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拉黑了一个朋友

  我拉黑了一个朋友。   这样的决心下了很久,终于在这个夜晚忍无可忍地发作了。   不知这是第几次,我错过了她的一个电话,于是她死命地再打十个,我错过了一条微信语音,就收到了她轰炸般的留言。   我...
阅读全文

好弓三年成

  制一把弓箭要多长时间?也许你会说一周,最多十天。可是在宋朝时却要一年,有的甚至三年。其制作过程复杂,所用材料繁多,这已不仅是一种工艺,更是一种工作的态度。   其制如古语说:“干也者,以为远也;角...
阅读全文

少年们,从留学的美梦中清醒过来吧

  我才发现已经来美国六年了。六年,我们初中门口那火葬场都倒闭了。   别以为美国就是纸醉金迷温柔乡了,所有留学的学生,结果全都是被发配到小镇去——因为美国学校根本也没几所在城里的。   这种小镇,无...
阅读全文

上学迟到如是说

  最无聊的理由:为了在出门之后不影响市容和空气质量,我刷了10次牙,换了5套衣服,梳了半小时的头,照了20分钟的镜子,才匆匆忙忙地赶往学校。   最平常的理由:我的自行车临时罢工,车胎扎了个洞。一个...
阅读全文

为你甘当万人嫌

  今年年初,我的老父亲中风,幸好抢救及时保住了生命,但暂时失去了行走和说话的能力。我为他找了当地比较知名的康复医院进行复健。   在那段时间里,我认识了一个隔壁病房的女人。确切地说,整间医院没有人不...
阅读全文

发条女孩的幸福

  在一所大学的校园里,有一个瘦小的身影总似陀螺般地忙碌着,在她的世界里,她甚至不会斯文地走路,只要迈开步子,就是一个“跑”,因为在她看来,只有加速奔跑,她才会离幸福更近。   这个世界有时候是那么不...
阅读全文

爱到最久

  这天,他收到丈母娘的信,短短21个字,却让他冷汗直冒。   “女儿,女婿,你们是我的主心骨,请务必回来一趟。母书。”   他们同在一个城市,这个指令却难以完成,实际上,他的爱妻已经去世十多年。  ...
阅读全文

你绝对想不到他会这么回答

  问:Windows回收站清空后,文件就再也找不回来了,微软为什么要这么设计,有改进的方式吗?   答:改进的方式就是,回收站后面再设一个垃圾场,垃圾场后面再设一个焚烧站,焚烧站后面再放一个时间旅行...
阅读全文

鞋子上的人生哲学

  我们小区门口有一家修鞋店,开店的是一位朴实的大叔,大家都喊他葛大叔。星期天没事时,我总喜欢和葛大叔聊天,他很喜欢说话,总是一边修鞋,一边和我拉家常。   这天,我和葛大叔聊到了鞋子。我就对葛大叔说...
阅读全文

樱花少年,多希望你在

  阳明山上开满樱花的时候,去看花的人好多,你知道,我不会去人多的地方。街上的小贩开始卖马蹄莲,也有上了年纪的阿婆戴着花头巾,蹲在地上卖山竹。只是你不在,我就没有买了。   日常也会绕着东吴大学的操场...
阅读全文

我还是想你,妈妈

  热尼娅·别利克维奇,六岁。现在是一名工人。   那是1941年6月,当时我年纪还非常小,但是我记住了一切。   我还记得和平的日子里最后一段时光——妈妈经常在晚上给我们读童话,读我最喜欢的童话——...
阅读全文

太古密经

  难道这太古时期的遗迹中还残留着巨大的史前怪兽吗?或者是什么不知名的怪物?   那两个黑影停住脚步,向石壁快速走去。接着,就发出了巨大的惊叹声。   考古队员回过头,原来并不是什么史前怪兽,更不是不...
阅读全文

和自己争

  《醒世姻缘传》里说,快过年了,县官要做一件新衣。裁缝看是好料子,狠狠落了尺头。做成的衣服,还没内衣长,手臂有一半露着。县官气不过,要差人去抓裁缝,痛打他一顿板子,再赶出境。夫人劝得好:“新年新节,...
阅读全文

写给我的青梅不竹马

  亲爱的H:   在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我已经离开中国了。现在,我正一个人坐在尼日利亚拉各斯的海岛上,望着海边的风景,没有哪一刻会比这一刻,更想念你。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我们认识12年了。最初一...
阅读全文

亡妻的眼镜

  八木先生是我的画家朋友,今年75岁了,因为腿脚不太利索,所以拄一根拐杖。八木先生来南京参加中日书画交流展时,我陪他去参观中山陵。当我们走到“天下为公”广场时,看到入口处有一对雄伟的石狮子。   他...
阅读全文

归途

  在短暂睡眠的间隙,牧犬阿蓬听到一个类似闷雷的宏大音波。它倏地跳出哨位——为冬牧场抵御寒风的山坡滑动了!一块块巨石争先滚下,轻易将木栅抹平,然后又向羊圈滚去。   阿蓬爪牙齐施,连啃带拽地弄开了羊圈...
阅读全文

蘑菇西施

  菜市场有我不少点头之交,我每天去买菜,他们每天守着摊子,一来二去,便熟了。他们不知道我叫什么,我自然也不清楚他们姓甚名谁,但这并不妨碍我们见面时默契地点点头,或者给对方送上一个亲切的微笑。偶尔在挑...
阅读全文

喵星人和这个世界的合约

  出差一周,回到家里,惊奇地发现出生才两个月的小猫们突然间就长大了。当它们伸直修长的后腿走路时,看上去像是踩在高跷上小心行走的精灵;当它们弯着后腿奔跑的时候,又像是在原野上高速奔跑的猎豹。它们的脸庞...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