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的墙尊严的脸

几年前,台湾媒体人廖锦桂在丹麦参观国家美术馆,一进去,迎面一道朴素的脸墙,大大小小的画框里是许多普通丹麦人的肖像。她读得出来,辛酸、甜蜜、残缺,各种情绪在这道墙上奔流。 墙的一角写着几行字:专制君主时...
阅读全文

科学家也有文艺范儿

美剧《生活大爆炸》热播,科学家和极客成了最时尚的人士。其实西方科学家一直都有很高的人文素养和幽默感,并不是不解人事的书呆子。1902年的诺贝尔化学奖得主费什尔有一次遇见了小说家赫尔...
阅读全文

从来没想过

在丹麦小镇奥德的路旁,有一些水果摊,这都是当地农民摆的,在卖一些他们种的草莓。在成箱的草莓旁边放着一只空箱子,上面还贴了价签,差不多是一品脱两美元。来买东西的顾客挑走草莓之后可以把...
阅读全文

吃一口安徒生的蛋糕

以他名字命名的咖啡馆的咖啡香。我想我是闻到了,不然怎会冥冥之中就走进了那个大楼的小门。他像阿拉丁一样,手举着神灯,让每一个读到他童话的儿童梦想成真;他是一个诗人,却成为童话之父;他...
阅读全文

城市游艺族

  “城市游艺族”是一群夹杂在稚嫩与成熟间的长不大的成年人。这个单纯、执着而善良的族群将游艺视为生活的重要部分,有时候会在梦中行走,有时候却会躺在屋顶上做梦,如同时尚猫头鹰一般——...
阅读全文

一位父亲的责任教育

2002年,我在丹麦哥本哈根从事渔业进出口工作。老劳特是这里鱼市场的大户,除了做鱼产品外,还开了一家日常用品商店,从针头线脑到存储鱼的保温箱子,什么都卖。劳特是老劳特唯一的儿子,身...
阅读全文

南瓜和丹麦的爱情

21岁之前,从来没有一个人说过我像流氓。那个秋天的下午,森林公园门口,一个男人拍了下我的肩膀说,像个流氓。那时公园的门口聚了好多人,大家都哈哈地笑了。笑得我红了脸,像是我真的做了什...
阅读全文

温情罚款

有一位警察是位自行车爱好者。一天清早,他在大街上巡逻,突然发现一辆自行车飞速朝他行来,他下意识地拿出测速仪,开始测定他的速度有没有违反交通规则。骑自行车的人根本没有发现有人在测他的...
阅读全文

诡美与现代的冰岛

冰岛的年轻人追求享乐永远不嫌太过,他们不担心失业也不害怕周围会不会有人犯罪;他们快乐地飙网与消费,享受摩登现代的生活,却崇敬着北欧神话中象征空气、火与土的精灵艾菲尔,以及斯堪的那维...
阅读全文

看谁笑到最后等9则

看谁笑到最后入伍前,杰克给他心爱的大卡车拍了一张照片带在身边。每当战友们拿出各自女朋友的照片欣赏时,杰克就拿出那张大卡车的照片。战友们纷纷嘲笑他。杰克不屑地说:“至少将来我退伍时,...
阅读全文

走运的记者

今天,裴迪在哥本哈根是个大名鼎鼎的人物。谁也不会记得他初出茅庐,在一家晨报当记者时的一段经历。 那是在丹麦人开始同轻型发动机发明者、美国人马克·佩尔松做生意的时候。佩尔松从纽约来,...
阅读全文

木笛

南京乐团招考民族器乐演奏员,其中一名木笛。应试者人头攒动,石头城气氛热烈——这是一个国际级乐团,它的指挥是丹麦音乐大师,这位卡拉扬的朋友长期指挥过伦敦爱乐乐团。要求苛刻,竞争残酷,...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