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陪你三十年

  • A+
所属分类:情感美文-道德篇

  1
  顾春德又一次让我失望了。
  他的摇头,意味着我到广州去的愿望再度落空。我躲在房间里,隐忍地无声地用力地哭泣着。天知道,我有多希望自己可以和顾小源一样,在大城市里生活和读书,更重要的是有爸爸妈妈陪在身边。
  但我这个愿望,从8岁起,至今8年过去都没有实现。
  我认为这是顾春德的过错,虽然他们给我的解释听起来好像很有理,但在我看来,却又是那般的冠冕堂皇,我觉得这是顾春德私下在作祟。
  我知道如果我去广州后他一个人生活会很孤独,我知道他想要我陪在他身边,像这十几年来一样,一直一直地陪着他。虽然他把我照顾得也还算不错,但是他不能因此就剥夺了我跟随父母生活的权利啊,这样是不对的。总之,顾春德的行为让我觉得,他真是一个自私的老人。像这种时候,他自私得让我愤怒。
  其实在内心深处我从来都是感激顾春德的,他一手一脚地把我带大,我们爷孙俩生活在小县城里16年了。我知道他爱我,虽然他对我严肃、严厉、严格。
  据说我出生的那年顾春德刚好退休,于是他揽下照顾我的重任,让儿子儿媳得以放心地外出寻求发展。后来经过奋斗,我的父母终于在广州定居下来,他们有了好工作,还给我生了个弟弟叫顾小源。按道理说,他们也应该把我接出去,从此一家人团圆,快快乐乐地生活在一起。但是不知道为什么直到我长到16岁了,却仍然住在小镇上。
  顾春德呢,以前他说是因为我年纪还小怕我出去会不适应,可等我长大一点了他又说广州的消费水平很高,得让我爸爸妈妈先把学费赚够了再说……于是等啊等,结果等到现在我都上高中了,可顾春德还是对着我摇头。
  是的,这些话并不是由父母亲口对我说的,他们素来与我不亲,偶尔打电话回来多数也是叫顾春德接。所以我渐渐地对顾春德的话产生了怀疑。
  爸爸妈妈似乎也不是那么孝顺的孩子,总之十几年来,他们回小镇来探望顾春德的次数屈指可数。就算回来,也一副客气疏离的样子,让人郁闷。不过他们倒是每年都会给我寄好几次礼物,总算让我得到点安慰。
  但在看到顾小源和爸爸妈妈亲昵的模样时,我还是很妒忌。所以我才那么迫切地想到广州去和他们生活在一起,我不喜欢这种被遗弃的感觉。
  只可惜顾春德不懂。
  2
  小时候的我很调皮,常常会惹顾春德生气。而顾春德退休前是在小国企里做领导,习惯了训斥人,每次他生气了就会连名带姓喊我:顾娅叙!喊的时候双手叉腰,声色俱厉,虽然70岁的高龄了,却中气十足。经他这么一吼,我立马就安分下来。
  我虽然叛逆,但对他敬畏有加,从来不敢真的和他顶嘴。
  所以他一定没想到这次我的反应如此强烈,我流着眼泪对他吼,我说顾春德你就是个自私鬼!没想到我也会连名带姓地给他吼回去,吼出来后我觉得真的解恨。
  顾春德怔怔地站在客厅里,我一把推开他,冲进房间扑到床上就痛哭了起来。
  没错,我怨他,就算他没有藏着私心想要把我留下,起码他也没有尽力去帮我,他完全可以拿出一位父亲的强势,来要求父母把我带到广州去。这让我感觉没有一个人站在我的角度为我考虑,爸爸妈妈如此,连亲自带大我的爷爷也是一样。我真的很失望。
  在我的眼泪快要流干了的时候,顾春德端进来一碗热气腾腾的皮蛋瘦肉粥。
  他看着我的眼睛说,家里不用买水果了,俩桃子水灵着呢!我没料到一向威严强势的他也会说这样的话,一时之间竟不知该笑还是该哭好。
  我嘴角刚刚要扬起,顾春德便趁势把粥送到我面前,脸上是小心翼翼的内疚的神情。我想要拒绝,却发觉肚子好像已经饿得咕咕叫了。
  后来我吃粥的时候,顾春德忽然低声来了一句:“娅娅,爷爷对不起你。”
  我抬起头看着他问:“爷爷,爸爸妈妈他们不要我了,是这样吗?”
  顾春德似乎惊讶于我的话,他张着口,似乎想要说什么,却最终什么都没说,只是伸过手来摸摸我的头,然后起身往厨房走去了。我看着他不再挺直的背影,心里很不是滋味,也许真的是我错怪了他也说不准。
  这么一想,我的恨意立刻转移到了父母身上。
  我握紧拳头,告诉自己说:以后只有我和顾春德了,我要好好地生活,要和顾春德好好地过日子,就算以后他们要求我去广州我都不去了!
  3
  收拾好心情后,我又像往常一样回到了学校去上课。
  但是后来我发现我并没有自己想象中的潇洒和坚强,因为没几天后我就再次情绪崩溃了。事情的导火索是一次小小的家长会通知。
  那天,我和同桌蒙莎莎结伴回家,她问我:“娅叙,这次的家长会还是你爷爷过来吗,话说我从小学就开始认识你了,可我还没见过你爸爸妈妈呢!”顿了顿,她又小心翼翼地开口,“我都要怀疑你那在广州的父母究竟是不是你的亲生父母了……”
  蒙莎莎的话像针一样刺进我心里,疼得我不顾一切地撇下她,飞奔回家。
  家里顾春德正在做饭,我冲入了厨房让他马上给广州打电话。
  我的火急火燎让顾春德愣了一下,听清缘由后他笑开了:“不就是家长会嘛,爷爷去就行!”说完他一边笑着一边招呼我把做好的菜给端出去。
  我没有动,就杵在那里低头盯着地板看。
  顾春德的笑容收敛起来后,我就知道他有点生气了,我有一点害怕,但是心底有个声音一直在鼓动我,叫我不能妥协。我咬了咬牙,抬起头直视顾春德:“如果你不给我爸妈打电话,我今晚就不吃饭了!”
  顾春德却没有做声,他拿看怪物一样的眼神看看我,自己端起盘子走出去了。
  他的不以为意彻底地把我激怒了,我伸手就把灶台边上一盘做好的红烧排骨扫落在地,清脆的碎裂声把老人唤了回来。我看见顾春德蹙着眉头,在他高高举起的手掌落下来之前,我的眼泪汹涌而出:“我恨你们!我恨死你们了!”
  我不知道顾春德最终有没有往广州打过电话,我只看到家长会上来的还是顾春德。 (http://www.myqnwz.com)

weinxin
金璞玉小说
最新最好看的言情小说,微信号 jpywx8

发表评论

您必须登录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