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我们认识吗

  一  我从小的印象里,父亲的头顶就是没有头发的,只有几根稀稀落落地围在边上。母亲说:“那是倔的,好好一个脑袋,倔成了个秃头。”我小时候听到这句话,总是要笑上10分钟。父亲就坐在一旁,看着我和母亲,...
阅读全文

约定

  打电话给母亲:“娘,家里可好?二老身体咋样?明天周末,我回家看您。”母亲爽快应答:“好,一切都好,别记挂我们。回家?太好了,娘给你做你最爱吃的手擀面。”想起那筋道、细长的手擀面,我就垂涎欲滴,忙追...
阅读全文

“勾引者”的寂寞

  一个冬夜,月亮出奇地好。我被父亲拉着,一步一步朝家走去。可在离家不远的一个巷口,父亲猛地蹲下身子,将我拦腰抱起,同时另一只手把我的眼睛捂得严严实实,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向家跑去。  我惊恐极了,试图用...
阅读全文

爸爸带大的孩子为何更聪明?

   据美国耶鲁大学的科学家最近做的一项研究成果表明:由男性带大的孩子智商高,在学校里的成绩往往更好,将来走向社会也更容易成功。父亲是高山,母亲是大海,在家庭教育中父母各有优势,必须做到阴阳互补、平衡...
阅读全文

晚安!晚年

父亲看着墙上的中国地图,说咱陕西这块地方像一把钥匙。说完,他下意识地摸了一下裤带,那里系着一串钥匙,能打开一处挂着锁的老房。这处房子在陕南,藏在一条山沟里。这是父母来武汉的第二天,外面正飘着雪,亮着的...
阅读全文

值得咀嚼的片断

1由于小时候出过事故的原因,妹妹最多且只能记得三个人:父母和我。在她16岁生日那天,我对她说:“如果你有了喜欢的人,就把我忘了,将那个人记在心里吧。”“我才不会呢。”妹妹笑了。第二年某一天,妹妹和男友...
阅读全文

有一种恩情,来世再偿还

一夜很深了,父亲才回到家。母亲看见父亲回来,忙迎上去帮他拍去满身的灰尘。父亲显得很疲惫,看来又走了不少路,脚上那双母亲昨天晚上才给补好的布鞋又重新咧开了“大嘴”。待父亲坐下,我忙递上早已冰凉的开水,满...
阅读全文

原来父亲也会老

从小到大,我一直都不是一个省心的孩子。读书的时候,成绩一塌糊涂,三番五次扬言不读了,对于这个原则性的问题,父亲并没有因为我的任性而妥协。每次去学校看我,会偷偷地塞一点钱给我,给我买喜欢的书,给我买好吃...
阅读全文

老家,那里有我永远的亲情

今年我考取了一所名牌大学,父亲说这是我们家族的荣耀,非要在开学前带我回趟老家,也就是我户口簿上“籍贯”那栏该填写的地方。我和父亲坐了火车上汽车,下了汽车坐中巴,最后步行40多分钟,终于到了老家。可是,...
阅读全文

你比月光更温暖

1记得幼年时,每看到邻家小囡在父母面前撒娇嬉闹,我心里便涌起一股酸涩。我的父亲是一名军人,常年留守在海岛,与家人聚少离多,我对他的印象几近模糊。8岁那年,母亲带着我随军来到部队,也算是团圆了。曾经那么...
阅读全文

把良心的袋子装满

父亲常说,只要人帮人,世界上就没有穷人。父亲不舍得花钱,是村里有名的“抠王”,可是对那些需要帮助的人,他从不含糊。哪怕他自己不吃不喝,也要尽量去帮助。记得有一次,他把自己的路费给了一个被小偷洗劫一空的...
阅读全文

那天没有去送你

回到老家,母亲早已迎在路口。拉过母亲的手,我习惯性地,又略带程式化地问了句:我爹呢?母亲笑意盎然:听说你要回家,他硬要去刨些红薯让你尝尝鲜。这不,早饭也没吃完,就急着下地了。我打小就爱吃红薯。看来,父...
阅读全文

灵魂深处的感动

我的家在一个偏僻的小山村,可想而知家里并不富裕。我有一个5岁的弟弟。有一次我禁不住漂亮花手绢的诱惑,偷拿了父亲抽屉里的5角钱。父亲当天就发现钱少了,就让我们跪在墙边,拿着竹竿,让我们承认到底是谁拿的。...
阅读全文

一碗米粉

天有些冷,父亲突然对我说,你陪我去一趟桂林吧。父亲越来越老了,行动也越来越不方便,已经不能独自外出了。我那时正好要去西双版纳,就说,桂林你已去过了,西双版纳还没去过,干脆和我一起去西双版纳吧。父亲摇摇...
阅读全文

爱,是恒久忍耐而又有慈恩

有一次,陪着一位好朋友去疗养院看望他的父亲。我们刚一走进病房,那位斜靠在床上的老人就霍然起立,挥舞着拳头向我们冲过来。只见朋友倾身向前,毫不躲闪,用左胸将那一串老拳接个正着,然后再把老人恭恭敬敬扶回床...
阅读全文

永世不变的爱人

很长的时间,我都爱着我的父亲。很长的时间,我都以为我不爱我的父亲。我的父亲,在年轻的时候,是很英俊的。家里有老旧的黑白照片作证:那确实是一个好看的男人,轮廓分明,浓眉大眼,端正而明亮,有一种坚忍的气质...
阅读全文

我不是上帝的宠儿

我不是上帝的宠儿,因为我拥有的只是平凡的容貌,贫寒的家境。我永远记得那个冬夜,父亲从姑姑家回来,刚一进屋就兴奋地朝我喊:“琴儿,姑姑送你一篓橘子,你有水果吃啦!”我迎上去打开篓子,却发现由于一路颠簸,...
阅读全文

母爱的味道

从我记事起,母亲就留着光头。母亲患有皮肤病,头皮和身上常年累月要擦药,擦的是一种气味颇难闻的药膏。因此,在我们家里,无论春夏秋冬,始终充斥着浓烈的药膏味道。我不喜欢这种味道。每每和母亲去邻村赶集时,总...
阅读全文

像谜一样的父亲

明知空袭具体时间,但帕奇却不能告诉艾黎,因为这事关战事的成败,作为希特勒钦点的间谍,帕奇深知泄密意味着什么。所以,艾黎一定要去看班上的孩子时,他表现得很轻松、很自然。帕奇以为,轰炸机的主要目标是军事基...
阅读全文

母亲的怀抱最温暖

他是个早产儿,生下来的时候只有不到三斤重,躺在父亲的大手里,他迷蒙的双眼缓缓转动着,似乎是在寻找一个安全的地方。当时的医院条件差,孕婴室只有简单的输液设备。但他的手臂太细了,血管比最细的针尖还要细,根...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