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下辈子不会再遇见

  • A+
所属分类:情感美文-道德篇

  1
  清远入院的时候,清卿正在复习考研。
  已是2013年秋天、从大四到毕业离校,清卿马不停蹄地奔波在这个所谓史上最难就业季,却始终无果。后来赌气,决定继续读书,复习考研。
  没想到哥哥清远会患上肾病,清远不过32岁。
  得到消息的清卿不能接受,一时悲凉胜过伤心。
  清卿3岁时失去父亲,对父亲完全没有记忆。那年,清远11岁。母亲没有再嫁,靠经营一家小洗衣店将他们兄妹养大成人。清远成绩一直不好,高中毕业后便去了汽车修理厂当学徒,从此自立。
  后来,清远和修理厂记账的女子方苹恋爱,24岁便结了婚,从家中搬了出去。当时连清卿也没想到,靠着十几平方米的小店铺,母亲竟给他们兄妹每人购置了一套房子,虽然房子不算大,但都在城中心环境清雅的小区。
  两年前,母亲查出乳腺癌晚期,已扩散。卧床后,才把房子钥匙交给清卿。母亲说,不管到了什么年代,女孩子要紧的,是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安身之处。半年后母亲辞世,从此,清卿和哥哥清远成为孤儿。那套房子,也成为母亲留给清卿的遗物。
  那是母亲对清卿最后的爱。
  2
  失去父母,兄妹俩本该是相依为命的,但,事实并非如此。其实那么多年,清卿和哥哥始终不算很亲近,两个人都是内向的性格。清远尤其如此,又比清卿大8岁,年龄上的差距让他们始终不太靠近。
  清远结婚后,嫂子方苹似对母亲和清卿有一些排斥,并不太来往,一门心思地督促哥哥赚钱。
  清卿大一些后,有时也会跟母亲抱怨哥哥两句,比如会说“娶了媳妇忘了娘”之类的话。
  母亲反倒很担待,说男人都这样,等以后清卿恋爱就知道了。再者,嫂子生了一对双胞胎,为照顾孩子,工作也辞了,清远要养家,可不是得一门心思赚钱。
  清卿还是略有不屑,清远养家倒也罢了,还时不时惦记母亲的辛苦钱,偶尔也回来要什么“奶粉钱”,和方苹两手空空地回来,一通花言巧语,拿两个孩子的可爱当借口,总是不会空着手离开。
  母亲从不介意,一味地好脾气。清卿觉得母亲太宠爱已经成家的清远。母亲便说,还不是一样宠着你?
  这倒是,清卿和哥哥感情平淡,但母亲对他们兄妹的确没得说,该做的都做了,甚至攒够清卿的学费,足够她读完研究生再去谋生。清卿唯一的苦楚,是无时无刻不想念母亲,很多天不能适应,每天晚上都会默默哭一会儿。太想母亲。
  3
  最初,清远倒是隔几日有电话,也说过让清卿先搬过去跟他们一起住。清卿拒绝了,清远或是真心,但始终不见嫂子方苹有只言片语。
  后来清远也不再提了。
  但逢年过节,清卿还是会顾大局,主动给一对小侄子买些礼物拿过去,大家一起吃顿团圆饭。始终和嫂子方苹很疏离。
  方苹出生在郊区的农村家庭,相貌倒是不错,但是读书少,15岁就来城里打工了,对钱看得很重。清卿和她,基本没有什么话可以说,在一起,只是借着孩子的话题,客套地寒暄几句。
  慢慢习惯了一个人,习惯了孤单,习惯了和清远淡淡的。可是如今……清远竟然患上这样的恶疾。
  清远的病房外,清卿默默站了好久,透过小小的窗口看到面色苍白的清远,眼泪噼里啪啦地落下来,往日的平淡在这一刻都变成了难过和心疼。清卿震惊于人生的无常,不过是两个多月没有见清远,他便忽然患病,一下憔悴下来,完全不再是之前那个虎背熊腰的男子。
  清卿不明白为何会如此?很多人活到花甲之年时,父母都还健在,她不过24岁,已失去父母,如今,唯一的亲人又陷入这样的困境。
  清卿哭了许久,直到感觉有人轻轻拍她的肩。
  清卿回过头来,泪眼蒙胧中看到方苹。
  4
  方苹亦憔悴消瘦,一脸愁容,显然有话对清卿说。
  走到楼梯口的僻静处,方苹开口:“清卿,你得救救你哥。”
  清卿看着方苹,她想知道自己能做什么。
  一向伶牙俐齿的方苹有些迟疑,嗫嚅道:“就算等到肾源,也需要很多很多钱……”
  清卿即刻明白过来,低头在包里取出银行卡,“先应急,其余的再想办法。”方苹接过来,欲言又止。后来问清楚密码,拿了卡下楼去交费。
  但肾源却迟迟等不到,清远的身体一如不如一日。
  那天,方苹终于乱了阵脚,抱着清远大哭,语无伦次说着绝望的话。
  清卿费了很大力气才将方苹拉了出去,一直拉到了走廊尽头、远离病房之处,清卿疲惫地劝方苹,不好当着哥哥面这样,他本来就已够难过。
  方苹却突然冲清卿发起脾气:“因为不是你,所以你站着说话不腰疼。到哪里找肾源?到哪里找这几十万……”然后,方苹又哭了起来,“当初家里人都劝我,不让我嫁给清远,说那样的家庭不好,一个寡母,还有一个妹妹。我不听,偏偏认准了他。现在……连姐姐都说我活该。因为清远,我得罪一家人,清远又成了这个样子,清卿,我做错了什么?上天这样惩罚我!”
  清卿愕然,这是她从来不知道的,难怪总感觉清远好像欠了方苹一样,事事迁就她。清卿也才发现,清远的事,她知之甚少,他不说,她也不问。现在,种种境况,都成了方苹内心的负担。方苹说:“不管怎样,清卿,你得帮我们。”清卿用力点头,“只要我能做的。”
  “你能。”方苹一把拉住清卿的衣袖,“我知道妈去世的时候一定给你留下不少积蓄,你哥不信,但我知道天下母亲都偏心,你年纪小,妈自然会留给你更多……”
  清卿愣怔一下,然后解释道:“妈留下的积蓄,几天前都给你了。”但方苹无论如何不信,最后清卿不想再解释,疲惫地离开了。
  那天晚上,清卿几乎整晚没有睡,干脆早早起来,买了早点赶到医院。
  5
  清晨6点的住院部,难得的有些许安静。走到病房前欲推门时,清卿听到哥哥清远和嫂子方苹在说话。说的正是清卿。确切说,是清卿的房子。 (http://www.myqnwz.com)

weinxin
金璞玉小说
最新最好看的言情小说,微信号 jpywx8

发表评论

您必须登录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