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战兢兢的明朝“大学生”

  国子监是中国古代的最高学府,能在国子监就读的生员,就是古代的“大学生”。中国自汉武帝“独尊儒术”开始,大多数朝代对“大学生”都很尊重,“大学生”所享受的待遇都很不错,称得上是“天之骄子”。   明...
阅读全文

初雪

  这已经是他服刑的第五个年头,再有两个年头,他就可以出狱了。中午刚过,稀稀疏疏的初雪不期而至,傍晚时分,雪已经没过了脚踝。   万籁俱静,半夜时分,一声清脆的响声把他惊醒,他突然发现牢房的一个角落已...
阅读全文

待你长发及腰

  那年,班里流行刘德华的那句广告语:“我的梦中情人,她有一头乌黑亮丽的长发。”于是,在女生中,盛行蓄发,我便是其中一个,这是一个秘密,属于我俩的秘密。   那天下午的语文课,似有惊雷炸开,我的妈妈在...
阅读全文

你有没有见过风信子

  15岁的萧音,是“梦之期”工程的人类体验者候选人之一。成为人类体验者,意味着将拥有世界上最完美的基因。   这天,离开实验室的萧音走在电子草坪上,忽然冲出一个女生,将他撞倒在地。“你……你没事吧?...
阅读全文

江南的初雪和奶奶的算盘

  奶奶有一把檀木算盘,常年散发着清香。小时候父母在北方办厂,奶奶是厂里的出纳。后来工厂搬到了南方,我们亦举家迁移至南边。那年冬天来得很早。奶奶坐在新购置的机器前,一边赶工,一边拨算着厂里的开支。她正...
阅读全文

黑名单里的爱情

  2000年,你是自命不凡的同桌   千禧年零点钟声敲响的时候,冯莎莎觉得周围每个人都异常兴奋。有人忙着告别旧时光,有人忙着奔赴锦绣前程。而她,却在忙着忧伤。   这一年,冯莎莎带着让人羞愧的成绩升...
阅读全文

最好的礼物

  早晨,我刚走到教室,班长就说好人好事登记本不见了。我一连问了好几次“谁干的”都没人承认。最后,我只好让那个人课间操时到我办公室去说明一下情况。   课间操时间,牛小胖忽然来了,还说登记本是他拿的。...
阅读全文

惟有少年心

  那一年,我是个土气的高中女生,每天为脸上的几颗青春痘而烦恼。   那一年,《冬季恋歌》开始流行,剧中两个少年的身影欢腾雀跃着,蓝天下,雪光莹莹,发自内心深处的喜欢,由此而生。如果你没有路过我们那些...
阅读全文

十七岁的妈妈

  大年初二清晨,小小的山村还笼罩在一片静谧中。她起床,踩着薄而清冽的晨光,向村外走。那年,她刚刚中专毕业,还在家里等待安排工作。   那个小小的土地庙,就在村口,她每天早晨散步都要经过的地方,那天却...
阅读全文

损友记

  “信亚楠,得永生!”   “信亚楠,不挂科!”   这是我的后桌顾小川每天都要重复N遍的两句话。   “顾小川,你烦不烦?”   他嬉皮笑脸:“你叫信亚楠,不信你信谁?”   “难不成你供奉我的蜡...
阅读全文

让我们在月球上买点地

  新一代偶像与前辈的最大区别,也许并不在于外形类别和才艺差距,反正他们同样是被当时当下的文艺风向所塑造、所左右。不同的却是他们对于粉丝的态度。旧式明星擅长躲,躲粉丝也躲狗仔队,出于自我保护的本能,艺...
阅读全文

盛夏的芦荟

  从小到大,芦荟在老师眼里都是一个非常用功的好学生。只有她自己知道,每次在考试前一天晚上,她才把学过的东西过一遍。就这样,她都能稳坐班级前三名的宝座。   一开始,芦荟自己也很得意,可是时间长了,芦...
阅读全文

给模特穿上彩色鞋子

  有一位年轻的时装设计师,很有天赋,他的作品经常在一些时装展示会上获奖。可是他内心却很苦恼,因为从来没有进入过一流的时装发布会,他从不认为自己获得了成功。   有一次,又一个构思在他心中产生,他要以...
阅读全文

价值一万法郎的人性

  马尔科泰尔公园是鸟类的天堂,但是,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里面的鸟儿开始死亡,一只接一只,毫无征兆。   它们没有受到什么威胁,也没发现任何毒药,警察勘察了一个星期,始终没有找到原因。或许只是猝死,但...
阅读全文

赚钱的辩证法

  我从前的导师请我给她的学生做督导。一开始是不收费的,最近按照要求开始收费了,自然是象征性的,比我实际工作的价格低很多。但这样之后,我的体验并不好,经常有一种被“剥削”的感觉,每每出门之前,想到这一...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