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裁者

  • A+
所属分类:情感美文-道德篇

  我从很小的时候就已经意识到,我爸是一个独裁者。他在家里说一不二,行使着家长的所有决策权,把我跟我妈所有犯上作乱的念头统统扼杀在摇篮里——我上什么学校,进什么兴趣班,交什么朋友,几点钟放学,几点钟应该到家,周末干什么,订什么辅导书,去哪里夏令营……全部都是他说了算。
  甚至,他还偷偷跟他的校长老友商量,把我的数学老师给换了。
  我记得那是我上初三的时候,当时我们乡下就一所中学,原本成绩很好的我在数学上渐渐开始有些吃力。我爸为了提高我的成绩,仗着跟校长熟,学校另一个数学老师又是我爸的老同学,硬是把他的老同学给调来教我所在的班级,替换了原来的数学老师。
  我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都很怕遇到那个被换掉的数学老师。我觉得他一定很恨我。
  后来到了高中,我偏科简直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文科门门第一,理科科科倒数,所以我爸又开始故技重施,偷偷找物理老师和数学老师给我补课。于是每个休息日,别的同学都放假回家了,我却只能抱着书和试卷去老师家里,趴在桌子上傻乎乎地做题。
  我很讨厌这样的生活,讨厌跟别人不一样,讨厌开小灶,讨厌自己虽然比别人多花了时间,却考得更烂的事实。
  我不想去补课,对于我来说,那些公式和数字就好像是我的天敌,哪怕我花再多的时间,也不可能像我擅长的科目那样,即使不听讲,也能考第一。
  我觉得,这种事就像爱情一样,你喜欢一个人,他什么都不用做,你就是喜欢得要命;你厌恶一个人,他呼吸也是错的。
  可他不明白这个道理,也不管我到底愿不愿意,喜不喜欢,硬逼着我一定要去开小灶,并且每次都在我耳边说谁让你这么笨,不补怎么办!
  他就是这样一个独裁者,用他的人脉和权力统治着我的人生和世界。我大概是从那个时候开始,就十分渴望有一天可以长大,离开家乡,逃脱他给我安排的一切。
  但在小的时候,总是觉得时间过得很慢,被老爸统治的岁月暗无天日。更糟的是,他不仅是个独裁者,还很“毒舌”。
  我从小就个子矮,属于矮胖丑类型的。高中的时候我上寄宿学校,两周休息一次。中间不回家的一周,很多父母会到学校来看孩子,我爸也不例外。家长们总是在中午吃饭的时间站在食堂到宿舍楼的必经之路上等待我们。那个时间段,所有的孩子都会从那儿经过,所以快准狠地在穿着同样校服的人群中找到自家娃绝对是一门技术活。
  当时我爸就对我说:“你知道吗,找你特别容易,只要把视线放在海拔最低的那一拨,不用费劲就把你给筛选出来了。”
  后来又有一次他来看我,刚好赶上我上体育课。等我下课了,他对我说:“你看人家跳远,一蹦好远,轮到你吧,就好像把一个墩子拿了放过去一样,我看着都着急,你是照着企鹅长的吗?”
  对了,还有一次,是在初中,某次月考,平时从未出过前三的我那次只考了年级第五。对于我来说,这是一个非常丢脸的成绩,那次我爸气得不行,像被人踩了尾巴一样,回家就给我取了个绰号叫“老五”,并且每日不停地喊,喊了整整大半年!
  还有,一次我做饭,被油烫伤了手,整个手背都惨不忍睹。我爸一回来我便添油加醋地哭诉了一番,本来是准备博取同情的,结果他看了我一眼便冷冷地说:“嗯,像你这样做饭的话,磊子哥那两条胳膊可能早没了!”
  磊子哥是个厨师!
  很多年以后,在大学宿舍里的深夜“卧谈会”上,跟室友们聊到这些,她们都笑翻了,觉得我爸特别可爱。
  但是对我来说,他一点也不可爱,甚至是可恨的。
  因为,在我上大学之前,他和我妈离了婚,再也不回家了。
  每次看着室友们说自己爸妈那些恩爱的小事,我都在记忆中马不停蹄地搜索,看有什么可以拿出来讲一讲的,免得因为不插话而被别人追问,因为我实在没脸跟同学们说:“嗯,我爸是个浑蛋,他不要我和我妈了,已经很多年不在家住了!”
  我尽量装出一副自己的家庭也很和谐幸福的样子,跟同学们打成一片,免得我一有什么问题做出什么冲动之举别人都会第一个分析——嗯,单亲家庭的孩子都有点毛病!
  谁还没点毛病呢?
  大学那几年,虽然离开家乡,但还无法真正脱离老爸的魔爪,因为,还须找他要学费!当时我还不知道,找老爸要学费几乎是很多家庭不幸福的小孩这一生永远的噩梦,对于我来说,亦是一样。
  有了新家之后,老爸的钱就越来越难要了,拿每年的学费、每个月的生活费,都要经过一场恶战。一要学费他就开始跟我算账,从小到大花了多少钱;学到了多少东西;别人家孩子怎么过的,你怎么就花那么多,然后劈头盖脸地将我骂上一顿。
  后来发展到要生活费也是这样,为什么花得那么快?你知道谁谁谁一个月只要200元吗?我那天见到你某个同学的妈妈了,她说你花得比她女儿多多了……
  其实,不管我花得多还是少,这不过是个模式,都要走一下挨骂的过场。
  在我记忆里,一直刻着一个片段,是大四那年,12月13日,我不记得那个时候为什么会回了一趟老家,好像是回去说实习的事情,临走的时候照例被他狠狠地骂了一顿,我一路哭着回的南京。那天,南京全城拉响警笛。
  天气很冷,我坐在空荡荡的公交车上,听着警笛的哀鸣,好像是为自己奏响的悲歌,一个人哭得肝肠寸断。一车人都看着我。我在心里对自己说:以后一定不能伸手问人要钱,这种日子,我过够了!
  老爸是反对我留在南京的,他逼我回老家。他要帮我在老家找一份清闲安稳的工作实在是太简单了,他又想着像我小时候那样安排好我的人生。可是,我再也不想走他铺好的路了,他的独裁,到此为止。
  面对我的背叛,他也毫不示弱地用自己的方式惩罚了我,那就是实行经济封锁。那时候我大四还没有毕业,实习没工资,学校离单位很远,要租房子、吃饭、坐车,总之,不可能不花钱。我找同学借了400元钱交了房租,每天三顿只吃包子。直到有一天,单位领导让我去一个客户那儿拿一份资料。可是,我身上连坐车的钱都没有,但又不好意思跟领导说。我从单位大厦走下来,坐在对面的马路上,鼓起勇气给我爸打电话,让他给我汇点钱。 (http://www.myqnwz.com)

weinxin
金璞玉小说
最新最好看的言情小说,微信号 jpywx8

发表评论

您必须登录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