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上,总有一片天空是属于你

  • A+
所属分类:意林12+

  一

  刚上高一,所有人都坐在教室里埋头学习,唯独我趁老师不注意,用手机偷偷上网,痴迷地盯着华丽的游戏世界。整个暑假,用大把时间与我哥们一起厮混,上网瘾了。网瘾不是说戒立马就能戒掉的。

  这天,我又在游戏里挑衅了一个大帮主,正当我沉醉在胜利的喜悦之情时,突然,一只大手伸过来,一把夺走了我的手机。

  不用去猜,准是又班主任,这种突如其来的举动,我已说不清是第几次了。班主任恼羞成怒地站在我前面,虎视眈眈的眼神似乎想把我活吞了。“不愿听课,你可以出去。”

   “出去就出去,手机还我。”为了挽回一些尊严,我脖子一挺,甩出一句。

  “……”班主任貌似被我气得身子微抖,停顿了足有5秒钟,从喉咙里挤出几个字:“手机?叫你家长来领。”

  二

  第二天,我的坐位被换到最后一排,显然这是情理之中的事。谁知同桌的竟是全班女生一致公认的帅哥陆涛,真是因祸得福啊。

  陆涛的名字,从小学到现在都像狗皮膏药一样始终黏在学校红榜的前三名,被学校老师称为奇才。 这样精彩的人物,怎么会跟我桌?我是不是走了狗屎运了。

  在最后一排,我天天静坐,实在觉得太寂寞,忍不住主动跟他搭讪:“喂,会玩游戏吗?法师威廉王。”说完这句话,见他没反应,我只好无聊地闭嘴。

  下一秒,他转过头若无其事地嘲笑:“想跟我比试?没空。”

  “料你也不会,书呆子。”

  “我不会?我只是没时间上网而已。”他的嘴角露出淡淡的嘲笑。

  “敢不敢下晚自习和我比一次?”我心无城府地冷笑道。

  陆涛冷若冰霜。“有什么不敢。”没有丝毫犹豫。

  在一中,但凡知道我名字的人没一个不知道的,集美丽与智慧于一身的天之骄女,还有游戏女魔王之称。

  陆涛如约跟着我走进了学校附近的一家网吧。他打游戏的技术实在不怎么样,刚上手不久,还没有反应过来已被我爆毙。于是,我罚他请我吃烤肉。吃完烤肉,回到学校门口时,天色已暗,大门已锁,我和陆涛翻墙而入,不想被教导主任抓了个正着,陆涛抓起我的手就跑。

  自从陆涛和我从教导主任面前逃走之后,我便天经地义地赖上了他。他叫我教他打游戏,我同意了。为了不食言,从那以后,我们便开始了夜游,有我的地方必然有陆涛。

  三

  时间久了,我发现陆涛其实一点都不是我想象中优等生的模样,也不是我刚开始接触那个风度翩翩的少年,有时为了多玩几秒钟的游戏会讨好我:“熊梅,你还想吃炸鱿鱼不?”

  当我转头去看他的侧脸时,我会有种很不真实的感觉,心里隐约有一种小小的罪恶感。 我把一个高才生带成了像我一样混日子的差生,说起来多牛啊。有时,不知道为什么,我心里时常也会有若有所失的怅然。我闭下眼想把这种怅然压在心底。我不停地安慰自己:是他自巳要泥足深陷的,不关我的事。

  有一天,吴鹏匪夷所思地问我:“熊梅,我真的不明白陆涛怎么会和你厮混到一起吗?他是不是像你一样父母突然离异受刺激了吧?”

  说完这句话,吴鹏突然闭嘴了,我很很地瞪了他一眼,大骂:“你爸妈也快离异了吧,我怎么看你也越来越像父母离异的野孩子啊。”

  吴鹏是我的发小,我父母离异的事全班只有他一人知道。他被我这一骂,灰溜溜地跑开了。记得那年,父亲抛弃母亲找了别人,软弱的母亲悲痛欲绝却又无力反击,她每天长吁短叹,夜不成寐。我让她离开这里,回到外婆家里。

  那时,母亲忧伤地说:“让我陪着你吧。”我一口回绝了她,冷漠尖厉地对她说:“我恨你。”

  母亲临走前柔弱的眼神我到现在都记得,她说:“熊梅,我知道你一直都不喜欢妈妈,妈妈懦弱,让你看不起,但,妈妈是爱你和你爸爸的。”

  然后,母亲便走了,永远地走了。温州的那次列火车脱轨,母亲永远消逝在了那条轨道上,再没回来。而我,也永远没有机会告诉母亲其实我爱她。因为我爱她,才不愿看到她不快乐,才不让她陪,让她离开的。

  “陆涛,我不是一个健全家庭的小孩,在与你相处的这些日子里,我知道,你是个好人。你很优秀我不想拖你下水。所以,我不想让你陪。你不走,我走。”

  我甩开他,一个人快步往前走。

  四

  那晚之后,陆涛回归了正常生活,不再跟我厮混。快到校庆的时候,学校里开始热闹了起来,每个班级都在使出浑身解数,想在校庆文艺汇演上博得奖项。

  刚当选文艺委员的吴鹏屁颠颠地来找我:“熊梅,我记得你小时候跳舞就特别好,你来为我们班编排一个舞蹈好吗?”

   “八百年前的事啦,我早不跳了。”

  别人你不了解你,我还不了解你吗?你是不是觉得我很愚蠢,所以不愿意和我交流,其实,我挺想做你的朋友的,可是,你又总是冷若冰霜地对待我。吴鹏说这些话时显得特别自悲,说完可能他自己都傻了,然后伤感地转身离开。

  那一刻,我打看胸前的项链,看到里面的母亲的照片,她的眉眼弯弯的,不像我,带着薄情。她年轻的脸光滑如丝绸。我的舞蹈是母亲教的,我好像好久没跳舞了,是从她和父亲吵架开始吧。母亲曾经最喜欢看我跳舞,她说看到我跳舞就像看到了她的年轻时光。

  “你,是不是希望我去呢?”我静静的问照片上的人。

  “去吧。”陆涛站在我身后小声说:“熊梅,其实你早该在大家面前多展示一下你的特长和优点了。”他的语气很坚定。

  也许是我确实不想失去陆涛这个朋友,我点点头,答应了。我表演的舞蹈虽然只在校庆节上获了个三等奖,但这也足足让老师同学兴奋了好几天。正如陆涛所说,参加这次活动确实让我和不少同学相处和谐,她们对我从起初的嗤之以鼻到开心接纳。我也从开始的冷漠到最后和她们手牵手地去餐厅吃饭。对于我的改变,陆涛笑得最开心。

  当晚,陆涛约了一帮同学在校门口的小饭店为我庆祝,几杯啤酒下肚,我趁着酒兴拉着他问:“喂,你还敢不敢跟我去翻围墙?”

  “怎么不敢。”陆涛一脸傻笑地先朝校门旁边的围墙跑去。

  这回他的动作干脆利落,他坐在围墙上,像发表演讲似地大声说:“熊梅,我告诉你,不论现实多么糟糕,你要勇敢面对你所在的环境;找出自己的优点,无限放大,每天充满信心,用每一个小坚持,创造一片属于自己的天空……”

  还没他说完,我就看到远处有个胖胖的身影快步向这边走来。我急忙冲着陆涛大喊:“陆涛,快跑,教导主任又来啦……”

  郝景田摘自《高中生之友》2014年3期

(作者:万亿 字数:5350)

weinxin
金璞玉小说
最新最好看的言情小说,微信号 jpywx8

发表评论

您必须登录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