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莲

  夏日已过了一阵子,留下的记忆是一大片的荷塘,长满了粉红色和紫色的荷与莲。   花一谢,叶一枯,荷塘是天下最脏的地方,但等到明年,又变彩色天堂。   当荷花盛开的时候,随着出现的就是荷花宴。用荷入肴...
阅读全文

少吃多滋味

  最早听到这句话是从父亲口中,当时谈到为何生活在苦难岁月的太外公居然轻轻松松活过九十岁大关,他总结:“饭吃七分饱呗。”末了,半是陈述半是感叹地补充道“少吃多滋味啊”。在我看来,这最后追加的一句,可谓...
阅读全文

心软记

  朋友写煮得软到恰到好处的东西,有“汤里的冬瓜,无论是鸡汤还是鸭汤,炖到好处,似有似无,几近雾里看花”。脑海里立刻呈现出的,倒不是他所描绘的冬瓜鸡汤或冬瓜鸭汤,而是家里经常做的火腿冬瓜汤。火腿上方切...
阅读全文

一个IT男的自白

  问:每个程序员必读的一本书是什么?   答:《颈椎病康复手册》。   如果你性别男,品貌佳,人称阳光小男孩,劝你千万别报考计算机专业:它就是一个“毁”人不倦的专业,一个不折不扣的宅男加工厂,生产了...
阅读全文

一个人的灯火通明

  他一个人坐在那里,守着他的小世界。   他坐在那里,靠窗的位置。端端正正的,和其他人的慵懒不同。他的左手边放着一盒牛奶,右手边是一块未吃完的火腿三明治。   我想到五个字:遗世而独立。   低头看...
阅读全文

开怀篇

  丑时   找了个算命先生给我算一卦,他打量了我一下说:“这位兄台,你一定是在凌晨出生的吧?”   我十分惊讶:“你怎么算得这么准确?”   他捋了捋胡须说:“因为凌晨一点至三点是丑时啊!”   不...
阅读全文

开心校园

  二货   在图书馆,一哥们手机响了,为了不打扰大家,他非常迅速地跑到屋外。   但是手机铃声还在响,不一会儿那二货回来了,轻轻地说:“不好意思,太急忘了拿手机了……”   老实人   宿舍七个人在...
阅读全文

神回复

  为什么关羽比张飞死得早?   神回复:红颜薄命呗……   给你一个在地球上增加一个新物种的机会,你会设计个什么样的生物呢?   神回复:吸脂肪的蚊子。   岁月真的是把杀猪刀吗?   神回复:这是...
阅读全文

相亲

  阿姨为大龄表哥介绍女友,交代表哥伶俐点。表哥相亲后回家说对方应该很满意,中途去了三次洗手间,可能是为了漂亮,洗个脸、补个妆啥的。   这时,阿姨的手机响了,那个和表哥相亲的美女汇报说:“阿姨,实在...
阅读全文

无敌上上签

  什么默默守护,只不过是什么都不做的人的借口而已!   其实每天最占我时间的就是假装学习。   有一种脸型,叫宽屏。   现在想想还是包办婚姻好,自由恋爱根本没人要我。   别说配不配,一块钱的打火...
阅读全文

狂派与博派的一夜

    你造“变硬金刚”吗?   不是知道,而是造。   1990年,最后一个暑假,繁星熠熠的夏夜,我的小学同学金刚毅曾对我说:“阿骏,我想造一台变硬金刚,你相信吗?”   他说话的神情如此认真,宛如...
阅读全文

囚 鼠

  夜深了,他在自己的小窝里嗅到了深夜露水的味道。他已经很老了,肚子里似乎还有一块异样的东西。这块东西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就出现在肚子里,而且越来越大块,整天整夜搅得他不得安生。   他擦了擦眼睛,在这...
阅读全文

第八条校规

  裹挟着神秘气息的沈岸挑逗着乔小安的神经末梢,捅了捅邻座:“他不是校园禁忌吗,讲讲呗。”“沈岸啊……嗯……他。”邻座颤着声,犹豫地看着远处的背影,“杀过一个人。”   “啊!”“沈岸是学校冲击名牌的...
阅读全文

花满自然秋

  第一次见到子昭的时候,我九岁。那天说是有重要的客人要来,一早王妈来把我叫醒,要给我打扮。我看到床边的衣服,立时就不高兴了。王妈是二娘贴身带来的老妈子,对我最是严厉,看到我噘嘴就训:“二小姐,听话,...
阅读全文

说事儿,请用“三点式”

  我的新教练对象马总告诉我,她常常遇到这样的尴尬:私下场合或饭局上的随性唠嗑很受欢迎,但到了正式会议场合,尤其不幸被点名表个态、做个小结,脑袋就“嗡”地一下找不到北。   在毫无准备的情况下“被发言...
阅读全文

私家车柳先生的人生逆袭

  我手机通讯簿里有个特殊的称谓:私家车柳先生。   从老家到市区有一批专门载客拉活儿的私家车,俗称“黑的”。司机往往都是年轻人,我们称他们“师傅”。但这个柳先生坚持不让我们叫他师傅,而是自称“柳先生...
阅读全文

胡雪岩“烧冷灶”名利双收

  胡雪岩别出心裁地“烧冷灶”,甚或将竞争对手变成朋友。光绪年间,在左宗棠的鼓励和支持下,胡雪岩欲做丝绸生意。但这种生意并非冷门,因为那时庞云缯在浙江的丝绸生意已成气候。尽管他的背后有左宗棠撑腰,可胡...
阅读全文

阎王与老温

  严老板和温老板都从事出版事业,脾气却完全相反。严老板做事一板一眼、绝不吃亏。印刷厂为他印书,即使出了一点小毛病,或迟两天交货,严老板也绝对会扣钱,所以印刷界给他起了个外号叫“阎王”。   至于温老...
阅读全文

不只增肥,更增精神

  2006年,中国女子姜凯莉去了日本东京相夫教子。然而,丈夫36万日元的月薪,根本不够一家人的日常开销用度。于是她要出外打工挣些钱补贴家用,在求职屡屡碰壁之后,她终于在一家餐厅找到一份服务员的工作。...
阅读全文

为什么中国孩子青春期最丑

    昨天跟我高中的密友聊天,她女儿今年上高中,暑假去北京新东方寄宿学校密集学了一个月,连校门都没出,没看见北京长什么样,却长了十几斤肉。   我的朋友梅说,国内的孩子都这样,这个年龄的孩子是最丑的...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