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屌丝文化审视社会心理结构的变迁

  • A+
所属分类:情感美文-文明篇

  【摘要】“屌丝文化”反映出社会变革转型期的时代特征和精神气质,透视了社会心理结构的变迁。“屌丝”称谓放大为自我审视的精神符码,其传播具有庶民叙事的特征,网络亚文化由下而上的“话语革命”方式表达话语权的获取与崛起。屌丝文化是自嘲中的解构与身份认同中的建构。它意味着草根阶层或弱势群体更多地获得了诠释自己生活的角度与权利。屌丝文化所反映的集体焦虑,折射了社会内在的深层次问题。其代表的自嘲韵味是解构中的快感和胜利,这和阿Q精神有着内在传承性,网上的愤青往往是现实生活中的屌丝。“虐骂”和“求虐”心理是屌丝文化中集体喷射的快感。
  【关键词】屌丝文化;身份认同;解构文化;社会心理结构
  语词的转移透视着社会心理格局的变迁。海德格尔在《存在与时间》一书中指出人是表现为言谈的存在者。言谈就是人价值观、伦理观、行为规范的承担者,言谈背后是人的生活家园[1]。 任何文化的背后是社会现实,是现实中的个体、群体。“屌丝”文化反映出社会变革转型过程中社会心理结构的变迁。当人们创造并用语言包裹起自己的时候。语词的所指转移投射的是社会心灵空间的变化。现代语言学之父索绪尔指出:在任何时候同表面现象相反语言都不能离开社会事实而存在。因为它是一种符号,它的社会性质就是它的内在特征之一[2]。 “屌丝”一词在2012年开始热议、流行起来,屌丝成为个体表达与社会相关联的精神符号,个体需要投射审视的目光在这个也许会持续很久,也可能一闪而过的符号上。
  一、 从政治经济层面审视“屌丝文化”的流行
  马克思看到了人类精神的走向和意识建构在物质实在性的基础上,物质决定意识,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物质的哲学概念表达的是实在性,和通俗意义上的“物质”不搭界,然而物质转化为经济领域的理解层面,现实性的把量从社会热点的语词转变中可以窥视社会转型期的心理结构。中国传统的政治制度,用鲁迅的话语表达为:“想做奴隶而不得的时代”“暂时坐稳了奴隶”的时代。无论从游牧民族入主中原到汉族政权的坐稳,整个历史政权更迭交移中就投射着“屌丝逆袭”的辉煌史册,某些开国皇帝的出身成为“屌丝逆袭”的历史典范。游牧民族如同屌丝的发祥地,用自己的强悍逆袭对中原政权销蚀瓦解、入主中原建构自己的政权。外族对汉人的初始统治阶段是打击胜于拉拢,“想做奴隶而不得的时代”;过渡到汉族政权对汉人恩赐的“暂时坐稳了奴隶的时代”。这个两个奴役时代的串合,靠的就是主子对奴隶的硬性兼软性杀戮为统治手段,王法就是国之大法。奴隶对主子的政治经济人身依附性决定了人格形成中的奴性特质。想做奴隶的愿望得不到落实和坐稳了奴隶的时代,多重铭写人格的历史是深远的,这就是屌丝文化的鼻祖,历史的书写历来是胜利者的特权,王的盛宴。
  草民、草根阶层是屌丝文化的主体承载者。屌丝的主体是伴随“农二代”进城和扩招以后大学生“搬运工”群体。(搬运工是隐喻的象征体,当然也包括建筑搬砖工)屌丝阶层应该是包括阶级分析中的贫农阶层和小手工及雇员和无业游民或所谓的“自由职业者”。总而言之属于社会的弱势群体,“屌丝”原始认定是出身卑微的男性青年。美国文化中,Loser(失败者)是一个严重贬义的词,代表生活的失败者,“输家”,是人生的耻辱。可是和中国的屌丝登入大雅之堂一样,美国的年轻人也越来越不在乎做一个loser。平民主义和英雄主义开始对逐。这是现实主义社会角色中自我身份的认同,是文化启蒙的觉醒表达。
  “屌丝”的文化特质具有庶民叙事的方式,“话语革命”方式由下而上对主流话语权、价值观进行反抗。“屌丝”所反映的集体焦虑,折射了当下社会内在的深层次问题。屌丝与高富帅及社会精英的阶级对触中“内强素质,外塑形象”。屌丝的政治经济基础是在市场化经济构筑的社会转型的关键时期出现的对特定群体生存状态的描画。社会的阶层划分日益对立,财富的掌控趋于两极化,贫富差距拉大,各种垄断的积淀造成“二代现象”的大时代中的小格局,“门阀制度”以历史的返古冲力塑造了社会的上升空间板结化。屌丝群体在城市挣扎努力,难以摆脱被社会扬弃的命运,社会资源和家庭背景的缺乏降低核心竞争力使他们无法融入这个主流的生存圈。公正公平是社会发展的动力。屌丝文化的盛行是庶民叙事的精神胜利,在自嘲中反思,寻找自己的现实生存区间。
  屌丝文化并不是单纯的仇富心理的放大。屌丝的中国梦代表了最广大人民的根本利益。还梦于屌丝,托举“青年梦”,激发社会最广大的活力和动力。正如习总所说,“为青年驰骋思想打开更浩瀚的天空,为青年实践创新搭建更广阔的舞台,为青年塑造人生提供更丰富的机会,为青年建功立业创造更有利的条件。”让年轻成为资本而不是不足,让锐意进取、活力四射的青年精神成为社会风尚。
  屌丝文化所反映出的不单单是一个青年文化的问题,而是更大的社会问题。
  在当代的政治经济文明中,民主的进程一直是追逐的方向,人类无法改变历史前进方向,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是马克思唯物史观的表达。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进步历程,就是民主的方向。“想做奴隶而不得的时代”和“暂时坐稳了奴隶的时代”都属于“前民主”时代,我们现时段所处的历史转型时期正处于过渡阶段,前民主时代到民主时代,再到后民主时代,民主本质上是手段,确保的是人权。马克思预言的共产主义社会民主是极度丰奢的时代,这是跟产品的极大丰富相关联的,前民主时代也表征了社会占有物质的匮乏。二者之间的关联方式是呈正向的。市场经济的本质指向是民主法治的经济模式。
  屌丝的政治经济基础是表达对公平、平等观念的诉求,屌丝文化在寓意的倾向性上内含着社会经济两极分层的悬殊化,是和官二代、富二代抵触的社会分化现象。屌丝文化是在网络的媒介塑造中脱颖而出的网络亚文化。也是草根阶层表达权的时代化和自我解嘲心理的胜利。目前改革进入深水区和攻坚阶段,社会内涵的矛盾凸显期和多发期,增加了社会维稳成本和压力。从“屌丝”语词的流行就可以窥视社会心理结构的对抗或软性抵触,这些就是社会心理的非和谐因素畸变。极端报复社会的事件反射着深层次矛盾的凸显,抱怨文化、社会戾气特征伴随流行的“狼文化”加剧手段的复杂化。这一弱势群体被称谓为屌丝的青年在社会的生存夹缝中以审丑的方式进行审美自嘲。自嘲代表的文化韵味是解构中的快感或胜利,这和阿Q精神一脉相传,人的自我实现或被尊重的要求是获得快乐的先提条件,当代农二代群体,那些受过大学或专科教育的青年们正处于集体焦虑的时代,生存的成本和压力正在加大撕扯他们内心平静秩序的力度,让这代人暮气沉沉,早熟或早衰。人民日报刊文《莫让青春染暮气》:80后暮气沉沉,精神“早衰”值得警惕!80后集体变“老”了。他们栖身于上一代人从未经历过的网络时代和工业文明,也品尝着城市化带给个体的无助和压力;他们踏入了一个有着空前流动性的社会,也遭遇着精神上的迷茫和认同感的缺失……对身处这样一个变革时代的年轻人而言,生活就像一部不断加速的机器。它一方面代表了某种值得追求的生活品质,另一方面也意味着不提速就要被甩下来。更令人担心的是,你跑了半天,却不知道目的地在何方[3]。 (http://www.myqnwz.com)

weinxin
金璞玉小说
最新最好看的言情小说,微信号 jpywx8

发表评论

您必须登录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