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千年·雕刻时光

  • A+
所属分类:意林12+

  月光·青花瓷

  从五千年高楼坠下的神秘,月光的白。

  飘过,历史深邃的天空。一种安静、清逸的姿态,眼角的温存。

  远古跋涉而来的风雪,一缕烟火拨动心底的琴弦,一个玄幻的事件,从高岭土走向瓷的写意。

  由浓转淡,从一抔泥土的坚硬,墨韵和焰火,退尽本色的缭绕,憔悴的容颜,以出世的透,坚硬成无法泯灭的光焰,苦等千年。

  天青过雨。流水清风,执意安放的清澈。雕刻的图案,淡雅素朴,用透明渗透透明,回归烟雨青翠的气息,缠绵成一朵青花的美感。

  色白花青。从细致走向精致。逼仄到极致。时光深处的一朵青莲,拢翠沾青。这些染霜沾露的清影,藏在蕊间的痴恋,缱绻成隔世的缠绵。世事遗忘。清澈、通明的写意。世界之上,生命之中。质感,以青花的姿态写意光影,晕染植物的温暖,镂空成一种姿态,安放流年。

  绝对的纯。安然的高贵,流离,以及岁月沧桑……一种风情,时光堆积的灰烬。以月光的白,端坐风情,没有归处。

  最喜,一种姿态,天空中的事实。瓷中有词。

  陶歌·兵马俑

  千年的黄土,软弱如泥,一会儿形而下,一会儿形而上。

  一座土丘的腰,若有似无的吟唱。

  一千年的沉默。那些被火灼烧过的单纯,抽象,十分具体。

  坚硬,点起的星星之火,循环往复。这些储满生活的体温和湿润,将浴火重生的肝肠寸断,滋生出铁骨柔情。

  手中捧出的苍凉,真实或玄幻的土地,四季的轮回,说白了短暂与永恒。

  这些一群挨着一群的陶俑,整装,贴身,簇拥。呼吸光明与黑暗。这些执弓的、持盾的勇士,仍旧嘶鸣的战马,一切如旧,一切依故。

  灰暗的陶片,破碎,却依然流光溢彩。军魂,从土中复活而出。

  在时间的眼里,把躯体静止,饱满成朗硬和弧。不屈的姿态,不灭的神韵,在智慧高处,时光的厚土。岁月封尘永恒。

  仰望。一份侠骨柔情的圆满。以陶土之躯。守住——一方鸟鸣。

  抚摸·汉字

  文明的曙光,从夏商出发。

  以骨的瓦当。刻骨的符号,托起土地的反刍。这些刚会走路、蹒跚的足迹,复苏着初始文字的拼接和拆分。

  方块的雏形,纤细如发,回环照应。宝鼎上的象形文字,以静制动,知黑守白,坚守于金属凝固的坚硬质地。

  一枚竹简,回响刀刻的声音。生动而尖锐的汉隶,截取一滴竹露清香,补充语言里流失的水分。芬芳飘飞。很牛的汉字,住在饱满的欲望里,随绢帛柔软起伏,不愿下来。

  清白,一张纸的面容。书写的诗行,只为了让文字温暖一点。厚实一些。象形、会意、形声、指事。从上到下,从右至左,由字而词而句。点横撇捺的诉说,千变万化。对称的厚重,龙飞凤舞;形的六书,应用古今。

  轻缓的抚摸中,低着头的文字,站起来了。吐纳出精华与糟粕,串通起儒、释、道,勾连起文、史、哲。

  雕刻时光,身体温暖,孤独或沉静。我暂且饮下一段文字。且把三分矜持,交给弦上清音。以书写的手指,安慰内心深处。

  一粒存在的想象,一滴墨洇梦中风声,饱满的想象,思绪飘逸。

  五千年的奔走,鲜活蓬勃。

(作者:张威 字数:2623)

weinxin
金璞玉小说
最新最好看的言情小说,微信号 jpywx8

发表评论

您必须登录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