贫穷,谁的错?

确实,学生时代的贫穷,不是我们的错。我们完全可以坦然地去卖袜子、扫操场、领助学金。对谁,我们都能坦然地挺直腰板。但是,对于一个四肢健全的成年人,尤其是受过多年教育的年轻人而言,贫穷,再也没有任何借口!...
阅读全文

教授甲

甲原本不是教授,但甲的堂哥是人事局长。甲找堂哥说,你给我弄个教授当当?他堂哥说,你当教授干什么,你现在吃香喝辣,不是更好?甲说,当上教授,不是更吃香喝辣?甲就当上了教授。甲没教过书...
阅读全文

本题无解

一次,参加一个管理人员的高级研修班,学员大多是一些企事业单位的高层管理人员。与一般的学生不同,我们这些人大多有着非常丰富的管理经验,因此都是带着问题去学习,对讲课老师的要求可以说非...
阅读全文

拆掉心中多余的监视器

康奈尔大学是一所位于美国纽约州伊萨卡市的私立研究型大学,托马斯·季洛维齐是该大学的心理学教授。他曾经做过这样一组实验。先看第一个实验。在实验中,季洛维齐教授要求一名学生穿上印有美国...
阅读全文

模拟采访

哈佛大学新闻系有一门必修课叫“新闻采访”。我上学的时候,这门课的主讲是罗伯特·里克教授。他是一个其貌不扬、衣着滑稽的小老头,你很难猜到他曾在《华尔街时报》当过10多年的主编。一天,...
阅读全文

教折纸的德曼因教授

架副眼镜,扎着马尾辫,留一脸络腮胡子的埃里克·德曼因教授,看起来像是个落拓不羁的流浪艺术家,但他实际上是个典型的80后,今年刚满21岁。很小时他就对折纸产生了浓厚的兴趣,12岁破格...
阅读全文

最后一枚鸟蛋

1 “我们有五个小时的准备时间。”校长说,“我们亟须一百桶福尔马林液和一万三千枚暖瓶塞——暖瓶塞要泡桐木的软塞,不要塑料制品。”“这有困难。”后勤处长有些嗫嚅。“但这必须做到!”校...
阅读全文

懂得太多的人

  我第一次见到列兵奎尔奇是在新兵训练站。他在训练第一周除了分到军服、步枪和其他装备外,还得了个绰号——“教授”。他身材瘦长,眉头经常皱着,还戴着一副角质镜架的眼镜,人们一见到他就...
阅读全文

周涛:教授今年28

  2010年1月5日,电子科技大学特聘周涛到计算机科学与工程学院。目前,他是四川省最年轻的教授。“天才神童”的离奇童年1982年4月,周涛出生在成都市一户普通人家里。几个月就会说...
阅读全文

决定起跳的状态等4则

  决定起跳的状态张 凤有这样一个有趣的问题:“有5只青蛙同在一块木头上,其中4只决定起跳,请问木头上还有多少只青蛙?”当被问及这个问题的时候,人们普遍回答说还有1只。当然,也有很...
阅读全文

专注力:一种与岁月对抗的力量

  “专注力”是一种很简单的实践——留意新事物,积极寻找差异。心理学家艾伦·朗格教授在1979年主持进行了一个关于“专注力”的实验。在一个匹兹堡的老修道院里,朗格教授和学生精心搭建...
阅读全文

人生的珍珑棋局

  研究生的第一堂课,教授并没有急于讲课,而是先给这些新生出了一道题。  教授说:“某处要招一名侦察员,考试的方法是将所有报考的人都关在一间条件不错的房间里。每天有人按时送水送饭,...
阅读全文

博士?不是!

  姥爷解放前从中央大学毕业,颇以自己的学历为傲。在我穿开裆裤的时候,姥爷就总指着画纸上牛顿的头像:“这位是牛博士!”  牛顿的名头在80年代的中国可算极响,咱当时也就刚盖上新瓦房...
阅读全文

青春就该不靠谱

  有了理想和热情,学会独立思考与求索,  不靠谱的青春同样能够散发出耀眼的光彩!    李宇春火的那年夏天,我不在国内,但我的手机总是隔几分钟就响起,几乎每条都写“请投8号的票”...
阅读全文

当你看着我时

当你看着我时,你其实并不知道我是谁,你也永远不会了解我是谁。反之亦然。第一节变态心理学课上,教授微笑地在黑板的左边写了大大的一个:ME(我),然后用一个大圆圈将其框住。接着他又在黑...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