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在夏天里的花

  那时候,朴朴和绍泽都还不好看,一起并肩站在教室后面,对镜头懵懵懂懂地笑。朴朴藏在灰突突的校服里,扎着又黄又细的小辫子,左腮被蚊子叮得起了红红的小包;绍泽黑黑瘦瘦,手插在兜里,抿起唇故作深沉,可是明...
阅读全文

月光派对

  大三上学期,407宿舍搬进了7个女生,我们7个哥儿们住在307,她们刚好成为我们的“顶头上司”。相处不久,我们便集体生气了,因为顶头的芳邻很不“淑女”,常常把瓜子壳、橄榄核、果皮往我们窗台上扔,窗...
阅读全文

怀念高中岁月

  1  舍友把秦川的信递交给我时,我正一个人躲在宿舍里昏天暗地玩《三国杀》。  这个陌生的南方小城,初来乍到我就先生了一场病。这里不是我想来的城市,这所学校不是我理想中的大学。我没有脱离高中初入大学...
阅读全文

与监狱为邻的“蝴蝶之家”

  7年前,21岁的尼泊尔女孩普苏帕·巴斯奈特还是一名大学生,家境良好,锦衣玉食。为了做课题研究,她去一所女子监狱参观,正是这次参观,改变了她以后的人生。  在一间牢房里,一个正在蹒跚学步的女婴引起巴...
阅读全文

父亲

  眼盲了几十年,几十年你居住在黑暗中。有一天你把心爱的鸟——两只相思鸟放出竹笼。是不是那时,你已决定远走,孤独地离开?  小时,你天天在家,我不会想到你;长大后,看不到你,我也不会想你;到了伦敦后,...
阅读全文

黎明的眼泪

  推开老家大门的时候,爹正在夕阳下的院子里打盹儿。他还没来得及叫一声,大嗓门的爹先说话了:呵呵,你们是哪里来的贵客啊?他急忙喊了一声:爹,我是黎明!这是我的两个同事。  爹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哦,是明...
阅读全文

让和平之蝶不再流泪

  在熙来攘往的地铁站,悬挂于站台的电视屏幕上播映的几幅照片让人心颤,心绪久久难平:  第一幅:医院狭窄的停尸房中,3名天真孩子的小小身躯,蜷缩着,裹在零乱的被单中。他们约莫四五岁光景,眼睛紧紧地闭着...
阅读全文

乞丐与小女孩

  他是一个年轻的乞丐,蓬头垢面,衣衫褴褛。邋遢的外表无法掩饰他健壮的身体,裸露的双肩在阳光下散发着古铜色的光泽。就凭这健硕的体魄,他才有了自己的地盘。没有一个乞丐敢在这条街上乞讨。  每天,在两家商...
阅读全文

用爱呵护

  暮色四合时,男人走进了家门。母亲正在老屋里烧火做饭,烟雾浓,呛鼻。男人轻轻唤声“娘”,母亲抬起头,见到儿子,怔了半晌,而后坐下来,撩起衣角擦擦眼,又擦擦眼。母亲自嘲说她的沙眼病犯了。  男人出门打...
阅读全文

野骆驼

  我再次来到撒哈拉大沙漠,来到野骆驼出没的地方。  撒哈拉沙漠的夏天,天空洁净无比,阳光格外毒辣,像要把沙子烤化、把空气点燃,仿佛一不小心吹口气,衣服就会燃烧起来。人呢,一个劲儿地冒汗,汗一冒出来,...
阅读全文

真爱在掌间

  很多人都在寻找真爱。  可什么是真爱呢?  不必迷惑。  也许下一次牵手间,你便会懂得了真爱的温度。  很多男女会总结感情不顺的原因:“我们之间缺乏交流。”  问他们:“你认为什么是交流呢?”  ...
阅读全文

一匹殉情的狼

  在傍晚,突然听到一声凄惨的嚎叫,是一匹狼的叫声。在荒山野岭里,听到狼凄惨的嚎叫,总会让人感到惊悚。  狼的嚎叫,是优美的音乐,那悠长的叫声,一如二胡如诉如泣的苍凉;而有的时候,是整个狼群一起嚎叫,...
阅读全文

遇一人白首,择一城终老

  他,出生于广西的一个书香世家,自幼好学,成绩优异。25岁时,他到香港谋职,做了《新晚报》的副刊编辑。  她,小他6岁,是名门大户的千金小姐,在香港政府部门工作,拿着高他两倍的优厚工资。  他32岁...
阅读全文

那些由爱引发的奇迹

  2005年,我的生活陷入了绝境,因为电线老化,我所租住的都市村庄的房子突然失火,在静寂的深夜里,等发现的时候一切都已来不及。我被重度烧伤,半边脸面目全非,左手手掌也缩成一团,无法伸开。在医院里,当...
阅读全文

最后的守护

  这个冬天一直在下雪,门前小石桥上的积雪已经被碾压成厚厚的冰,小石桥的桥面变得光滑如镜。老人坐在门洞里,看着小石桥,一下午的时间里,老人看见有8辆电动车在桥上摔倒,幸亏是年轻人,老人想,如果是上了年...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