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着,比死去更需要勇气

  艳阳高照,微风拂面。又路过她的门口,见她正在逗蹒跚学步的孙子,她面色红润了许多,我笑着说,恭喜你还活着!她朗朗大笑,冲我大声说了一句,活着!真好!  初次见到吴秀敏的人几乎都被她的犀利眼神骇住,倘...
阅读全文

给坏情绪找个空间

  已婚女人的生活似乎总围绕着两点一线:家,单位。我也不例外。  时间一久,职场竞争的激烈、残酷,家务的烦琐、操心,使我越来越没有好脸色。坏情绪的突然爆发,导致老公嫌弃、孩子紧张……爆发、愧疚、安抚,...
阅读全文

善待黑暗中的自己

  每个周日,她都会来咖啡馆看书,起初是看店里书架上的书,最喜欢那套亦舒的小说,后来,她自己带书来看,有时候也看杂志。与许多喜爱亦舒的女子一样,她也爱穿素色的衣服,却并非一定要棉质的,因为棉质的衣服常...
阅读全文

让逝者长成一棵树

  朋友从老家回来,带来一样家乡“土特产”,他通知我和几个朋友去茶楼相聚,人均领取一份他那“非常珍贵”的礼品。大家带着好奇如约前往,只见朋友手里拿着个黑色小布袋,抖一抖,里面沙沙作响——原来,袋子里兔...
阅读全文

幸亏老板什么都不懂

  1862年,22岁的法国青年左拉来到阿谢特图书出版公司做搬运工。每天,他都要替不计其数的新书打包,再装进箱子,然后扛着箱子把它们托运到各地去。累得腰酸背疼不说,薪水还少得可怜,家人都劝他另谋高就,...
阅读全文

两个男人的战争

  激烈的白刃战  1898年2月15日22点,古巴哈瓦那港。  《世界报》的记者斯科威尔在港口的咖啡馆和美丽的妻子悠闲地吃着晚饭,突然一阵巨大的爆炸震得座椅摇晃几下。被吓呆的斯科威尔在恢复思考能力之...
阅读全文

贫困是一个宝贵的环境

  作为穷人家里的长子,我有幸在小时候就外出干活,因此在童年时代我就开始明白自己的责任是协助我的父母养家,尽快成为家里挣钱的人。问题是,我能找到什么活干,而不是我想干什么活。  我出生时,父亲是苏格兰...
阅读全文

艾尔比的水彩笔

  那天是星期五,有很好的太阳,我穿着一条肥大的工装裤在院子里修剪草坪,而我的丈夫和儿子正在客厅里吵嚷着下五子棋。草坪修剪差不多到一半的时候,客厅里的电话响了,是那天的第一个电话,平时的周末我们家的电...
阅读全文

他们没有错,我也没有

  2000年肖敬读初二的时候,有两个同学辍学后因犯法被抓。这年年末,十个少年在教室里讨论说要做一件有意义的事情。  “其实我们当时并不知道要做什么,可能是年轻气盛一时的心血来潮吧。”随后他和几个要好...
阅读全文

林巧稚:落入凡间的天使

  她是我国现代妇产科医学的奠基人之一;她是一个有着精湛医术和高尚医德的人;她终身未婚,却拥有最丰富的爱;她没有子女,却是最富有的母亲。她是东西方文化交融陶冶出的杰出女性,是母亲和婴儿的守护神,被人尊...
阅读全文

活成一座丰碑

  一年前,我家附近开了一家门面特别小的水洗店。店主是一个瘦削温和的女人,她总是浅浅地笑着,手脚麻利地忙碌着。水洗衣服没有固定价,有人问她洗件衣服多少钱时,她都说,看着给吧。顾客随手掏出几元零钱,女人...
阅读全文

索马里的铿锵玫瑰

  当12个荷枪实弹的索马里绑匪围住阿曼达·琳浩特时,她顿时悔之莫及。然而,一切已无法逆转。  2008年8月21日,作为自由记者的阿曼达·琳浩特与男友尼格尔前往索马里,希望能在那里找到独一无二的新闻...
阅读全文

生死情缘

  祸起风雨夜  2013年6月9日晚,大雨倾盆,雷电交加。一辆面包车沿207国道由北向南朝汝州方向急驶。开车的是河南省汝州市洗耳河街道十里村32岁的司钢强,车上还坐着他的父亲司进宝和姐夫杜文强。当晚...
阅读全文

你是你的生活之家

  两个朋友,一个在上海(北京/深圳),一个在丽江。一个年薪10万,买不起房,租住在十几平米的小房间,朝九晚五,每天挤公交车,呼吸着汽车尾气,想着出人头地;一个无固定收入,住在湖边一个破旧的四合院,每...
阅读全文

两个小偷和一个富翁

  2000年春,26岁的阿中带着妻子和一双年幼的儿女,来到距家30公里的湖南永兴县城打拼,一家人住在城乡接合部的一间平房里。那时,阿中最大的愿望就是,有朝一日能在永兴县城有一套属于自己的二手房,哪怕...
阅读全文

只是行走

  走在路上  英国,剑桥郡。  这是一个圣诞假期中的雪夜,整个世界寂静到了极致,似乎能听到雪花坠落到康河柔波上的微声。罗伯特·麦克法兰却不知为何,在剑桥大学自己那温暖的房间中如同困兽一样焦躁地徘徊。...
阅读全文

善心是向上的台阶

  他小的时候,家中只有几亩薄地,父母没少流汗,可收获的粮食还是填不满一家人的肚子。13岁那年,看到父母总为一家人的一日三餐发愁,懂事的他对父亲说:“百艺好养身,我不念书了,想去学一门手艺。”  他先...
阅读全文

高三党的激情漂流

  天啊!只剩100天了!当我们眼睁睁地看着老班凭借一米六五的身材,努力踩上凳子,摇摇晃晃地像个不倒翁,硬是把高考倒计时牌挂在高得遥不可及的地方时,我慌了:只有100天了!怎么办?我好像还没有准备好…...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