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遇都不叫幸福

  旧时代的第三者有几个典型。一是妇女口中的狐狸精,她们可能是欢场女郎,用尽各种手段,除了抢钱还抢别人老公;二是丈夫的秘书或会计,日久生情,不得不想办法把大老婆赶走,抢人家的老公;三是被有妇之夫骗了贞...
阅读全文

对父亲的忏悔

父亲是个典型的老派知识分子,内向寡言,不擅交际。每天的《新闻联播》和一张《参考消息》,就是他的全部爱好,与子女也很少有感情交流。 但我知道,他是爱我的。 我生于上世纪70年代初,是家里唯一的女孩,四岁...
阅读全文

那些被我们忽视的幸福

不论我们怎么努力地生活,我们的目标就是为了活得幸福,所以,我们不应该舍本求末,忘记我们的初衷。 去年春节前,我从北京返回湖南老家,坐的是硬座。对面坐着一对夫妻。闲聊中,我知道夫妻两个都在北京打工,男的...
阅读全文

贫穷夫妻幸福生活

结婚的前一天晚上,妈妈对我说,当初嫁给你爸爸的时候啊,家里什么都没有,虽然穷,却过得很满足也很幸福…… 我们结婚了 说到结婚这件事,我都觉得好笑。我们是两个不折不扣的穷光蛋,穷得叮当响,但两个穷光蛋还...
阅读全文

食物链上的家春秋

表妹叫她的母亲“后妈”,原因是晚餐桌上,每人面前只有一碗黑米粥,一盘拌菜,紫甘蓝、茄子、青椒都是生的,只加盐、醋凉拌,三个月里雷打不动,说是为了“养生”。表妹来我家,一大盘鸡翅,吃...
阅读全文

唯我只赚零花钱

大钱肩挑的是风险,小钱尾随的是幸福。我与老公的收入算不上高薪,我们俩又都属于懒散的人,当别人张口闭口便是赚大钱的时候,我们却在说着最新出了什么大片,咱俩带点什么零食进去一边吃一边看...
阅读全文

保姆万姐

我和万姐相识,是在我怀孕的第三个月。那一年我24岁,在一家贸易公司刚刚升职。我宣布怀孕后,部门领导找我谈话。他说上层觉得我不重视这个职位,刚升职就要休产假。他很委婉地提示我,拖到产...
阅读全文

别人家的月亮

我们都曾受过“别人家的”压制,现在是,今后也将是。所谓生命不止,“别人家的”不息。别人家的老婆:那人酒后回家,抱怨上了——你看,某某家的老婆一看某某喝高了,就立刻马上给某某泡好了茶...
阅读全文

爱比恨容易

参加本地一个慈善组织的活动。在众多的义工中,唯有王姐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一次我们去孤儿院赠书的时候,王姐带着五岁的女儿同行。孩子很漂亮,打扮得像一朵美丽娇嫩的鲜花,又非常聪明,伶...
阅读全文

80后的“裸婚”时代

这是一代被符号化了的、普遍讨论的人,在经历了“小皇帝”的教育焦虑、“独一代”的性格特质焦虑、“垮掉一代”的责任感焦虑和“离经叛道”的“反社会”焦虑之后,80后们被时间卷挟着,走到了...
阅读全文

其实,你不必周游世界

(一)昨天和一个朋友聊天,她说起她崇拜的人,因为她的偶像想到既然世界末日要来了,不如放下工作,周游世界,写书……我一听到“周游世界”一词,差一点没有喷出自己喜爱的绿豆粥,惊诧:“怎...
阅读全文

我也要喝

晚上,我和女儿在客厅看电视,老公在书房上网。我有点渴了,却不想动,就说:“老公,拿瓶可乐给我。”老公从书房出来给我拿了一瓶,又跑回书房。这时,五岁的女儿也喊:“爸爸,我也要喝。”老...
阅读全文

你不是怀才不遇

我在无数同学和朋友脸上看到过疲惫倦怠的表情,在他们开始进入学生会、实习单位或者正式工作之后。同时,很多人走到哪里,都在抱怨自己被埋没了。类似的批判随处可见:现在的教育和工作制度泯灭...
阅读全文

病床上的环球旅行

这是一双小眼睛,一副眼镜戴在这双眼睛上,挤压着由于药物作用而略显婴儿肥的脸。这双眼睛的主人刑跃波,住在一间不足10平方米的白血病患者病房。每天,他睁开眼,便陷入这白色的世界:白色的...
阅读全文

别以为你看到的就是整个世界

那天,去一个朋友家里玩,朋友在厨房忙碌,我和她六岁的儿子在客厅看电视,电视里正演一个专题片:英国一个有志青年骑着自行车历时两年,到过美、法、德、意、荷、中、韩、日……他在纽约、伦敦...
阅读全文

另有看法12则

另有看法一次聚会上,丈夫对妻子说:“你那个同学去了国外几年完全不一样了,说话手舞足蹈,看来受老外的语言文化影响不小啊。”妻子摇摇头说:“这和语言文化没关系,难道你没注意到她手上那枚...
阅读全文

你要是在麦田里遇到了我

这里不是家你却是生长根茎的影子习惯把自己养在金黄的梦里我在你的世界练习降落不谈金钱 权力和性只开着一扇干净的窗户折射低飞的阳光 我们成了假模假式中两尾漏网的鱼不能跳舞 不能唱歌 不...
阅读全文

爱情的另一个完美结局

前辈你好:我今年26岁,我男朋友25岁,我们是初中同学,一直异地恋,毕业后,依然在不同的城市工作。联系也不像以前那样密切,长长的谈心短信不再有,好几个月也不见一次面。对于他的工作,...
阅读全文

乖乖过来,贴个标签

给他烙几颗痣就好了紫霞牵着毛驴摇曳而来,一眼看见至尊宝,手一挥,便在他的脚心烫下三颗痣:“你现在是我的人了,如果有人欺负你,就报我的名字……”可惜姜瑶不是紫霞,不能给她的新婚丈夫烙...
阅读全文

小镇青年,心怀世界

每个城镇都有自己的诗人。诗人的心愿往往和城镇的规模成反比——小镇越小,对外面的世界向往便越大。世界,这是个多么奇妙的词,一想到有那么多人的生活和自己完全不一样,这一点就足足令人神往...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