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和水的爱情

她叫抹茶,他叫若水。大学毕业后,她跟着他来到温婉美丽的江南古城,从此像茶和水,再也分不开。两个人租了一间小房子,过着拮据的日子。他好不容易在一家新开的分公司里,谋到了一个职位,只是这家新公司许多环节不...
阅读全文

两个小保安

去年入冬后,民工荒波及我住的小区,有段时间保安严重不足,物业负责人说很快会来一批大学生当保安。我有些疑惑,对方笑了,说是临时的,趁放寒假来干两个月。二三十个大学生果然在新年前几天到...
阅读全文

穷学生的爱情

赤手空拳的一对学生惑人,却爱得流光溢彩。大二时,全班只有他们两个买不起电脑。晚上,同学们都在上网玩游戏,海就拉着郁闷的云说,我们去公共教室徽个游戏。阶梯教室人特别多,已经没有座往了...
阅读全文

箭靶女孩

几个月前,帮制片人组织几个新进女艺员来试戏。有几个女孩提前到了,便先带她们到会议室去背台词,做些准备。L小姐是最晚到的一个——按照约定时间,踩点而来,分秒不差。就在等待的过程中,我...
阅读全文

两个人和两只狗

我宠爱我的狗,对待它像对待自己的孩子。我给它吃进口的天然狗粮,给它买名牌狗背心、宽大的狗厕所,我让它睡在我枕边,听着它的呼吸声我才能安然入睡;清晨和傍晚,我给它套上柔软的真皮颈圈,...
阅读全文

你在那年夏天爱过谁

有一个姑娘,月薪五千,却花了三千租房子,为此很久不买一件新衣,大部分时候靠快餐为生。知道这件事的人都很惊讶,可是姑娘说:“除了上班和在路上,剩下的时间我都在这里度过,这就是我一个人...
阅读全文

陪学母亲

我能辅导小艾报考电影学院,全靠她母亲一张能说会道的嘴。懒散惯了的我,宁肯在阳台上闭眼晒晒太阳,或者眯眼睡上一会儿,也不想在周末还劳累自己辅导学生。但无奈我嘴上功夫远没有文字灵活,到...
阅读全文

小资小清新

小资小清新至少毁了两位女歌手,一个陈绮贞,一个曹方,每次想到这个,不屑一顾。小资小清新至少毁了两个流行乐队,一个苏打绿,一个五月天,每次想到这个,满眼浮云。小资小清新至少毁了两件事...
阅读全文

世界上最贵的橘子

最贵的橘子有多贵?1100元人民币一枚。我在新西兰算看见了。从新加坡转机飞基督城,从休息厅里拿了两个橘子准备在飞机上吃。结果忘了,两只橘子一直在行李包里睡觉。填入境卡时顺手填了个无...
阅读全文

坏蛋的季节

一个姐们儿惊魂未定地告诉我一件事。她前几天开车,路遇两男子招手。她好心倒车停下,摇下车窗,对方顺势拉车门欲进,说要去杭州汽车南站,能否搭一程。我姐们儿说不顺路,不过你可以这样坐车,...
阅读全文

太平

1 十二年前的平安镇上,街道两旁刚刚装上崭新的公用电话,时髦男女捻起一片薄薄的卡片让机器衔在口中,便说起了你侬我侬的情话来了。那时,我父亲工作的医院刚刚建了新的家属楼,姥姥跟着我们...
阅读全文

反击和祝福

曾在论坛上看到一幅照片。一块绿油油的草坪,两个穿着结婚礼服的年轻人坐在上面,面对镜头喜笑颜开。他们身旁,歪歪扭扭插着一个木牌,上书六个大字:“严禁践踏绿地。”发帖者给照片起的标题是...
阅读全文

站在亲情的篱笆下

  我与哥哥第一次厌恶李佩兰,是在上小学的时候,因为她把最好吃的枣泥蛋糕给了表弟小小。她神神秘秘地告诉小小,快吃,等两个哥哥来了,你就吃不成了。这一幕恰好被哥哥看到。那天晚饭过后,...
阅读全文

两个新毕业的大学生

  非常有幸,我的家住在一个人们通常叫“蚁族”的地方。而且,作为一个“蚁族”的房东,经常与那些刚刚毕业的形形色色的大学生打交道。在我的头脑中,依旧清晰地记着两个新毕业的大学生,他们...
阅读全文

伴娘

  王小小的好姐妹赵眉要结婚了,伴娘不是她。还用问吗,当然是苏爽了。赵眉和苏爽是11年的同学,从初中同桌到大学同舍。大学入校第一天,赵届气喘吁吁地跑进寝室,看见正在镝床的苏爽后用家...
阅读全文

豆豆

  豆豆有点弱智,已经读幼儿园大班了,却不会写自己的名字。有时,我们会逗他:“豆豆,来,写自己的名字。”豆豆会摇头,口水流下来,长长的。豆豆的妈妈是单位扫楼道的,这时,会很不好意思...
阅读全文

象棋是个钻石王老五

  用今人的眼光来看,象棋绝对是一个受广大女性欢迎的钻石王老五。  首先他比较帅,这是当之无愧的。而且人家有车,还是双份的呢。  人家住的是“九宫”,可比现在的人买的小别墅宽敞多了...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