怜惜是最深挚的爱情

爱情是什么?爱情里最重要的东西又是什么?在我们以为爱着的时候,常常是并不明白的。一个女孩爱上一个男孩,她迷恋他那种满不在乎的神情,还有纯厚又带着磁性的男低音,她觉得他与众不同。男孩...
阅读全文

金字塔的微笑

你在任何一个角度看金字塔,感觉都不一样,而且在地面上,你永远也不可能同时看到它的三面。但只有三面一起,才是金字塔古埃及的历史最少也有六千年了,如果按公元前五世纪旅行埃及的古希腊历史...
阅读全文

意大利蟋蟀

我们镇子里见不到家蟋蟀,它是乡间面包房和灶台的常客。然而,尽管壁炉下的石板缝哑然无声,这寂寞还是能得到补偿的:夏夜里,原野上,到处听得见一种调式简单重复,然而情致陶冶人心的乐曲,这...
阅读全文

我是余光中的秘书

“请问这是余光中教授的办公室吗?”“是的。”“请问余教授在吗?”“对不起,他不在。”“请问您是——”“我是他的秘书。”“那,请您告诉他,我们还没有收到他的同意书。我们是某某公司,同...
阅读全文

期待

我躺在淡蓝色的灯光下,久久不能入睡。火车在冬季昏暗的北方密林中晃动着,奔驰着,车轮在脚下单调地发出尖叫声,床铺像是被人紧拉着似的,不停地左右摇摆,在略带寒意的两个床铺的包厢里,我是...
阅读全文

意料之外的世界

1………………大学毕业后不久,我和两个年纪差不多的同事一起去非洲。因为转机,需要在法兰克福机场里过上一夜。妈妈嘱咐我说,你们在机场里好歹找个地方,凑合一宿吧。想想火车站候车大厅里每...
阅读全文

生命的责任

清晨时,突然被一阵聒噪声吵醒,经过仔细地搜查,发现房舍铁窗上方的屋檐下,不知什么时候竟然多了一个窝的鸟巢,聒噪声正是由鸟巢里,三只尚未睁眼的雏鸟口中所发出来的。看它们张着血盆大口,...
阅读全文

通过不同方式,我们都曾感受过魔术的神奇力量。100多年前,当路易斯和奥斯特最初发明电影放映机时,第一个看见光和影子在银幕上移动的人认为那是魔术;当人们第一次手中握着话筒,听见几英里...
阅读全文

送我去机场等3则

出差,回来,又出差,这一年,我感觉是在机场度过的。坐上出租车,最常说的一句话竟是:“送我去机场。”一天只睡三四个小时,吃饭像打仗一样。楼下餐馆的服务员见我们去吃饭,会主动在点菜单上...
阅读全文

一日囚(下)

你知道当时我是多么绝望吗?我还有过更疯狂的主意:我想带着几个人走得远远的,走到郊外去。晚上,我们围坐在篝火旁,我要在午夜时分讲一个故事。当时钟越过12点,又回到24小时前的瞬间,我...
阅读全文

墓地里的读书人

法国人对图书的热爱我是知道的。大概在三四年之前吧,上海法国领事馆的总领事郁白先生来到南京,吃饭的时候闲聊,他告诉我,他就要离开中国了,最近刚刚买了一些中国书。我问他买了多少,郁白先...
阅读全文

飞檐走壁

12岁那年,我住在灵境胡同。这是个大胡同,挨着府右街,街对面是中南海的高墙。在胡同口打弹弓,弄得不巧石头子儿会飞过去,弄巧了说不定会砸着人。 所以,我是不玩弹弓的。 胡同里有不少堂...
阅读全文

马里,马里

我在印度住的房子有一个很大的花园。原先的花工走了后,园子里不知怎么冒出了好几种虫子,它们像开过分工会议似的,没一天功夫就把花蕾啃得一片狼藉。没办法,只好托朋友又找了个花工。没想到他...
阅读全文

睡莲花开的声音

其实,这个世界上有很多美妙的声音,只要我们有一颗对生活永不消沉的心,就一定可以听见杰夫瑞医生是位非常著名的耳科专家,多年来,他一直致力于让失聪者恢复听觉的耳蜗移植研究。杰夫瑞医生经...
阅读全文

鼻子趣闻

生长在我们面部正中的鼻子,是呼吸器官的大门,是新鲜空气的入口及废气的出口。它还是嗅觉器官。在鼻腔黏膜之中,大约有5平方厘米的专司嗅觉的嗅黏膜,分布于中膈上1/3和上鼻甲区。平静呼吸...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