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思成:谁的北京故事

  北京很大,大得可以承载所有人的梦想;北京很小,小得几个年轻人的青春纠葛就是一部电视剧。2012年年初,赢得广泛关注的电视剧《北京爱情故事》,让很多人看到了陈思成的才华,他既是编剧、导演,又是主演。...
阅读全文

大雨吞噬的生命

这只是两个小人物的“非正常死亡”至少,报纸上关于他们的新闻,占据的版面不算大。轻轻地,就翻过了。在两个青年二十多年的人生路上,北京苹果园南路一口敞口的窨井,是他们的终点站。2011年6月23日的北京暴...
阅读全文

那些被我们忽视的幸福

不论我们怎么努力地生活,我们的目标就是为了活得幸福,所以,我们不应该舍本求末,忘记我们的初衷。 去年春节前,我从北京返回湖南老家,坐的是硬座。对面坐着一对夫妻。闲聊中,我知道夫妻两个都在北京打工,男的...
阅读全文

烛的泪

这是一条无名的短马路,在北京市区交通图上找不到它。马路左侧,一幢幢高楼比肩耸立;右侧,几乎完全被一座仓库的围墙占据。围墙一人多高,去年国庆节前,被刷成灰色。国庆节后,灰色的围墙上开始出现红的、白的、黄...
阅读全文

你会勇敢地活下去吗?

那场灾难,来得突然,且气势汹汹,连让她喘息的机会都没有。从发病到医院下达死刑宣判,不过短短一周的时间。 她把自己关在屋子里,想了三天三夜。第四天,去原单位办理工作交接手续。第五天,买了一张飞往北京的机...
阅读全文

光与影

在儿时,北京的夜晚很暗很暗,比如今至少暗一百倍。举个例子:我家邻居郑方龙住两居室单元,共有三盏日光灯:客厅八瓦,卧室三瓦,厕所和厨房共用三瓦。这在三不老胡同1号或许是个极端的例子,...
阅读全文

不买车的六个理由

领略世间百态,岂非比独自驾驶有趣得多?1一上出租车,师傅看我上车的地儿,跟我侃:“跳舞去啦?”“没。”我懒得跟他聊。他没话找话,“你知道北京第一个迪厅是JJ吧,那时候我们就跳韩国那...
阅读全文

藏獒和理想

生存与理想的最大区别,是后者从没有卑微与高贵之分。它在玻璃后面,冲挤在玻璃前的我,伸出小小的红舌头,受委屈的样子。它是嫌场地太小吧,还是太过孤单?伙伴们都一个一个分别待在透明柜子里...
阅读全文

一个人这样幸福

那时候,我的心性还是个小女孩。总以为父母宠着我,男朋友爱着我,这一切都会永远陪着我。即便确认了男朋友真的人间蒸发了,我还是不相信这事发生在我身上了。那是12月底,新年就要到了,兰州...
阅读全文

想念在风与叶之间

一首曲子《D大调卡农》的钢琴与小提琴合奏版,犹如暴雨来临的前兆,雨滴一点一点地撒下,由轻至重,循序渐进。小提琴婉转、迂回,像一滴墨水滴入水杯,慢慢地化开、渲染。但忽然又变得轻快,天...
阅读全文

那些味道

一我上了小学之后,就不愿再与她一同上街。她的习惯作风与别的女性完全不同,她和男人一样,吸烟喝酒,喜欢盘着双腿坐在椅子上,嗓音粗糙,说话的语气像是要与人吵架一样。最让我无法忍受的是她...
阅读全文

北漂小保姆的创业梦

在北京东环广场的三层,有一间别具一格的小店:“瞬间”人体“克隆”店。经过这里的人们常常可以看见里面络绎不绝的顾客,还有一位二十岁出头的靓丽女孩在不知疲倦地忙碌着,她叫汤凯敏,是这家...
阅读全文

熊猫慢递员的幸福生活

穿过一条站满白杨树的小街,你会在互相簇拥着的画廊、咖啡馆、书店中突然发现这家亲切的小店。这可能是北京城里最特别的邮局,大脑袋、小身子的胖熊猫无处不在,画框、时钟、明信片、淡绿色的墙...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