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意才能善谈

  有人花钱买了一个县官做。到任后,去拜见上司。上司问:“贵县风土如何?”他答道:“本县风沙不大,尘土也少。”再问:“绅粮如何?”他答:“小人身量要穿三尺六。”又问:“百姓如何?”他答:“白杏只有两棵...
阅读全文

以总统的名字卖小熊

  1903年的一天,在纽约经营水果铺的米德姆夫妇,在《华盛顿邮报》上看到这样一幅漫画:一个猎人面对一只小熊,不是举起枪,而是竖起枪,并义正言辞地对手下的人说,“这不是一个真正猎家的所做所为。 ”  ...
阅读全文

只选其一

有人去白宫拜访第二十六届总统西奥多·罗斯福,罗斯福的小女儿艾丽丝在办公室跳进跳出,不时打断他们的谈话。 那人抱怨说:“总统先生,难道你连艾丽丝都管不住吗?” 罗斯福无可奈何地说:“我只能在两件事中做好...
阅读全文

种书

想象的沃土上,种下什么,都能收获奇迹。世界上有人种花,有人种树,有人种小麦,有人种西红柿,有没有人种书呢?有,黑尔先生。怎么开始的呢?先选字,只能选一个。这个字很重要,必须是会发芽...
阅读全文

蛤蟆的形象策划

拙劣地模仿别人,不如做最好的自己。居住在蛤蟆村的蛤蟆小姐很是苦恼,虽然她是蛤蟆村有名的美女,还是蛤蟆村的村花,每一只蛤蟆都羡慕她惊人的美貌,但这一切仅限于蛤蟆村而已,一出蛤蟆村,蛤...
阅读全文

彼此逗乐

到风景区旅游,刚转过山脚,站起一个长须、打扮得仙风道骨的人。“先生请留步。看先生印堂发暗,最近定有烦心之事。然则先生天庭饱满,地格方圆,双目如炬,非久居池中之物,只是欠缺明人指点。...
阅读全文

嵌入灵魂深处的弹头

  帕西警官破获过很多棘手案子,这次,又一个黑社会团伙栽在他手上。没想到提审一个绰号叫“毒蝎”的嫌犯时,这家伙气焰十分嚣张,“还记得奎多斯吗?”毒蝎斜睨着帕西说,“他还活着,但留在...
阅读全文

理发师的谎言

  这天,我到街口那家老理发店理发。走进店里,我看见理发师正同时忙着两个活儿。一张椅子上坐着一位只有几绺头发的秃头男子,理发师正在仔细地给他的每一绺头发染色。旁边的椅子上坐着一位剪...
阅读全文

幸福在指尖绽放

  生命中,不断有人离开或进入。然而,看不见的,是不是就等于不存在?记住的,是不是永远不会消失?他乘长途汽车抵达小镇时,暮霭正浓。汽车恰巧停在国民警卫队营房前。他下了车,感觉到脚下...
阅读全文

数学史上的花木兰

  公元前212年,罗马军队入侵叙拉古,年近80岁的阿基米德正在全神贯注地研究沙堆上的一个几何图形,因此疏忽了罗马士兵的问话,结果被长矛戳死。  18世纪,索非·热尔曼在一本名为《...
阅读全文

“起步嫁”

  表妹是受尽宠爱的80后,骄傲的她对男友的要求一直很高,一套100平方米以上的商品房、一辆12万元以上的轿车是她的“起步嫁”。表妹多次声明,达不到她的“起步嫁”,一切免谈。看着表...
阅读全文

你好,百分百先生

  我的百分百先生:  你好。  今天,我又遇见了一个像你的人,我盯着他观察了约半小时,最终觉得他只是有点儿像你,但不是你。  他是这样一个人:模样简单干净,声音好听,穿简洁的风衣...
阅读全文

60年前的先生与学生

  在俞大缜家喝咖啡  我在北大上的第一课是外语课,老师是个老太太,俞大缜,国民党那个俞大维的妹妹,曾国藩的外曾孙女。老太太很认真,也很严格,一看有个新同学来,就叫我起来念。我第一...
阅读全文

借水

  陕西碗碗腔的重头戏是《金琬钗》,唱碗碗腔的,不会这出戏等于不会唱碗碗腔。头一折就是“借水”——博陵秀才崔护长安赶考落榜,心绪烦乱,到城外游玩散心。到了樊川,正值清明天气,桃花红...
阅读全文

不能放弃的职责

  2000年,笔记本电脑远未普及,尤其是在印度这样一个并不算太发达的国家。所以,在维威克普拉丹打开行李箱,取出笔记本电脑准备挤时间工作的时候,旁边的男人羡慕地盯着他的电脑。  维...
阅读全文

卖了,卖了,没了

  韦斯顿·福布斯或许堪称是一位超级拍卖师,他经手的拍品从来就没有留下过哪怕是一只破碟子。  7月27日,当天上午11点,爱德华·哈迪爵士的乡间别墅内的所有物品都要拍卖,而福布斯预...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