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养女儿掌控尺度

  “穷养儿,富养女”是一句颇有争议的老话,旧时的“穷养儿”是指穷人家最好能生养儿子,因为男孩子“皮实”,能吃苦,能干活,能养家。富人家最好能生养女儿,因为女孩子娇贵,像柔弱的花草,需要精心侍弄和浇灌...
阅读全文

我想遇见你的人生

  我们这一代人大概是最不知道怎么教育孩子的一代人,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在那么短的时间内,不过就是二三十年的时间,从我们的父母跟我们相处,到今天我们跟我们的孩子相处,时代改变了多少?社会改变了多少?父...
阅读全文

有一种“悄悄关注”是无奈

  正值青春期的女儿,情绪波动比较大,我这个老妈一不留神就会撞到她的枪口上。于是,我提醒自己:淡定,淡定!惹不起躲得起吧,兴许女儿过了这个劲儿就好了。  现在的中学生喜欢手机上网冲浪,挂人人网,挂QQ...
阅读全文

行走在布鲁日

  傍晚时分,我和女儿坐火车从比利故事会2011txt下载时的安特卫普来到了布鲁日,住在一家庭旅店。  女儿考虑到,今天我们白天是在布鲁日,傍晚才坐火车去布鲁塞尔,提着行李各处转悠很不方便,便问女房东...
阅读全文

把心中的爱说出来

女儿14岁,上初中。女儿较内向,特别是跟我这个做爸爸的,好像更没什么话,让我很有点失落感。今年上半年,我住医院期间,女儿对我的态度有了极大的变化,每天放学后都会到医院去陪陪我。这天晚上,我收到女儿发的...
阅读全文

叛逆女儿大回转

一如三年半前,突然一夜之间从天使变成魔女,让我和她爸有如一脚踏进噩梦空间,我们16岁的叛逆女儿不久前突然一夜之间来了个180度大回转,变回通情达理的可人样子,让我和她爸几乎晕头转向,一直在探讨是不是在...
阅读全文

六岁女儿的良苦用心

女儿出生后不久,我和老公就远离家乡,到大城市谋生,女儿成了留守儿童中的一员。每年,我们都是过年才回家一趟。每次回家,女儿就紧紧地跟在我身边,吃饭时紧挨着我坐,和小朋友玩耍时,一分钟往家瞄一眼,确定我在...
阅读全文

再敲一次门

1999年8月4日,我突然收到一封很怪异的信,只有门牌号码,没有收信人姓名,可是它已经真真切切地塞在我的门缝里。望着“深圳蛇口”的寄信地址,我怎么也回忆不起一个相应的朋友或一个熟人。但好奇心还是使我拆...
阅读全文

像谜一样的父亲

明知空袭具体时间,但帕奇却不能告诉艾黎,因为这事关战事的成败,作为希特勒钦点的间谍,帕奇深知泄密意味着什么。所以,艾黎一定要去看班上的孩子时,他表现得很轻松、很自然。帕奇以为,轰炸机的主要目标是军事基...
阅读全文

8岁女儿和盲妈妈奇妙的生命组合

这一对孤独无助的母女,渐渐地生出一种特殊的生命互补:女儿用她清澈的双眸引领母亲的行动和劳作,帮她辨清生活的道路;母亲则用她的心智引领女儿知识启蒙,带她攀援知识的天梯。清贫的日子每天继续,生命的唱和每日...
阅读全文

妈妈,让我以身挡死神

核心提示2011年12月23日,天津。第一中心医院,一场捐肝手术在“秘密”进行。18岁的安徽马鞍山女中学生杨蓉,先送母亲芮明翠上了手术台,之后,飞快回到另一病房换上病号服,躺在与妈妈一墙之隔的另一个手...
阅读全文

努力活着只为等到你

让我见见她吧94岁的蒂丝布罗坐在阳台的一把老摇椅里,手里捧着那张泛黄的黑白照片:一个身上裹着毛毯的婴儿,在摇篮里安详地沉睡。思念溢满蒂丝布罗的双眼,她还能等到与孩子见面的那一天吗?16岁那年的夏季,蒂...
阅读全文

是谁救了她

去年夏天,我从省医科大学毕业后被招到某医院急诊科。医院有个不成文的规定,不管学历高低,新来的都算实习生。负责带我的葛主任四十多岁,不苟言笑,对谁都冷冰冰的,我来了一个月竟没见他笑过一次。不过抢救病人他...
阅读全文

两束鲜花

寒冬里的一天,一对中年夫妇走进花店,告诉花店老板,他们有个女儿叫童蕊,从小特别喜欢鲜花,谁知前不久,患上了一种不治之症。为了让女儿在有生的日子里能得到一份惊喜和快乐,他们想订花送给女儿,并且不能让她知...
阅读全文

“诗人”丈夫

约翰是一个农民,住在大山里,他与一位大山里的美丽姑娘萨丽相爱了。约翰没有钱,他那小小的农场,是靠银行贷款买的,每年挣的钱在偿还贷款之后所剩无几。然而,萨丽还是答应嫁给他。这让约翰很感动,暗暗发誓要让萨...
阅读全文

父亲与女儿

女儿3岁时多年来,我一直在政界工作,投入了大量时间,经常还会出差。以前每次出差一走就是六七天,偶尔回家也只作短暂的停留,拿些换洗的衣服。安妮3岁生日前不久,我刚刚结束了与参议员的一系列活动。我们从附近...
阅读全文

全部承担

她是一位农村妇女,普通得像土一样。她有一个女儿,她对女儿非常好,就像天下所有母亲那样。女儿会蹒跚走路的时候,却走失了。她满世界地找也毫无结果,她的女儿就像水蒸气一样蒸发了。 但她却不死心,她一直认为她...
阅读全文

被风“抢”跑的女儿

那年我6岁,跟父亲从东北姥姥家坐火车回山东老家。那时的火车慢得像蜗牛,我们需要摇晃几十个钟头才能到终点。到了泰安,我被父亲的大手牵着走出了出站口。我只能看到地上有无数双各种各样的脚在动,努力抬头,看到...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