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世上最牛的老爹

  • A+
所属分类:情感美文-道德篇

  1
  那个冬天,对他来说一定特别漫长寒冷。他天天捧在手心里呵护着的女人,跟着来村里收购兔毛的小商贩跑了,还给他扔下一个才6个月大还没断奶的娃娃。
  女人的理由很简单:他对她再好又有什么用?跟着他那么窝囊的人,注定一辈子受穷。这句话生生把他头顶愤怒的气焰给浇灭了。他眼睁睁地看着她收拾细软,跟着那个男人大摇大摆地走出家门,竟然没有再上去做一句辩解。
  娃娃离了娘的奶袋子,天天饿得哇哇直哭。他笨手笨脚地下厨房给娃娃煮米糊糊,黄乎乎的米糊糊糊了娃娃满嘴满脸,娃娃还是哭,米糊糊的味道毕竟没有母亲的乳汁香甜。看着怀里的小人儿哭得喉咙嘶哑,他的眼圈儿就红了。抱着小人儿出门,一家又一家去敲那些正在奶孩子的妇人的家门。
  她婶儿,给我们妞妞吃一口奶吧。哭得让人揪心呢……
  行行好吧,她嫂子,让妞妞吃口奶……
  村上有吃奶孩子的人家,他几乎求遍了。低着头,陪着笑,有时实在过意不去,就跑到别人家里用力气去还一点人情。
  张德仁,你就这么窝囊?不把那个男人打折双腿,还眼睁睁看着他领着你的女人走出你家门。村里的男人这样说。
  真是作孽哟,这么个大男人,这么个小娃娃,如何带得大哟。村里的女人这样说。
  他不辩解,只红着脸憨憨地笑两声就走开了。回家,扯起一瓶劣质的白酒,对着摇篮里的娃娃就流下了眼泪:妞妞,你放心,你娘不要你了,你爹照样把你养大……
  2
  妞妞吃着他做的米糊糊,喝着他为她求来的百家奶,一天天长大了。他天天起床第一件事就是替这个小妞儿梳洗打扮。给她洗脸,给她梳小辫子,到集上扯二尺粉红色的纱巾给她扎在辫子上。妞妞颤颤地在阳光下跑着,头上那两只粉色的蝴蝶也一颤一颤展翅欲飞的样子。
  他站在妞妞身后,整张脸上都是春天。可一扭头,回身看到从自己身边走过的一家三口,他脸上的春天就飞速地隐去了。一个男人,一个女人,跟妞妞差不多大的女孩儿蹦蹦跳跳地走在中间。那才是完整幸福的一家子。
  好事的媒婆一扭一扭走进他的家门时,他正在桌子前哄着妞妞吃饭。女人跟人跑了5年之后,他终于肯松口让人帮他再物色一个合适的女人。
  对方也带着一个孩子,男孩儿,比你家妞妞大3岁,男人前年出了事故,死了……她对你这边的情况也还比较满意,你看,如果合适……媒婆自顾自说着,并没有注意到倚在他怀里的妞妞。五六岁大的小毛孩子能懂什么?
  他们却都忽略了一个孩子的情商。妞妞听媒婆说完,再仰起头看他的脸,一脸的若有所思。妞妞的眼泪掉下来,抱住他的腿,用力地摇:爹,我不要后娘,不要,后娘都凶,会打人,我怕……
  妞妞的眼泪像一颗颗威力无比的炸弹,一下子就把他续弦的念头炸得灰飞烟灭了。
  自此,村上再无第二个媒婆走进他的家门。他实现了自己的诺言,这些年守着妞妞独自过,却再次把自己窝囊的名声浓墨重彩加上一笔。谈起张德仁,人们会极不屑:他啊,多年的老光棍儿了。
  3
  他贷款一万多元钱去做药材生意时,妞妞已经上小学了。
  学校里庆祝“六一”,要求每个孩子都要买一身新校服和一双新的白球鞋。30多元的校服球鞋钱,他竟然东跑西跑借了好几家,最后还是差了一双鞋子的钱。实在没有地方再去借了,他就想办法用白粉笔把妞妞的旧球鞋染白了。
  妞妞穿着他给她染的白球鞋去参加那天的“六一”庆典,一蹦一跳脚上的粉笔灰便乱纷纷地飞起来,呛得妞妞的眼泪都掉下来了。回家,扔了那双鞋子,妞妞第一次说了让他无地自容的话:爹,你就这么无能啊,连一双新鞋子都给我买不上。穿了这样的鞋子去演节目,我都让同学们笑话死了。
  他满脸的笑就在那一刻被冻住了。
  是的,家里的确太穷了。靠那几亩薄田也仅能挣个吃喝。看到村上有人做药材生意发了家,他心里也痒痒。
  贷款一万多元是他平生做的最有魄力的一件事,去很远的地方拉回一车药材。拍着车上的药材口袋,他头一次那么趾高气扬:妞妞,等这些药材卖出去,咱就有钱了,你想要什么爹就给你买什么。
  可那车药材不但没有买回妞妞想要的半点儿东西,还生生陪进了5000元钱。他根本就不是做生意的料,没有把握好市场行情,拉进的还是一批不合格的劣质药材。望着堆在院子里的那堆发了霉的中药材,他欲哭无泪。
  4
  他原本死活不愿意到外地去打工的,他说把妞妞一个人扔在家里,他不放心。可那车赔进去的药材让原本就贫寒的家里再次欠下了近两万元钱的债。
  他收拾好行装,到县城的建筑工地上去干活,村上很多青壮劳力都在干,听说一个月的收入就抵得上在家种一年地。
  他只在建筑工地上待了一个月,就匆匆忙忙回来了。回来的他,却比出门时少了一根脚趾头。都说老天爷饿不死瞎眼的雀儿,可他却偏偏应了另外一句古语:屋漏偏逢连夜雨。他站在高高的脚手架下和灰,上面的一块预制板从天而降,不偏不倚,那块板子的边角砸在他的右脚上,把他的大脚趾给砸烂了。
  伤口好了,他却落了终身的残疾。他真的成了一个又老又残的老光棍儿。自此,他走在村里,在别人的眼里更矮一等。脚受伤,去干建筑也干不成了。他还得干自己的老本行——种地。他一下子租了十几亩。
  这年头,还有傻到想靠种地发财的。这样的事儿估计也就张德仁能做出来。村上人谈起他承包土地的事,满脸不屑,他却不分昼夜地扑到了那片土地上。他在那片土地上种上西瓜、玉米、高粱,育苗,锄草,浇水,喷药……他跛着一条腿,一瘸一拐地穿行在田地里。炙热的太阳把他的皮肤烤得黝黑,锄头镐头把他的大手掌上磨出一层厚厚的茧子,汗水如一条条污浊的小溪,在他身上肆意纵横。可他的脸上却是一种满足与幸福,他看着他的庄稼,看着他的妞妞:妞妞,等秋天秋收过了,咱们家就有钱了。
  妞妞跟在他身后,小脸儿也被太阳晒得红红的,听他那样说,她的小脸儿就更红了。她仿佛看到了他为他描绘的那幅美妙蓝图。 (http://www.myqnwz.com)

weinxin
金璞玉小说
最新最好看的言情小说,微信号 jpywx8

发表评论

您必须登录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