伤心的滋味

  伤心,是一种最堪咀嚼的滋味。如果不经过这份疼痛——度日如年般地经过,不可能玩味其他人生的欣喜。   伤心没有可能一次摊还,它是被迫的分期付款。即使人有本钱,在这件事上,也没有办法快速结账。   有...
阅读全文

数字中的母爱

  这是前苏联一个统计学家给出的数字,统计了一个家庭妇女在料理家务并照顾丈夫和两个小孩子的过程中所要付出的辛勤劳动:在一年时间里,她要洗净18 000件餐刀、餐叉和勺子,13 000个盘碟, 6000...
阅读全文

给悲剧一点掌声

  我始终怀着一种尊重而虔诚的心情来面对每一位在风雨中前行或跌倒的中国企业家。   我还常常会想起好几年前曾经采访过的一位温州农民企业家。他是一位80年代在温州地区非常出名的厂长,他办的塑料厂每年有上...
阅读全文

静默的爱

  我是在听到崔京浩的那首《父亲》时,想起你的。   你五十多岁了,一个人住在乡下。你舍不得那块守了大半辈子的土地,舍不得家里的猪鸡狗羊和三亩旱田。你不怎么会做饭,生了小病也不愿去诊所,醉酒了就要吵嚷...
阅读全文

“将要”之美

  当我的博士论文快要完成的时候,林老师对我说:“在将要得到博士学位的此刻,是人生最美的时光。”他把“将要”二字念得好响,话里充满玄机。人生在“将要”的时刻,总是满心憧憬,眼看辛苦的汗水都将化为成功的...
阅读全文

请允许父母做“错事”

  母亲是个将名利看得很淡泊的人。在我的记忆里,她的生活里总是充满了微小的喜悦。院里的指甲花开了,她会哼着歌儿把我的指甲涂红;春天下了一场透雨,喝足了水的庄稼使劲往高处蹿,她会欣喜地说,多么好啊。  ...
阅读全文

爱是后天“长”出来的

  一个孩子,3岁时,父母双亡,成了孤儿。朋友见孩子可怜,把孩子带回家里,做自家的孩子。   孩子5岁时,在医院里查出患有白血病。为治孩子的病,朋友花光了家里所有的积蓄,最后,连自家住的房子也变卖了,...
阅读全文

母亲的脚写满爱

  母亲躺在病床上,像个贪睡的孩子,从早上到下午,足足睡了6个小时。她是太累了,像一架被风追赶的老风车,吱吱呀呀,停不住脚。   她认识几个大字,从小便教我识数、认字,还告诉我“冒犯长辈要敲天雷”“糟...
阅读全文

父亲家里什么都有

  过年回家,父亲到镇上接我。集市就在车站旁,我准备买些蔬菜水果带回去。父亲把我拽住:“家里什么都有。”他边卷烟边拉我上路。   回家一看才知道,父亲所说的“什么都有”,无非是秋天储藏的土豆、白菜和萝...
阅读全文

我且荒唐解难题

  有一年,大雪袭击了美国北部。电线上积满了冰雪,大跨度的电线常被积雪压断,造成事故。电讯公司召集专业人员开会,研究清除电线上的积雪。   会上,大家七嘴八舌地议论起来。有人提出设计一种带机械手的专用...
阅读全文

晚成的大器懂沉潜

  据生物学家研究发现,鲸是从陆地进化到海中生活的哺乳动物,它必须用肺来呼吸新鲜空气。   通过电视镜头,我们可以看到,鲸常常潜泳于海中,隔一段时间再浮出水面换气。于是,有人产生了这样一个疑问,既然鲸...
阅读全文

卢卡村人的祖训

  19世纪初,西班牙青年帕尔多跟随本国殖民军来到智利。一次,他在安第斯山脚的卢卡村迷了路,便暂住下来。那里的村民都住着残破的草木棚,生活水平极低。   后来,他注意到村里死了人,家人还要把家中物品一...
阅读全文

把规则颠倒过来

  西蒙在矿场上班。一天,他看见工友们在布告牌前议论纷纷,一问才知是因矿场的新规而抱怨。原来,矿场为留住矿工,会年底一次性发放工资。平日里矿工没钱,可以向矿场低息贷款。后来,有矿工借钱后跑了,矿场为避...
阅读全文

不是谁都能发明安全玻璃

  20世纪初,一位名叫贝奈狄特斯的法国人在整理化学药品时,不小心将一个玻璃瓶从架子上碰掉,摔在地上。贝奈狄特斯暗暗叫苦:糟糕,药品一定溅满一地。就在他低头弯腰准备收拾残局时,却意外地发现,虽然玻璃瓶...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