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复后组成“癌症陪护团”,三个月陪护百名癌症患者

  • A+
所属分类:情感美文-道德篇

  2014年2月4日,全国首家“癌症陪护团”在苏州大学附属第一医院成立。“癌症陪护团”的成员全部是癌症患者或癌症康复者,他们义务为新近被确诊为癌症的患者充当陪护,被患者家属称为“陪床天使”。
  短短3个月,“癌症陪护团”便陪护了上百名癌症患者,帮助许多绝望的人重塑生活信心。
  身患癌症心绝望,临床大姐悉心开导
  1983年,45岁的朱蓉玲因患乳腺癌住进了医院。突如其来的病魔,把她的生活彻底打乱。她感到无比绝望,整天看着天花板发呆,默默地掉泪。和她同病房的李大姐,见朱蓉玲整天唉声叹气,便劝她:“妹子,我和你得的是一样的病,医生说我最多只能活5个月,比你严重得多。”
  朱蓉玲难以置信地看着她:“你整天乐乐呵呵的,咋笑得出来?”
  李大姐说,当初听医生说自己最多还能活5个月,她就不想活了,趁家人不在,她打开了煤气,静待死神的降临。煤气味越来越浓,李大姐晕晕乎乎地倒在了沙发上,碰倒了茶几上的全家福。照片上,孩子的笑脸在她眼前无限放大。如果自己就这么死了,孩子该多伤心啊。作为母亲,自己这么做实在是太不负责任。想到这儿,李大姐挣扎着爬到门口,向邻居求救……
  从鬼门关溜了一回,李大姐想通了很多事,她积极配合医院的治疗,保持乐观的心态。现在,她已经活了一年多,早已过了医生宣判的死期。
  李大姐开导朱蓉玲:“你现在还是早期,完全有机会治好,整天自己吓唬自己,多不值啊。”朱蓉玲若有所思地点点头。
  一次,丈夫有事外出,朱蓉玲出了一身汗,李大姐一边用湿毛巾给她擦汗,一边陪她聊天: “人心情不好的时候,就多想想开心的事。”
  李大姐比自己病得更严重,还来照顾自己,朱蓉玲很不好意思。李大姐笑道:“没事,其实开解你的同时我也在开解自己,不然,我也怕自己撑不下去。”
  有了李大姐的陪护,朱蓉玲发现治疗并没有想像中那么痛苦。半年之后,她出院了。出院时,李大姐对她说:“妹子,你现在是一个健康的人了,好好生活,我们一起加油。”
  再次患癌住院,帮助病友战胜病魔
  痊愈后的朱蓉玲在家休养了一段时间便开始工作,正当她准备享受幸福晚年的时候,老天又跟她开了一个玩笑。
  1996年,58岁的朱蓉玲被确诊为肺癌,住院期间,她经常想起10年前李大姐对自己说的话,她知道不能消极对待癌症,只有正视它,才能打败它。在病房里,她和病友聊天,说着李大姐曾对她说的话,讲述自己第一次面对癌症时的心情。
  病房里有一个年轻的肺癌患者叫张清,她整天躺着,不说一句话。朱蓉玲看到她,就像看到了10年前的自己,如果任由其发展下去,女孩很可能会做傻事。因此一有时间,朱蓉玲就主动跟张清说话,告诉张清,自己已是第二次得癌症了,只是这一次,乳腺癌变成了肺癌,而且换了一种更加狰狞的面目。
  “你不怕吗?”张清问。
  “怕啊,可怕也没办法,生活还得继续。”朱蓉玲回答。从医生那里朱蓉玲得知,张清患的是遗传性肺癌,她母亲也因为此病去世,所以她才会害怕。每天早上,朱蓉玲都会陪张清吃饭,身体好的时候,她还会帮张清把换下的衣服洗了。正如当年李大姐说的那样,开解别人的同时其实也在开解自己,别人都觉得是她在帮助张清,其实这都是相互的,张清也在鼓励她。
  为给张清加强营养,朱蓉玲找来癌症病人的营养食谱,每天搭配着让家人做。有时张清疼痛难忍,朱蓉玲就安慰她鼓励她。妈妈般的鼓励,让张清一次又一次地挺了过来。有天晚上,张清被噩梦吓醒了,朱蓉玲想过去抱抱她,可还没等朱蓉玲碰到她,她就躲开了:“阿姨,不要碰我,他们说我的病会传染。”
  朱蓉玲找来医生向张清解释:
  “你的病不会传染,治好后一样可以结婚成家,做个幸福的女孩。”
  因为担心说服不了张清,朱蓉玲还特意找来家人,让他们跟张清做朋友。
  亲戚家有个女孩年龄跟张清相仿,朱蓉玲总让她上医院来看自己。可女孩来了之后,朱蓉玲又说自己不想说话,就让她陪张清聊天。长此以往,两个女孩成了朋友。有了同龄人相伴,张清的性格日渐开朗,有时候还能听到她开怀大笑。
  在医院住了半年,朱蓉玲康复出院。出院当天,张清拉着她的手说:“阿姨,你还会来看我吗?”朱蓉玲点点头:“我保证每个星期都来看你。”
  从此朱蓉玲经常去医院照顾张清。在朱妈妈的帮助下,张清最终战胜了病魔。之后多年,两人一直保持着联系,像母女一样相处着。
  传递乐观情绪,“癌症陪护团”成立
  为治病,朱蓉玲喝了5年中药,每天早上都到公园舞剑打拳。吃药与锻炼相结合,她的身体越来越好,她觉得是自己的方法奏效了,医生也肯定了这一点,因此她迫切地想把自己的经验与其他癌症病友分享。
  得知苏州有个癌症康复协会,朱蓉玲立即报名当了志愿者。在那里,她遇到了一个名叫范存笃的志愿者,他的情况让朱蓉玲深受启发。
  2011年,70岁的范存笃患了前列腺癌。在医院里,灰色情绪在癌症患者之间相互传染,让人心情异常沉重。范存笃发现,很多卧床的重症病人没法到外面去走一走,于是他主动推着他们到外面去看看。同是癌症患者,都能体会彼此的心情,范存笃的陪护,往往比患者家属更有效果。痊愈后,范存笃当上了义务“癌症陪护员”。
  朱蓉玲觉得,“癌症陪护员”这个点子非常好,让康复的癌症患者陪护其他癌症患者,可以把乐观的情绪传递给他们。再说,癌症康复患者有经验,相比身体上的陪护,精神上的陪护更重要。
  他们把这个想法告诉了苏州大学附属第一医院患者服务中心主任顾继红,顾继红觉得可行。2014年2月4日,医院出面,正式成立了肿瘤爱心陪护平台,大家称之为“癌症陪护团”,由范存笃、朱蓉玲等人负责,所有的陪护员都曾身患癌症,目前已经康复或正在康复中。
  艾粑粑的香味,唤醒一个母亲生的希望 (http://www.myqnwz.com)

weinxin
金璞玉小说
最新最好看的言情小说,微信号 jpywx8

发表评论

您必须登录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