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楚,我们一起输给生活

  • A+
所属分类:情感美文-道德篇

  1
  楚楚从北京打来长途,问我:“你什么时间过来?”
  我苦笑着给她解释,老公刚在一家公司谋到了职位,发展前景也十分看好,而且我们的房子也刚刚从去年开始按揭,一切都昭示了我可能会在这个城市里定居。
  她有些愤怒:“我都跟华总说好了,这两本内刊咱们做,每个月1万元还不吸引你?”
  我无言以对,在北京,月入1万元,算不上什么太高收入,可是在合肥这个城市,1万元钱就算得上高收入了。
  楚楚啪地挂了电话,片刻后,在QQ上给我留言:我不知道是什么能让一个人变得懦弱和安于苦难,但是我知道懒惰和不思变迁是人生路上的绊脚石。
  我更是无言以对。昨天与老公还在畅想未来,等添了宝宝,孩子大一些,房价再低一些,我们再买一套大一点的房子,这套小的租出去。他在公司也可能会做到主任一级,这样每个月就有近5000元的收入,我做个美术上的副总监,也能到3000多元,再买部小车,闲时可以去开福寺上上香。
  我无法对楚楚解释什么,大我3岁的她早已离婚.她自嘲,是因为一个暴躁的人遇到了一个更暴躁的人。离婚后的第一年,她就舍下自己文案的工作去了北京,老总一再挽留也没能让她停下匆匆的脚步。
  七零末与八零初的两个女人,在公司一度是非常要好的朋友。我们不矫情,不传私,不论别人长短,淡然逛街,穿一样尺码的鞋子和衣服。她说:施音,你是上天派来和我做伴的。
  也曾为她这话心跳许久,毕竟我是那样凡俗的女子,而她,有出版的小说和开设的专栏,我是高攀,她是下交。
  似乎她去北京,就是为我们找机会,这个有些微暴躁的天蝎座女子,与水瓶座的我全不搭界。初去的那时,她没找到工作,很艰难。只是有一天,她突然说了句:今天坐了一天公交,却发现冰箱里只剩下一个烧饼。
  我拿出了自己当时的积蓄——2000元钱给她汇了过去。她回了句,好友不言谢。
  她是真对我好,可是,我怎么能舍家弃夫去跟她过北漂生活?这个选择,任何正常的女人都不会做,可不做的话,又伤害到一份友谊。
  2
  我要去北京的消息,第一个透露给了她,我说:“好久不见了,想去北京看看你,顺便,办点公事。”
  那几天她的QQ签名换成了“很快乐”。其实去北京,是我好不容易在公司请下来的假。我承认我是一个丢不起友情的人,此去,就是向她解释这些事情。
  两年没见,我们在西站出口相见,她着急,嫌短信发得慢,电话一个接一个打来,我挂了电话给她回的空当都没有。见了面,她劈头盖脸训我:“接一个电话,能浪费你多少钱?!”
  我苦笑,挽了她的手,感觉到她从心底溢出的快乐。一出站口,她就开始给我讲与华总公司合作的事情,我几乎没有插嘴的空间,这个事业型的狂人。
  我压住她的话头,看街边一对老夫妻快乐地剪草,一句话扔出来,没头没脑:“幸福其实都是一样的。”
  她突然止住话头,问我:“你怎么了施音?结个婚就把你给结傻了?女人要先自己强,这样的话,即使有一天你和他分开,从家里走出去的姿态也是昂着头的,生活在你面前不是灰暗的,而是一片光明。”
  她可真适合做女强人。我突然想到了这句话,看着她认真的脸色,笑了。我是个善于思辨的家伙,总是想,世间的友谊,是互补的成分多些还是相像的成分多些呢?承认前者需要很温和大度的处世原则,不像承认后者那样可以多些刻薄的条件。
  她所说的公司果然气魄非凡。而且华总对她的信任程度超乎我的想象。可谈事情之时,他眼睛偶尔逡巡之处是楚楚微敞的衣领——我宁愿相信这是我的小人之心,可事实就是这样,虽然我并非阅人无数。
  我自知自己的姿色不及楚楚一半,以至于那个华总,基本没有拿正眼看过我,连我精心准备了一路的设计方案也仅仅听了个开头就打断,说:“这件事有楚楚,我相信她找的人。”
  这件事也是之前和楚楚聊好的,在我道歉和解释之后,她很容易就谅解了我的难处,她说网络这么发达,咱们完全可以在网络上交流合作。
  可是,这合作,怎么在我见了华总之后,那么不舒服呢?
  我把顾虑告诉了她,她看着我怔了两三秒,然后大笑,笑完了再看我:“施音,你真纯洁,男人若是不想从你这里得到点什么,又怎么会把赚钱的机会白白给你?”
  她的话,吓了我一跳。
  3
  那夜,我们赶到她的住处,下起了雨,没伞,拿包挡着头跳着在雨里面走。她在小区的最后一栋楼,走到时,我们全淋湿了。
  一起洗澡,我看到她腿上一点香烟烫伤的地方,她慌忙用手挡住。我固执地拉开她的手,问她:“你抽烟?”
  她淡淡地说:“孤独钻心蚀肺时,疼痛也是一种好办法。”
  我几乎要流出泪来,那个时候,我在做什么?可能与老公花前月下畅想人生幸福。可我不能说我们两个,我怕刺激到她。有时想,女人之间的友谊到底到什么时间才算是最牢固的,是事业上合作的伙伴,还是生活里得意的知己?没有答案,因为答案本身就混合在一起了。
  她继续说北京的好,继续劝我可以与老公一起来这里发展,以后也给孩子一个好的环境。我却叹口气说你不知道我现在房子工作关系都稳定了,再重新伤筋动骨来北京无异于对生活动一次大手术。
  好像晚上的话不怎么投机,睡眠也不安稳。天亮了,我们两个人,背对着背。
  此后两天,她再不提让我来京的事情。陪我逛鸟巢、水立方、王府井,我们在她家附近的夜市上,看上了一模一样的两条睡裙,买下后,在边上的疯狂烤翅那里喝啤酒喝到半醉。
  可是,我心里,却总是有一个硬硬的结摆在那里,我不知道如何解释,她的一切我都已经看到,已经明白。可女人总得有个归宿,我怎么告诉她,我们都需要有一个支撑,而不是这样强硬地漂泊。
  怕她说我自私。
  订好票之后,回程就剩了两天时间,她显得有些忧伤。家里的猫捣蛋,被她一脚踢开。我说不出什么更好的理由,但就这样离去,更有无话可说的悲凉。 (http://www.myqnwz.com)

weinxin
金璞玉小说
最新最好看的言情小说,微信号 jpywx8

发表评论

您必须登录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