、老师寄予厚望的同学,多年后在专业方面并不像人...
阅读全文

其实是我

【他说:你爱过一个人,即使不联系,也依然会记得他】从一开始就叫他“小男孩”。唤得声声的亲切,是那种雀跃的、快乐的音调:哎,小男孩!我这样叫着,恣意而优越。那时候才刚刚高一,记住他是...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