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亮在树上

  月亮在树上   树在草垛旁   草垛在田野里   田野在回家的路上   树叶留在夜风里   夜风拍打山峦的墙   山峦拖着长长的影子   猫头鹰的翅膀   呼啦啦响   星空   像地图在闪光  ...
阅读全文

我的烦恼

  唉,随着年龄的不断增加,我的烦恼也越来越多。现在,最令我头痛的是——肥胖。   现在科技发达,连买个衣服都不用出门,别说是衣服了,什么日用品、食品,只要上电脑网购,几天货就到了,这对于现在的我们,...
阅读全文

我不是鲁滨逊

  如果有一天我也像鲁滨逊一样,来到一片孤岛,我能做得像他一样好吗?我思考了一个晚上,在梦中,我知道了,答案是否定的。   睁开眼,眼前不是白色的天花板,而是蔚蓝的天空;环顾四周,身边不是明亮的落地窗...
阅读全文

白发

  岁月如斯,它一点点在黑发中流淌;四季的风,不停地将爱的信息传播,也慢慢将黑发,一点点染白。   村口,参天的杨树下伫立着一个人。穿过缝隙的阳光把那头黑发照得很黑很亮,那头黑发在风中,轻轻地微笑,望...
阅读全文

恐龙也有真情

  2050年,我已经40多岁了,是一名动物学家。   那天中午,同事廖哥说要带我去一个从来没有去过的地方。他将我带到一个柱形的传送舱前,按了下右边的开关,传送舱的门打开,我们走了进去……   过了好...
阅读全文

超能少年队之七色迷踪

  前情回顾:   沈小飞、胖大海、叶萌萌三个人在新生引导员李晨的带领下,参观了一番世仁学院,然后在胖子的强烈要求下,来到了学校食堂:高级自助餐式的用餐环境让三个人大开眼界,但等级分明的学级制度也让三...
阅读全文

学霸闯荡娱乐圈

  黄磊:数理化高手入对行   如今动不动就在微博上展示厨艺的黄磊,除了演技好之外,还曾是数理化高手,据说他数学考试基本99分,化学考试更是常常得100分。不过,他的父亲却认为学文科更好发展,于是与班...
阅读全文

牢骚收购者

  早晨,一个人按响我家门铃,说他是收购牢骚的。我以为他是在和我开玩笑,于是我也开玩笑地说:“我昨晚做作业,连续作战直到凌晨1点,睡了不到五个小时,老妈就把我喊起来了。烦啊。这个牢骚你要不要?”他说:...
阅读全文

特殊的寻人启事

  白老师拿起笔正要批改作业,就看到徐姗姗在王星的陪同下,哭哭啼啼地来找她。原来徐姗姗放在文具盒里的50块钱被人偷了。   教室里出了这么大的事,白老师怎么能坐视不管?再说,她的班连续几个学期都是全校...
阅读全文

张贝贝的誓言

  张贝贝现在非常生气。今天课间操时,她悄悄在班上才女——朱晨的桌子上放了一张字条,字条上写道:朱晨,这是我写的一首小诗,能给我一点意见吗?可是,朱晨回来后,不但没有搭理她,甚至把字条给揉成团。而且,...
阅读全文

我家有座图书馆

  胡思茗平时话很少,成绩一般,在班级里没有太大的存在感。她的性格跟她父亲很像,开家长会的时候,她的父亲坐在她的座位上沉默不语,那低气压父女俩是一样一样的。直到有位同学告诉大家:“我去咱们省里最好的大...
阅读全文

琪琪格当官记

  学期刚开学老班就宣布班干部自荐,不再指定。几个从没有当过官的同学跃跃欲试,此起彼伏的竞选如同拍卖现场,可老班就是不落锤,她摇摇头温柔坚定地指定上学期几个得力班干。只不过,上学期的“学习委员”这次当...
阅读全文

带三把伞上学的女孩

  放学前十分钟,天空中开始落雨。大多数学生都没带雨伞,令人惊奇的是,范姝竟然带了不止一把伞!   范姝很文静,很容易被人忽略。比如说,“学校艺术节谁来个节目给咱们班争光啊?”班长刚一发问,许多手就举...
阅读全文

小宝,请带小贝回家

  那天晚上,很晚了,她不肯睡,爬起来又一次扯着董小宝说:“我要妈妈。”   董小宝把她从被子里拉出来,用力握着她小小的肩膀说:“小贝,爸爸妈妈在回老家的路上出车祸去世了,不会再回来了!” 董小宝的声...
阅读全文

淘气包表弟

  天知道我有多讨厌我的表弟尤哥儿。更无法理解小姨为什么偏偏给他取这个名儿,明明是弟弟,我却不得不叫他“哥儿”。   每次只要他来到我们家,我的很多东西都会被他占为己有。如果我稍稍朝他吹胡子瞪眼,他马...
阅读全文

来宝买鸡

  一酒盅硬币是来宝攒了很久的零花钱。路上来宝把它们掏出来数了数,总共是三块二毛——两枚一元硬币,一枚五毛的,余下七枚全是一毛。   来宝走进村头的养鸡场。养鸡场是本村的三大大开的,来宝跟他很熟。“三...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