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八岁那年曾远行

  • A+
所属分类:意林少年版

  那年,我十八岁,落了榜。才女立刻变成了被人同情的对象,而读大学,仿佛已经是一个遥远的梦了。我哭了很多次,绝望和颓废让我快崩溃了!

  那天,雨连绵不绝地下着,父母都去上班了,我忽然有一个念头,我要离开这里,越远越好!说干就干!我找了几件衣服,然后把母亲钱包里所有的钱全掏干净了,大概有七八十块的样子,我给他们留了一张纸条:我去散心了,不要找我。

  骑上自行车我就出了门,我决定了,十八岁这年,我要去看大海。

  一直向东,我的腿开始发沉,嘴开始发干,但我一直坚持。晚上,当我下车之后,我差点趴倒在地上。我到了天津,跑到一家叫建华的小旅馆,住一夜只要五块钱。进了门,我趴到水龙头下喝了一肚子凉水,之后,倒在了床上。先前吃了凉皮,再加上喝凉水,我开始拉肚子,幸亏老板人好,找来了药让我吃。老板说,傻孩子,这是要到哪儿去?你看你车胎全被扎了。我给了他三块钱,他找人修了我的自行车,然后说,带上一瓶子水吧。我舍不得花钱买,他给我了一瓶子凉白开。

  到达山海关时,我又黑又瘦,那已经是两天以后。看到“天下第一关”几个字时,我把自己那辆破自行车高高地举过了头顶!

  我看到了大海!一个没有见过大海的人终于看到了大海!我站在海边的沙滩上,忽然觉得有什么东西热热的,一直流到我的耳朵里。开始我只是默默流眼泪,后来,我干脆放声大哭,哭声很快被海浪淹没了,和这些咆哮的海浪比起来,我的哭声是那样小,甚至,微不足道。

  很难说清那是一种什么心境,刹那间,我的心突然之间明了了。人生也是如此,进进退退,不可能一直向前的。我决定回去复读!

  我骑车回到家时,父母哭了。他们没有打我,但母亲的头发白了好多,父亲瘦了十几斤,他们去登了寻人启事,去四处找我。母亲抱着我哭了,我却傻笑着,递给她自己从北戴河花几块钱买的珍珠项链。

  第二年七月,我考上了大学。整整一年,我没写小说,做了一年书呆子。后来,有人问我:“你是一直这么坚持的吗?”我笑着告诉她:“我曾经放弃过,因为放弃,是为了更好地往前走。”

  感谢十八岁那年的远行,它让我明白,有些人生必得经历挫折,有些花必得等待春天,虽然有的花儿的春天来得晚一些,可每一朵花儿,必有它自己花开的模样。

  水观音摘自《平潭时报》

(作者:雪小禅 字数:1926)

weinxin
金璞玉小说
最新最好看的言情小说,微信号 jpywx8

发表评论

您必须登录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