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声何在

眼下是美国银行利率30年来最低的时候,很自然。这时候,我应该对我分期付款的房子重做贷款。按照传统的方式,我做好了与银行打交道的准备。然后就给银行贷款部门打电话。想问问还应带什么。我...
阅读全文

最后的心愿

母亲凝视着她那患血友病而垂死的儿子。虽然她充满了悲伤,但同时她也下定决心,就像其他为人父母者,她希望儿子能长大成人,能实现所有的梦想。如今这一切都不可能了,因为病魔会一直缠绕着他。...
阅读全文

台风的名字

告诉你,不能望文生义地把“小芳”或“翠花”想像成淑女或村姑,也许这个好听的名字的主人却是一个生猛的“悍妇”。同理,“海棠”也不是一朵娇美的鲜花,她的脾气这几天大家已经领教过了。还记...
阅读全文

会跳舞的皮鞋

一1999年9月,我从西南师范学院美术系毕业后回到家乡的小县城做了一名美术老师。每天教学生涂涂画画,我感觉这与我从小就有的当画家的理想相差甚远。我有几个同学毕业后去了深圳,来信时把...
阅读全文

怀念彼埃尔

……彼埃尔,我的彼埃尔,你躺在那里,头包扎着,像一个睡着休息的可怜的受伤的人一样地平静。你、的脸色很温和而且从容,仍然是你,沉浸于不可能再醒来的酣梦中。你的唇,从前我说越贪婪的,现...
阅读全文

她给命运化个妆

天使梦碎1997年8月,丁荣群以790的高分考取了广东省信宜市重点高中——华侨中学。可是当她兴冲冲拿着录取通知书向妈妈报喜时,躺在病床上的妈妈许久才说:“你要读高中,今后还要读大学...
阅读全文

战马与狗

主人拥有战马和狗。它们常常跟随主人东征西讨,成为主人的得力帮手。战马木讷呆板,傻乎乎的,看上去并不讨主人喜欢。主人骑上它后,总是用皮鞭打它的屁股,催它快跑。这让狗看起来很好笑,它觉...
阅读全文

新嫁娘的前夜

他俩坐在门廊的石级上,相互偎依着,在饱经风霜的古树干上,月亮的光华映出一个叠套着的影子。明天,婚礼就要举行;那个洋溢着激动与困惑、泪花与笑语的时刻正在步步走近。明天,他们将无暇这样...
阅读全文

迷失在茫茫人海中

上高中的时候,我被授予“返校节皇后”的桂冠。这是由朋友和同学评选出来的。在颁奖仪式上,当写着我名字的条幅从体育馆的楼顶舒展下来的时候,我禁不住热泪盈眶。在泪眼蒙中,眼前欢呼的人群像...
阅读全文

热带雨林的故事

位于南美洲东部的小国厄瓜多尔是安第斯山脉周围最小的国家。国家虽小,却五脏俱全,从具有民族特色的土著文化,到西班牙殖民时期的建筑;从终年被白雪覆盖一旦爆发时景象壮观的火山,到印加时代...
阅读全文

智斗劫机者

从纽约飞往佛罗里达的航班照常准备启航。机上乘务员忙着迎接客人,帮他们放行李,引导他们入座。我是领班,正按程序进行,有7个月的飞行经验,这套程序对我来说已习以为常了。对机舱进行初查时...
阅读全文

假如我能呼风唤雨

去年夏天的一个早晨,耀眼的阳光洒在枕上,我从睡梦中醒来了。一星期来,一直在热雾笼罩的郁闷下恹恹欲睡,狗躲在阴凉处喘气,鸟儿无精打采地啼唤。但是那个早上天空蔚蓝,极目无垠,空气芬芳如...
阅读全文

别急着找工作

找工作是越来越难了。早些年间,只要混个大学文凭,总能找到一份工作,甚至是不错的工作。现在,大学毕业的人找不到工作,已经不是什么新闻了。也许找到一份工作确实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但是,急...
阅读全文

阳光下的玉米地

他把右手插进裤兜,从汽车的前面往后挤。车厢里气味复杂,拥挤不堪,这让他感觉自己的身体上沾着无数只眼睛。他用左手艰难地抓紧着头顶上的钢管把手,身体像一条被挂起来的风干的咸鱼,轻轻地晃...
阅读全文

怀里的存钱罐

1961年,新加坡河水山发生大火灾,嚣张已极的火势,几乎把灰黑的天空也吞噬了。朋友那年七岁,随同家人仓惶出逃。他是家中长子,母亲把一只装满积蓄的巨型存钱罐交给他,嘱他好好保管,他紧...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