朋友的朋友,汤的汤

世人评说吴作人的画“落笔惊风雨,画成泣鬼神。”其笔墨传情,已达出神入化之境。 吴作人为人平和,朋友索画,只要得便,他总慷慨相赠,而有些陌生人想通过朋友作跳板求画,他只能拱手抱歉了。为不伤感情,他以话中...
阅读全文

从此相忘于QQ

有一天,一个同事让我加他的QQ,可我竟加不了,提示说“对不起,您的QQ好友数已经达到最大值”。我心里一惊,我有那么多好友吗?如果有,那为什么有时候连个聊天的对象都找不到;如果没有,...
阅读全文

你正在被城市淘汰

我有个朋友,本来是幼儿园老师,跳槽去做房产中介,几年颠沛流离,最近一次遇见时,她说要回老家嫁人考公务员。另一个朋友,是IT精英,早几年前就月薪过万,但一直租房子,他崇尚的是自由自在...
阅读全文

艰难的查寻

上个星期,我到北京出差,刚下飞机不久,手机丢失了。现代社会,没有了手机,寸步难行,我就立即买了新手机和新的手机卡。正准备给妻子打个电话报平安的时候,却发现自己怎么也想不起她的电话号...
阅读全文

我们的忽略

我们可曾在意过一杯白水?白水没有味道。所谓的清冽甘甜只会出现在特殊的心境、处境或者文学作品里。因7白水的普通和寡味,因了白水日日与我们相随,所以我们轻易将它忽略,甚至,我们很少能意...
阅读全文

天生的精神贵族

20世纪80年代后期,北京青年知识界有一个别具一格的小型沙龙,沙龙主人名叫赵越胜。初识越胜,是在1982年9月,现代外国哲学学会在庐山开会。上山前,几个年轻人到九江烟水亭游玩,窗前...
阅读全文

伟大的朋友不溺爱你

几年前,我经历了一次糟透了的签名售书活动。那次活动没有多少人参加,这是让任何一位作者都害怕且尴尬的事情。更糟糕的是,这是我的第一本书《忘记完美》的首次公开活动之一。尽管我们做了大量...
阅读全文

挚友情难忘

刚入大学,我们相识,而后一起逛街、上课,一起帮着对方追求心上人,用心体会着彼此的喜怒哀乐,互相搀扶着走过了大学时光。如今各奔东西,生活中又不断有人进进出出,也经历了很多坎坷,但我们...
阅读全文

亦冰亦火的西式人情

被好友出卖2008年年初,我从温州来到俄亥俄州克利夫兰市。这里是五大湖区城市群的造船中心,而我做的是船用仪表生意。初来乍到,我想只要交些朋友,会少走许多弯路。很快,通过聚会,我认识...
阅读全文

时间不多,用完为止

手头有一件事,时间是一个星期,那么前五天,一定是碌碌而过,从第六天开始,才提上日程,时间紧紧张张,人却雷厉风行,好像突然就有了动力。晚上要写个东西,最迟睡觉前交,那幺吃完晚饭后到1...
阅读全文

走走丢丢的朋友

和一位友人聊天,谈到朋友这个话题,她忽然感叹道:“我有两个相处了十几年的朋友,我们人生的很多阶段几乎是同步的,恋爱、结婚、生子、升职甚至暗恋过同一个男人……可是,似乎一夜之间,我们...
阅读全文

现在,该我爱你了

1在下岗人员名单中看到自己名字的那天晚上,因职业关系一向不沾酒的他,在一家小饭馆喝得酩酊大醉。妻子本来就是临时工,怀孕后就把工作辞了,现在儿子两岁半,快要送幼儿园了。半年前刚买的房...
阅读全文

幸福书

真幸福就是与家人共进晚餐的安谧、与朋友聊天的闲适、随意漫步的自由,这是普通老百姓拥有的散淡、安详、平常的幸福生活。幸福是一种个体的内心体验。小幸福是日常生活中普通而平常的小事蕴涵的...
阅读全文

我有自己的独特舞步

18岁,郝明义从韩国只身前往台湾大学就读。走出松山机场,他仰望天空,深深呼吸,将那个九月雨夜的气息纳入肺腑。独立自由的日子,在期盼中终于到来。他虽在韩国出生,但从小在华侨学校就读,...
阅读全文

唯我只赚零花钱

大钱肩挑的是风险,小钱尾随的是幸福。我与老公的收入算不上高薪,我们俩又都属于懒散的人,当别人张口闭口便是赚大钱的时候,我们却在说着最新出了什么大片,咱俩带点什么零食进去一边吃一边看...
阅读全文

比暴力更可怕的

朋友从外地回来,我们为他接风洗尘。吃饭时,朋友说:“我给你们讲个故事吧。上个月我去胶东,经过一个村子,突然一条大狗从远处向我冲过来,你们说,在那种情境下我该怎么办?”“跑肯定是不行...
阅读全文

后光危险

A说,不久前在同学的婚礼上偶遇一旧交,有点尴尬的相见,源于一个男生。中学时,男生追求女生,似乎总要启动第三方,自己无法突破,就从好朋友这儿入手。那个女孩就是男生为追求A而启动的第三...
阅读全文

对你最好的那个人

朋友的嫂子开了一家私人诊所,因为服务周到,医术出众,所以每日里门庭若市。奇怪的是,朋友的母亲每次身体不适,都是偷偷去其他医院看病,从来不去儿媳那儿。家人责怪起来,老人总说:“你们都...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