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的声音

  • A+
所属分类:情感美文-道德篇

  一
  哥,这是我生平写给你的第一封信。不知你在深圳是否一切安好。
  走在陌生城市的大街上,我时常想起你和妈妈。虽然入学新生的寝室是6人一间,但我还是觉得周围有种迫人落泪的孤独。
  你从小就患有弱听,因此,每天上学之前,妈妈都会悄悄地跟我说:“过马路的时候,千万要看着你哥,有时候他的助听器没电了,会忽然听不到汽车喇叭的声音。”
  离学校不远的那条十字路口,是我们回家必经的地方。每每走到那儿,你就会情不自禁地牵起我的手。可你似乎忘了,我正在逐日长大。终于有一天,我变成了16岁的少年。个性张扬,内心敏感且好胜,偶然听到一句关于自己的坏话,就会难过好几天。
  于是,我不再喜欢你拉我的手。我时常觉得,身后汹涌的人群,正朝我的脊背投来利如剑刃的目光。想想也觉得是那么回事儿,两个175厘米的少年,不管出于什么原因,在大街上手拉着手走路,总是不好看的。
  我一直没有勇气跟你说。为了躲开你的右手,我总是在最后一节课上故意违纪。这样,不但会被罚站,任课老师还会在放学后苦口婆心地跟我说诸多人生道理。我和你终于分开了。
  偶尔,你等到人去楼空仍不见我,便会气急败坏地冲到教室门口四处张望。当你看到我正被任课老师骂得狗血淋头时,就会阴沉着脸,拂袖而去。
  你开始习惯我被老师批评的日子。慢慢地,你在楼下等我的时间越来越短。有一次,我没有违纪,不过是老师拖堂的时间久了点,你也没有等我。出校门的时候,我看见你远远地走在前面,便故意放慢了归家的步伐。
  当你走到十字路口的时候,面对车水马龙的街道,神色忽然变得有些慌乱。你不停地注视周围的人群,你想从他们的脸上、脚上,获取到安全或者危险的信息。你经常埋怨,这条十字路口为何一直没有红绿灯。
  这是我第一次看你独自回家。一路上,你不停地左右观望,你害怕会有调皮的少年呼啦啦地骑着自行车从未知的方向疾驰而来,你害怕微型助听器会忽然没电,致使世界把喧杂的喇叭声都幻化为惊心动魄的安静。
  二
  从那以后,我再没离开过你。你不知道,那天你的背影,让我哭了整整一晚。我为自己的任性和不懂事而羞愧。
  你知道我迷恋周杰伦,卧室里到处都贴满了他的海报。因此,在我17岁生日的时候,你用几年的压岁钱给我买了一张周杰伦现场演唱会的门票。我为此激动得彻夜难眠。
  周杰伦演唱会那天,你生病了,高烧40℃。妈妈在屋里忙得不可开交。外面,正下着毛毛细雨。我抛下脸色苍白的你,不顾母亲的劝阻,一路小跑着去了城市广场,站在露天的观众席上,鬼哭狼嚎似的喊了足足两个小时。
  回来的时候,浑身早已湿透。妈妈刚要责骂我,就被你阻止了。还没等我换好衣服,你就嚷嚷着说有重大事情找我。结果,我上衣都没穿,光着膀子就去了你的卧室。
  那天,你问我的那个问题,又使我哭了好久。你眼里闪动着光芒,迫不及待地说:“小海,周杰伦现场演唱的那些歌,一定很好听吧?可惜我听不见……”
  我点点头,然后背对着你,手舞足蹈地表演给你看。你笑了,你说我以后肯定是大明星,跳得带劲,唱得又好听。
  其实,那天我之所以背对着你,是不想让你看到我脸上的泪水。
  三
  高三的时候,你忽然决定放弃学业,只身前去深圳闯一闯。我和妈妈都极力反对。你把助听器的音量调到最大,和我们争执了很久很久。
  你不知道妈妈为了以后你能正常上大学,究竟付出了多少。父亲病故后的这几年,她不但没有买过一件新衣裳,更没有参加过任何朋友的聚会。你记得吗?她说过,参加朋友的聚会、婚礼,都得送礼,送礼得花钱,不划算。可以前爸爸在的时候,她不是这样的。
  100元的衣服她嫌贵,可1000元的助听器,她连眼睛都不眨。为了给你凑足大学学费,她和很多朋友的关系都变得越来越差。小区里的很多人都说,妈妈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吝啬鬼。
  8月,你丝毫不顾我的劝阻,提着大包小包硬要出门。那天,母亲一直拉着不让你走,哭得撕心裂肺,可你根本不加理会,大步流星地消失在了路的远处。
  结果,失却理智的我,撒腿跑了十几分钟,最终把你按在公交车站打得鼻血横流。
  就这样,我们彻底分开了。母亲经常在吃饭的时候唠叨,生怕你一个人在外面出什么事情。她心里老想着你的耳朵。
  一月后,你狼狈至极地回来了。我没有理你。听母亲说,你根本没有去深圳,只不过是在工地上干点临时的活计。
  我以为受够了苦头的你,会重新回到学校,和我一起拼搏,可没想到,这次的经历,更让你有了充足的借口。你理直气壮地说:“你好好读书就行了,咱家不能没一个成器的!再说,我都丢了一个多月的功课了,还有希望吗?”
  奇怪,这次母亲怎么没有臭骂你?后来,我终于知道,原来你偷偷翻到了母亲的存折。而存折里的钱,却只够一人读大学。
  四
  我说:“如果你不来学校,我也不读了!”在我的央求和威逼之下,你再度重返学堂。
  高考成绩还没下来之前,你极其坚决地说:“谁的成绩好,谁就去读!”结果,我考上了重点,而你只考上一所三本院校。
  我开始明白你的良苦用心,一直寝食难安。你本身耳朵就有问题,倘若再不多学点知识的话,以后踏入社会,肯定有很多苦头要吃。我不一样,即便我上不了大学,我还有很多路可以走。我可以跟三舅去学修车,也可以去山东学厨师。
  家里爆发了轰轰烈烈的大战。录取通知书下来那天,你阴沉着脸说:“算了,一切都由天来定,这样,谁都不会有意见。”
  我同意了你的观点。于是,由母亲当裁判,我们抽签决定谁去谁留。你出门随手拣了两根干枯的纤细树枝,严肃地宣布抽签规则:“谁要是抽到长的,谁就去读书。谁要是抽到短的,谁就留下。”
  树枝是你捡来的,你肯定知道哪根短哪根长。我怕你故意去抽短的,因此,赶在你前面抽了根树枝。
  母亲用左手拔出右手紧握的另一根树枝和我的作比较。结果,我抽出的那根,的确比剩下的那根长出一截。于是,你真去了深圳。而我,则北上到了吉林。
  我一直以为这是天意。可直到昨天,我才忽然觉得事有蹊跷。母亲为何要用左手拔出右手的树枝?直接摊开不就行了吗?再三追问之下,母亲终于吐露实情。那天,一切不过都是你的安排——是你事先说服母亲,故意折断剩下的那根树枝。
  南方的冬天没有雪。哥,我知道你一直都想来北方亲眼看看漫天鹅毛大雪的景象。现在正值冬季,我们可以一起去看雪,我还给你买了一套关于隆冬雪景的明信片。我相信,你一定能够听到此刻在我心中呼啸不止的那雪的声音。
  固然摘自《初中生之友》 (http://www.myqnwz.com)

weinxin
金璞玉小说
最新最好看的言情小说,微信号 jpywx8

发表评论

您必须登录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