镜花水月·封爱记

  • A+
所属分类:意林12+

  在众人的惊呼声中,扎锰王子也看见了公主隆如山丘般的腹部,顿时骇得呆里原地。

  众人正呆愣间,只觉一阵寒气掠过,随着一阵狂笑声,那冰蚕谷主掳着婧阳公主,转瞬消失不见。

  “钟国师,公主的腹部为何状如孕妇?”扎锰王子反手擒住钟离子手腕,急声问道。“这个,这个……”钟离子支支吾吾,不知该如何作答。他总不能告诉王子,你这新娶的王妃要生了,且生的还是一名叫曼珠的地府接引仙。

  “孟洛侍卫何在?赶紧过来保护扎锰王子,本国师要去救回公主殿下。”情急之下,钟离子不得不扯着嗓子喊孟洛过来解围。身穿侍卫服的孟洛赶紧分开人群,跑到钟离子身侧,拱手道:“孟洛参见国师大人!”

  “你,赶紧的,给扎锰王子说说婧阳公主之事……我要去寻那冰蚕妖,救回公主。”钟离子朝孟洛撇嘴皱眉,暗递眼神。他嘴里虽说着要去救公主,双脚却犹如钉在地面,半步也不曾挪动。

  “回禀扎锰王子,婧阳公主自小就有一顽疾,凡是受到惊吓,便会气息逆流,梗阻腹部,故而腹部看起来如临盆孕妇一般。”“孟洛所言不虚,南宫秦皇曾为公主这一顽疾遍请天下名医都无济于事!”钟离子见孟洛编出一番闲话,赶紧随声附和。

  “钟国师,您不是要去救公主吗?那我等就在这谷中候您老归来?”孟洛看钟离子眼珠暗转,知道他心底定是又在编排嘲笑自己,便将他一军道。“嗯,我的意思是,救公主要紧,但不能凭借蛮力损兵折将。我想,集你、我还有扎锰王子三人之力,或许方可打败那妖物。”“好,就依国师之言!我看那妖物刚刚似乎抓伤了公主,我们还是赶紧出发为好!”不待孟洛说话,扎锰就朗声应允。

  孟洛三人在山谷间四处穿梭行走,尽管已是深秋,可这峰峦叠嶂的山林中并无半点萧瑟之色。“钟国师,我们已经走了很长一段路了,刚刚那妖物到底藏身何处?”扎锰王子抬手擦去额角浸出的汗珠,抬眼四顾,却不见冰蚕妖身影,不禁有些心急。

  “王子殿下先别着急,这妖物既自称谷主,想必在这山林中建有洞府,我们且细细寻来。”钟离子抬手分开杂草,眼角余光瞄向行走身侧的孟洛:“孟侍卫,你觉得呢?”“国师言之有理,我们不如再向山林深处行走,说不定就能找到妖物的藏身之所。”钟离子见孟洛如此说,不禁皱眉撇唇,眼角的余光恨不能化为利剑,生生剜去孟小仙一块肉。

  孟洛看看树梢上的阳光,俨然已是正午时分,要是天黑前还寻不到那妖物的洞府,婧阳公主恐怕就会凶多吉少。还有曼珠,如若降生在此,那就如沙华一般,沾染了妖气,自己可怎么回冥府复命?孟洛思虑至此,心底更是焦虑,拿眼神催促钟离子加快步伐。

  三人不知又行走了多少路程,眼前的道路变得更加难走,藤蔓和灌木已经完全遮掩了路面,孟洛不得不抽出腰间的宝剑,砍断藤蔓,开辟出一条羊肠小道。愈往前走,林中的树木也越发高挺茂密,遮天蔽日,光线极差,颇有些阴森可怖。

  “国师,你看前方,那银色瀑布。”孟洛扯住钟离子的衣袖,手指指向半山腰一处淙淙作响的山瀑。钟离子闻声望去,陡峭的山石上,有几条白练似的山瀑飞泻而下,发出阵阵轰鸣。“不就是瀑布吗?有什么好看的?”钟离子累得双腿发软,正要躬身坐下,被孟洛一把扯起看瀑布,心底自有些不耐烦。

  “咦,那瀑布后,怎的有银色光环不停闪烁?”扎锰王子盯着瀑布,眼神有些惊惶。

  吼——吼——嗷呜!瀑布后,突然传来凶戾的吼叫声,随着水花四射飞溅,一头全身长满银色豹纹鳞甲,像狮又像豹的巨兽从瀑布后蹿出,四足着地,稳稳站立三人前方。一对血红大眼死死盯着惊慌失措的三人,大嘴张开,一口尖利的白牙闪着森森寒光。

  “这就是传说中的银鳞兽!”孟洛暗自低语:钟离子果然有此一劫!

  看着面前张牙舞爪的银鳞兽,钟离子顿觉浑身如水浇,冰凉透顶,双唇歪斜嚅动半天,终于蹦出一个字:“跑!”便头也不回地朝密林深处逃窜。扎锰王子也被眼前的银鳞兽吓破了胆,见钟离子吆喝逃窜,急忙作势要逃。孟洛赶紧伸手擒住他的手腕,悄声耳语道:“王子千万别动,这兽名曰银鳞,轻易不会伤人!”

  “可这,这银鳞兽实在狰狞可怖,我们还是赶紧逃命要紧。”孟洛来不及解释,急忙伸手掩住扎锰王子的口鼻,不让他继续说话。

  二人刚矮身躲到一丛荆棘后,顿觉有一股腥风刮过,卷着枯枝沙尘,透过荆棘缝隙蹿将进来,击打得二人浑身生疼。随着怒吼声连连,那银鳞兽四爪不停猛拍地面,一溜烟朝钟离子逃跑的方向追去。

  “救命啊!孟洛,快来救救我……”钟离子见银鳞兽尾随追来,一边继续飞蹿,一边扯着嗓子大喊大叫。不知跑了多久,钟离子突觉面部奇痒难耐,抬手一摸,面颊上爬满片片青色鳞甲:“不好,这该死的怨毒又发作了……”

  钟离子回头一看,银鳞兽已逼近身侧,它血盆巨嘴大张,呼吸声清晰可闻,心底哀叹道:“这畜生真是死心眼,放着那二人不追,干吗偏偏死命追赶自己?难道我钟离子此生注定是要给畜生当餐食吗……”

  钟离子眼见一人一兽的距离开始拉近,咬着牙拼命榨取体内最后一分气力,但很快,他就步履踉跄,眼前一黑,栽倒在杂草丛中。那银鳞兽见猎物倒地,也停了下来,猩红的长舌湿答答地流着口水,舔舐着钟离子生满青色鳞甲的面孔。

  眼见一人一兽跑得没了踪影,孟洛方松开掩在扎锰王子唇上的手掌,长嘘一口气,蹲坐地面的山石上。扎锰王子也瘫坐在孟洛身侧,双眼望向钟离子逃窜的方向,眼神里满是担忧:“孟侍卫,钟国师,他……”

  “王子殿下敬请宽心,吉人自有天相,我们且安心待在此地,等他归来再做打算!”

  “那银鳞兽刚刚经过我们身侧,竟然没伤害我们,却拼命追那钟国师,这倒是为何?”扎锰王子正疑惑不解,耳畔又传来天崩地裂的声响,夹杂着银鳞兽不停地嘶吼。

(作者:鱼小双 字数:4693)

weinxin
金璞玉小说
最新最好看的言情小说,微信号 jpywx8

发表评论

您必须登录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