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 捕

  • A+
所属分类:意林少年版

  这是八月的傍晚。天空灿烂明净,晚风吹拂着成片成片的稻田,大气中散发着刚收割的稻草的味道。我和五叔的傻儿子富贵走在伸向河边的小道上。我背着独木舟走在前面,富贵提着渔网和渔兜,跟在后面铿锵有力地唱歌。

  我笑着问:“富贵,乐啥呢?”

  富贵跑到我前面,把渔网像衣服一样披在身上,他身上瞬间被晚霞染上绚丽而柔和的光芒。他双手高高提着渔兜举到我的眼前说:“和大哥去捕鱼,富贵心里乐呗。”

  独木舟载着我俩沿河而下。夜色在不经意间浓重起来,富贵安静地缩在船中,时而转动着小小的脑袋,看看河两岸影影绰绰的旷野。

  离船下水的地方有十多里了,我们悄悄把船泊到岸边。当我把渔网的一端交到富贵手中时,他踮起脚凑到我耳边说:“轻点,别把鱼吓跑了。”我笑着点点头。然后,我独自划着船,带着网的另一端向水面包抄过去。

  包围圈越来越小,独木舟慢慢靠向河岸。这时,我看到富贵小小的身影,他拉着网的一端迅速向沙滩退去。我感觉网在他手中轻飘飘的,知道没有鱼。于是,我向他晃了晃渔灯,示意网空了。独木舟又一次向水面包抄……如此反复几次,竟然连虾也没网着。

  富贵显然丧气了。他对着河面“呸、呸”几声,然后连说:“撞邪了!撞邪了!”

  我们划着独木舟沿河下行,进入了更远的修河。这里水深路远,兴许能抓到几条鱼,碰碰运气吧。想不到,一网拉下,双手感觉沉甸甸的。站在崖下的富贵即刻高兴得不停地摇晃着套在头上的渔灯……

  一网比一网沉,清一色的鲤鱼在网中挣扎着,在独木船中跳跃。远处的水面,还不时传来大鱼 “拨剌”的击水声。我俩开始大声笑了,压抑在心中的喜悦喷薄而出。

  正在这时,富贵朝我喊:“大哥,大哥,快过来,有人叫我。”于是,我把船朝悬崖方向划去。划到富贵身边静静一听,果真有谁轻轻地叫了几声:“贵,贵,贵 。”

  富贵紧紧抓着我的手说:“大哥,不会是水鬼吧?”我用渔灯向四周照了照,结果在悬崖上方一棵老树上发现一只夜莺,它睁圆眼睛注视着我们,时而又“贵、贵”叫两声。富贵骂道:“狐狸拖的,吓死人呢。”夜莺展开柔软的双翅,消失在悬崖上的黑暗中。

  独木舟都快被鱼压沉了,我们只好把船划向对岸的沙洲,等待天亮。于是,沙洲上燃起了几堆火,我们欢笑着,快乐地叫喊着。有只猫头鹰在对岸悬崖上 “富、富、富”地跟着应和。富贵笑着说:“鬼东西,总是喊我的名字。”

  夜深了,大气中那浓烈的气味散尽了,只有在火苗上烤着的鱼儿,发出阵阵诱人的香味……

  雪茹摘自《少年文艺》

(作者:谢金彪 字数:2138)

weinxin
金璞玉小说
最新最好看的言情小说,微信号 jpywx8

发表评论

您必须登录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