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爸去哪儿了

  • A+
所属分类:意林12+

  唐亮不喜欢看《爸爸去哪儿》。因为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他都受到这个问题的困扰。许多人喜欢问他——你爸干什么的?他去哪儿了?怎么从来没见过?唐亮都不想回答。

  2007年,唐亮的父亲唐保国酒驾逃逸致伤者死亡,被判7年。那时,唐亮正值高三,大考受到影响,原本是211的苗子,却最终只进了二本。母亲赵秀丽希望他复读重考。可唐亮不愿意。比起去二流大学读书,他更难接受周遭的指指点点。

  唐保国坐牢那几年,唐亮很少去看他。后来的两年,根本就不去。直到2013年2月,他才跟朋友借了部车子,去了唐保国服刑的监狱。那一天,是唐保国出狱的日子。

  唐亮没有回家,而是开着车子,一路去了市郊的陵园,在一个黑色的小墓碑前停下来。唐亮递给唐保国一把线香说:“给妈上炷香吧,她是被你拖累死的。”

  唐保国在坟前跪下来,顿时老泪纵横:“老伴儿,我来看你了,是我害了你……”

  唐保国当年附带民事赔偿15万。亲戚朋友都劝赵秀丽,不要赔了。可是赵秀丽看受害家庭也只剩下孤儿寡母,心里过意不去,高筑债台,赔了款。

  从陵园回来的路上,唐亮说:“妈前年走的。躺在病床上,还惦记着她没还上的2万块。”唐保国坐在副驾上,低着头说:“我还,我想办法还。”唐亮冷冰冰地说:“你拿什么还?我已经还上了。当初你要是不喝酒,会出事吗?就算出事了,你不跑,会判这么久吗?你以前不是教导我男人要敢做敢当吗?”唐保国默默听着,头垂得更低了。

  他们回到家的时候,已是傍晚。一开门,就有股醇厚的肉香扑面而来。唐亮从门边拿过一把柚子叶,在唐保国身上扫了扫晦气,说:“你先去洗把脸。我炖了红烧排骨,给你热热去。里面吃不上这个吧?”

  唐保国看着唐亮忙碌的背影,心里说不上是酸,还是甜。

  2012年,唐亮和大学的几个同学自主创业,合开了一家软件公司。一年之后,才慢慢进入正轨。他和唐保国开玩笑说:“你要是再早出来半年,我还养不起你呢。”唐保国嘿嘿笑着,脸上却有些热辣辣的红。

  这一天,唐亮刚去上班,唐保国也穿戴起来,出门了。可是这一走,竟然到晚上也没回来。唐亮骑着车子,漫无目的地找起来。后来,他在离家不远的人民路上看见了唐保国,他正紧皱着眉,一脸茫然地站在灯光通明的人行道上。唐亮骑过去,劈头就是一句:“你去哪儿了?”唐保国见他,顿时有了笑容。他说:“我、我找工作去了,结果,找不着家了嘛,这边路修得我都不认识了。”

  那天,唐亮带着唐保国吃了碗拉面,然后在路边的手机店给他买了部新手机。唐保国拦着不让,他说:“我还没挣钱,哪能先花呢?”唐亮没好气地推开他说:“那也总比把你丢了强吧。”

  那已是三月,唐亮冷冰冰的语气里,也似乎透进春日的气息。唐保国看着给自己挑手机的儿子,心里有了说不出的暖。

  7月,唐保国终于在一家小区找一份保安工作,一个月900块。保安队长是个20多岁的年轻人,对他呼来喝去的,他也不介意。后来混得熟了,也会唠家常。保安队长说:“明年俺就不干了,回老家娶老婆去。她在家里都等了俺两年了。”唐保国听着,心里就有了新想法。于是,每逢休息,他就又失踪了。

  唐亮起初还没发觉,后来听邻居大妈说:“亮儿,你爸真是人老心不老啊,他刚出来才多久,就准备给你找新妈了。”

  唐亮听了,窝了一肚子火。周六那天,唐亮悄悄跟着他去了公园。唐保国很快就和一个50几岁的女人搭讪起来。唐亮凑过去,听女人说:“你们家就一套几十年的老房子,再娶个人进来,怎么住啊?”

  唐保国在一旁赔笑说:“没事,到时候我搬出去。只要你家闺女满意,我怎么着都行。我给你讲,我儿子可好了,一表人才……”

  唐亮上前,一把揪住他的手腕,把他拉出相亲角说:“你干吗?”唐保国理所当然地说:“给你找对象呗。你这么大了,还没个女朋友怎么行。”唐亮没有好气地说:“你做什么能不能和我商量一下。现在的女孩,没房没车,没人和你谈恋爱的。”“我就不信了。”唐保国不服气地说,“我儿子这么优秀,怎么会没有姑娘看得上。”

  唐亮忽然觉得,唐保国满是皱纹的脸上,竟仍然保留着一股孩子般的天真气。

  2014年伊始,唐亮的公司就遭遇了打击,可是越是烦心,唐保国就越是添乱。那天,刚上班不久,唐亮就接到保安队长打来的电话,他说:“你快过来,你爸惹事了。”

  原来,有小区业主知道唐保国进过监狱,联名要辞退他。唐保国气不过,和他们吵起来。唐亮赶到时,唐保国已经离开了。保安队长打来电话说,有人看见唐保国上了去郊区的车。唐亮一下就知道他去了哪里。

  唐亮赶到陵园的时候,唐保国就坐在母亲的坟前。他看见唐保国浮肿的脸上,竟青紫一片,他忍不住怒道:“他们竟然打你?我找他们去!”唐保国却一把拉住他说:“算了,挨两下揍没啥大不了的。以后你都不要管我了。我自己怎么也能活下去,不想再拖累你。”

  唐亮在他身边坐下来说:“知道吗?你进去的第二年,我就让妈和你离婚,可是你知道妈说什么吗?”

  唐保国摇了摇头。

  “妈问我,什么叫家啊?一个人做错了事,全家就要一起扛。要不怎么叫一家人呢?”

  唐保国咬了咬嘴唇,噗的一声哭出来。唐亮拉起唐保国说:“所以,爸,咱们俩得加油啊。最艰难的6年都扛过来了,后面还有啥扛不过呢?”

  唐保国擦了把眼泪,拿起身边的酒瓶,远远抛出去说:“看爸这没出息的,以后真的再也不喝了。”

  他们从陵园里走出来的时候,太阳已经完全沉进了地平线,只留下一片瑰丽的玫红,就像赵秀丽织就的一条围巾,温暖地围在两个男人的身上。

(作者:岑桑 字数:4614)

weinxin
金璞玉小说
最新最好看的言情小说,微信号 jpywx8

发表评论

您必须登录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