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庸也不能回答的三个爱情问题

  • A+
所属分类:意林

  金庸小说全部十五本书加在一起,也足以称为爱情的百科全书了。

  人类爱情几乎所有的种类和形态,萌动、暗恋、背叛、误解、虐恋、不伦……金庸基本上都说尽了。

  但即便是这样,有一些最基本的爱情问题,金庸仍然回答不了,或者给出的答案有些矛盾。

  第一个问题,是在许多地方反复被讨论过很多遍的:

  喜欢上一个人,需不需要理由?

  在旧的侠义小说里,大概是需要理由的。

  你看《水浒传》里,李师师喜欢上了浪子燕青,就是有理由的,原因就是燕青“这表人物,能言快说,口舌利便”,此外还懂音乐,善于演奏民族乐器,“哥哥原来恁地吹得好箫”!

  金庸里的侠客,喜欢人需要理由吗?似乎也是需要的。韦小宝喜欢阿珂,理由就很清楚:

  “哪里来的这样的美女?”“丽春院中一百个小姑娘站在一起,也没她一根眉毛好看。”

  可有时候,金庸笔下的侠客喜欢一个人又根本不需要理由。

  比如黄药师

  他喜欢阿衡,因此受到了老顽童周伯通的嘲笑:你平时不是很酷的吗,居然也这样忘不了一个姑娘?

  黄药师只好给出一个解释:“我这位夫人与众不同。”

  究竟是怎么个“与众不同”呢?黄药师没有说,我看他也说不出来。是因为阿衡长相好、身材好吗?其实未必;是因为她智商超高、记忆力强,看一遍书就能背下来吗?好像也未必。

  黄药师自己可能也搞不清楚喜欢冯衡的真正原因。

  心动,有时候是没有理由的。

  第二个问题是:

  喜欢一个人,要讲究时机和缘分吗?

  每一个身陷情感旋涡的人,都可能会问:我遇见TA是不是早了,我遇见TA是不是晚了,我们是不是在一起的时机不对,我们是不是命里注定没缘?

  金庸笔下,就连情场上最霸蛮的赵敏也这么忧虑过:

  “倘若我不是蒙古人,又不是什么郡主……那你或许会对我好些。”

  但金庸又是矛盾的。他有时似乎又认为,时机和缘分有时没有那么重要,也不是后退的借口。

  杨过遇见小龙女时,男的还没成年,以后变数尚多,似乎“早了”;段誉遇见王语嫣时,对方早已心有所属,似乎“晚了”。

  张无忌遇见赵敏时,偏偏是革命形势最如火如荼的时候,两人身在不同阵营,敌国相见,中间还夹着个周芷若。谁稍微信一信命,爱情就走不下去了。他俩比谁都有理由感慨造化弄人。

  可最后他们的结局不都也很好吗?

  心动了,还需要行动。有爱的时候可以不用信命的。

  第三个问题是:

  喜欢了一个人,还能继续做自己吗?

  金庸的答案似乎是“不能”。

  《倚天屠龙记》里,殷离的母亲为了留住殷野王,不做妖女了,一心做美女,散去了武功,废掉了“千蛛万毒手”,一心护肤养颜,最后也没收获好结果,被殷野王抛弃。

  男的也是一样。“美刀王”胡逸之爱上了陈圆圆,顿时像变了个人,事业、名声什么都不要了,江湖第一小鲜肉也不做了,宁愿跑到陈家做临时工。

  可金庸有时候又告诉我们,面对心动,还有另外的选择——不用委屈和拧巴自己。

  袁紫衣是喜欢胡斐的,但她作为尼姑,非觉得信仰比爱情更重要,宁愿放弃胡斐也不肯还俗。你很烦她对不对?可有时候想想,某些方面也不能不佩服她。

  令狐冲喜欢任大小姐,早已经炒作得天下皆知,成为武林第一大八卦。但他始终不愿为了爱情加入乌烟瘴气的魔教,不肯奴颜谄媚,去喊“圣教主千秋万载、一统江湖”的恶心口号,不肯改变自己的理想——做一个无拘无束、潇洒自由的人。

  也许,金庸是在告诉我们另一种可能:心动了,也是可以不委屈和拧巴的。

(作者:六神磊磊 字数:3095)

weinxin
金璞玉小说
最新最好看的言情小说,微信号 jpywx8

发表评论

您必须登录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