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学生为什么怕鲁迅

  • A+
所属分类:情感美文-文明篇

  很多学生在学习鲁迅的作品时,带有一定的抵触情绪,甚至是害怕学鲁迅的作品。学生在读鲁迅的文章时,经常会遇到一些困扰。比如文章中的语言,“阿!这不是我20多年来时时记得的故乡?”“我这次是专为别他而来的”等等,这种表达方式是在当时时代下的产物,现在却用不得。他的文章中也不乏词语用词颠倒,“运命”、“闹热”等,还有“拥肿”、“支梧”等特殊现象。这些现象与我们现在的语法规律相差甚远,为学生学习带来了困扰。而且,就鲁迅生活的时代而言,现在的学生想象、理解起来是有一定困难的。时代的隔阂带来了阅读上的困难,学生无法将作品放到当时的社会背景中去解读,必然难以理解其中的深意。
  在翻看了近年来关于语文教学的一些文章时,我发现,很多教师也普遍反映鲁迅的作品不好教,“读鲁迅的作品,好像看不到希望,很压抑”、“鲁迅的部分作品很难读懂,文字较晦涩”,教师自己尚且读不懂鲁迅,又怎么能教好学生呢?有些教师按部就班,把教参上的内容不加理解地作为自己的教学内容,对鲁迅的作品照本宣科地教一教,再布置些作业就认为是完成了教学任务。这样死板的教法,教师自己尚且觉得无趣得很,学生又怎么能通过课堂学习对鲁迅的作品感兴趣呢。当然,并不是语文教师都读不懂鲁迅,但有些教师在教学时存在“误读”现象,只要是鲁迅的作品,就大谈鲁迅的精神和灵魂,这让学生在学习的过程中感到费解,很难在脑海中形成一个亲切、真实的鲁迅形象,从而导致学生对鲁迅作品敬而远之。比如教师在教《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时,把这篇文章的重点放在批判封建教育制度上,认为文章通过百草园里快乐的玩耍时光与三味书屋里老先生的严厉相对比,反映了封建教育制度对儿童的束缚。教师一味将鲁迅作品深刻化,却忘了即使是在三味书屋里,孩子们还是可以捉苍蝇喂蚂蚁的[1]。而学生们在教师的讲解下,肯定地认为鲁迅的作品都是反映他深刻思想的,都是揭露当时社会黑暗的,至于感觉鲁迅在这篇文章中回忆了童年天真幼稚欢乐生活的想法,大概是自己想多了吧。
  回想起我在中学时期,大部分教师在教鲁迅作品时,往往都是一开始就大谈特谈鲁迅的战斗精神,说他是反封建的斗士,其文字像投枪、像匕首,直指社会阴暗面,剖析人的劣根性。在教师的分析下,鲁迅的每篇作品几乎都是反映了当时社会的黑暗、人性的麻木。所以,即使还没有开始学习作品,学生就已经开始畏惧鲁迅,无形中就把鲁迅的形象塑造成了一个横眉冷对、严峻无情、长着“一”字胡的严肃老头。尤其是当教师在课堂上逮住几句话、几个字词开始长篇大论,之后分析出一堆大道理的时候,学生更是惊叹:鲁迅先生真的想了这么多?此时的鲁迅,在教师的大力颂扬与神化之后,已经成了学生心中的一座丰碑,上面刻满了伟大、深刻,令人望而生畏。
  由此以往,教师认为鲁迅作品难读、难教,学生认为鲁迅是神一样的存在,不能轻易解读,便有了害怕鲁迅一说。
  2013年修订新版人教版初中语文教材第一册,鲁迅的《风筝》被删除,此举引出一片哗然,甚至在网上出现了“鲁迅作品全面退出教材”的流言。虽说此流言已经由人教社的编辑出面澄清,但反对派与支持派的辩论却没有停息。反对派认为,鲁迅是一个时代的象征,他的文章里那种忧国、思民的情怀是我们每个人都不应该忘却的。华东师范大学原副校长王铁仙教授说,以《祝福》为例,“这部作品将人物、情节、环境融为一体,体现了一部短篇小说的完美特征。这样好的作品,有什么理由不把它选进我们的教材中去?”网络上也不乏支持者。部分网友认为,鲁迅的作品晦涩难懂,半文言半白话,读起来拗口得很。有人认为,教材作为社会的缩影,应该具有时代性和学术性。新版教材在一定程度上去除了政治色彩,更具有人文情怀,更适合培养学生的文化修养[2]。可见,鲁迅作品在课堂上遭遇的尴尬已经引起了全社会的讨论,人们关心现今语文教育,也关心鲁迅的文学作品在现代文学中的地位,只有二者的关系处理好了,才能更好地为广大学生带来益处。
  个人认为,从学生方面来说,只要有教师的引导,是可以扫除鲁迅作品中的语言障碍,感悟鲁迅的人格魅力和思国忧民情怀的。现在信息畅通,学生获得知识的途径多种多样。如果可以充分利用图书馆以及网络来查找鲁迅所生活的时代背景的话,学生完全能够掌握非常可观、全面的史料信息。在学生主动收集信息后,教师加以点拨、分析,让学生抓住其中有用信息,在自己收集的信息基础上再来读鲁迅的文章,必然会有更深刻的认识。当然,鲁迅作品中的特殊字词现象,只要能够学会从现代汉语中找到合适的替换词的话,并不影响对文章的阅读和理解。
  当然,在学习鲁迅作品的过程中,教师的作用是非常重要的。教师要能够确定教给学生什么,而不能什么都教,或是想教什么就教什么。所以在教鲁迅的作品时,如果把课堂教成了“政治课堂”,必然是失败的。其一大弊端就是造成学生提到鲁迅就不感兴趣,敬而远之。教师怎样才能教好鲁迅的作品,让学生学到知识,并喜欢上鲁迅呢?这就需要运用理论指导教学,让教学内容的确定有理有据,科学合理。在这个问题上,安徽师范大学何更生教授做过有益研究,并提出了几点建议。
  首先,根据语文教材的特点。教师在确定语文教学内容时,必须深入挖掘入选教材中各个文本的思想内容、语言风格和结构手法等特点,揭示出“这一篇”独有的教学内容因素。
  说到思想内容,何更生老师在《新课程语文怎么教》一书中,将鲁迅作品中的人文精神总结为三点:(1)倡导人与人之间的平等;(2)提倡“诚”和“爱”;三、提倡尊重[3]。所以,教师在课堂上不应该单一地只将鲁迅作品解读为充满了批判性和战斗性,是革命的“投枪”和“匕首”,教师要做的是挖掘“投枪”和“匕首”后面的精神内核,即对人的无限关怀的人文精神,这才是鲁迅作品的精髓。比如,对于《故乡》主题的阐释,传统的说法是“深刻地反映了辛亥革命前后我国农村经济日趋破产的情势,广大农民生活的痛苦和精神麻木的悲惨遭遇,揭露了反动统治在政治上、经济上和精神上对农民的残酷奴役和压迫”。如果从鲁迅的人道主义精神来解读的话,就应该解释为是对人与人之间产生的隔阂的深思,并寄希望于下一代来消除人与人之间的隔膜,实现人与人精神上的平等。再比如《孔乙己》一文中,面对孔乙己这样一个悲剧性人物,旁人只是冷眼旁观,讥讽嘲笑,没有丝毫同情心。教师在课堂上讲解时,往往将重点放在作者批判人们的麻木不仁与人情淡薄上。然而,从更深层次上来说,作者是呼吁人们能够关怀、爱护弱者,表达“爱”的主题。如此一来,教师摆脱了千篇一律的传统解读方式,而是在课堂上挖掘出作品真正的精髓,让每一篇文章都解读出“这一篇”特有的思想内涵,让学生从每一篇文章中都获得新的感悟,在一定程度是确保了其学习兴趣。 (http://www.myqnwz.com)

weinxin
金璞玉小说
最新最好看的言情小说,微信号 jpywx8

发表评论

您必须登录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