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个女人的无间道

  • A+
所属分类:情感美文-道德篇

  我、我妈、我姥姥——便是我们家的全部人员。清一色的女性,年龄分别相差24岁,可以根据年龄,分别称为小女人、大女人和老女人。
  在我出生前,外公已经去世,我3岁时,父母离异,于是便造成了这样的家庭结构。
  我妈没有再嫁,用我姥姥每天挂在嘴上的话就是“全都为了我”。而我妈的说辞是“对婚姻丧失信心”。
  不知道她们谁的说法更正确,不过都说三个女人一台戏,我们家的戏却向来不止一台。我妈和姥姥是一台,我和妈是另一台,而我和姥姥,又是第三台戏了——剧目真是太多、太复杂,好似无间道。
  老女人和大女人的“情深义重”
  先说我妈和姥姥那出,戏名可以叫做“情深义重”。
  这对母女是很相爱的,姥姥很疼我妈,从来都是叫她的乳名,声音腻腻的;好吃的好用的,都先想着我妈;不舍得我妈干活,宁可自己动手……我从小就熟悉姥姥看我妈的眼神,无限疼爱、无限宠溺。甚至,姥姥吃饭的时候还给我妈夹菜,每次我妈下班如果回来稍迟,姥姥就会站在阳台上一动不动,直到看到我妈的身影在小区门口出现,才赶紧跑回厨房做饭。如果我妈偶尔有什么聚会的活动,那么我和姥姥两个人的晚饭,绝对简单潦草。对于饮食,我从来没得挑剔,我妈的口味,就是全家人的口味。而每天我妈出门前,姥姥千叮咛万嘱咐,啰唆复杂,好像我妈是个不知世事的小孩子。
  所以,我们家的老女人对大女人的感情,可以用两个字概括:溺爱。非常之溺爱。
  而我妈对我姥姥,自然是顺从、孝敬,永远不反驳、不悖逆、不抗议。姥姥说什么她都听、都接受,一点脾气也没有。两个人说笑的时候,我妈脆生生地叫姥姥“娘”,姥姥答应得更脆生,胖胖的脸上就会笑出花。
  这样的剧情落在我眼中,深情是深情,但也不无矫情,毕竟我妈不是小孩子了。而我姥姥,也不再是适合表演这种感情戏码的年纪。但我也就是私下里小小不屑一番,当面是不敢有异议的,因为,我怕姥姥,她毕竟是我妈的妈,我们家的“太上皇”。
  老女人和小女人的“冤家路窄”
  所以接下来,我和我姥姥那出戏,就有点“冤家路窄”的套路了。是最不好演的一出,并且,说来话长。
  记忆中很小的时候,姥姥就不喜欢我。当然,她不会虐待我,可是她对我严格,苛刻,挑剔,永远没有对我妈那么温柔。比如吃饭的时候,如果碰巧她做了合我口味的菜,我若多贪几口,姥姥看到,立刻表示不满,提醒我:给你妈留点儿,这菜,你妈也爱吃。结果我怯怯地不敢再多动筷子,倒是我妈,会趁姥姥不注意给我夹过来。
  吃饭的事儿是小事儿,其它事情上,姥姥对我的态度更是如此,“都10岁了还不会洗袜子;别看动画片了,一会你妈要看韩剧;又要零花钱,你妈赚钱多不容易……”如此种种的训责,从小到大,我听得耳朵出茧子。又不敢公然反抗,一是敬畏“太上皇”的身份,另外,我知道如果我真和姥姥发生争端,我妈绝对不会站在我这边。并且最可气的,就是姥姥“欺负”我,大多是趁我妈不在的时候,如果我妈在,姥姥对我再不满,顶多会偷偷瞪我几眼,总是给了我妈面子,有所收敛。
  可是若家里只有我和姥姥,情况就完全不同,客厅立刻成为课堂,姥姥是唯一的主讲,主题也永远不变,就是我妈如何辛苦,我要知恩图报,恨不能我早早就可以成为家中顶梁柱,养活和照顾我妈,让她从此丰衣足食、安居乐业。
  后来,我摸准规律,尽量躲避和姥姥单独在家的机会,如果知道我妈可能加班,我宁愿在街中晃荡到天黑……
  当然,我不恨我姥姥,一家人之间不可能会上升到恨的高度,其实也不是真的多么怕,只是觉得姥姥比较麻烦,对我不算友爱,常常有“冤家路窄”的感觉。
  大女人和小女人的“平安喜乐”
  好在,我和我妈那出戏是我喜欢的,完全可以用“平安喜乐”来形容。
  我妈对我,并不像我姥姥对她,没有那么溺爱、矫情。我妈到底是新女性,又受过高等教育,所以,会把握爱的尺度,既不太紧也不太松,让我感觉很舒适。当然,矫情偶尔也是有的,比如我考了高分、得了奖项,我妈也会忽然夸张地喊我“宝贝儿”。我妈也常常给我惊喜,一声不吭买下我想要的裙子,或者很大度地允许我假期去看望我爸或者和同学去K歌……那样的时候,我就会拥抱她并大声赞美。
  但大多时候,我和我妈之间都很平静、自然,她虽是母亲,和我却没有代沟。因为她进步,学习年轻人喜欢的东西,她发微博、会网购,还会玩各种热门游戏。
  在姥姥看来,我妈这是童心未泯。但我知道,其实,她是为了我。我长大以后,我妈说:单亲家庭的孩子原本就缺少一份爱。她希望,可以以亲人和密友的身份陪伴我成长。
  所以我和我妈之间,简单而默契,一个眼神就可以交流,从来不用过多赘述。她亦从不批评和教训我,顶多是温和地引导。
  我并未辜负她,始终循着正途成长,努力上进,不叛逆、不早恋、不小家子气。我妈对我如同我对她,彼此极其满意,所以多年以来上演着“平安喜乐”的戏码。
  当然,这“平安喜乐”中,偶尔也会有小插曲——因为姥姥。这么多年,同一屋檐下,我妈当然知道姥姥和我的真实情况,但我妈的态度永远是不发表任何意见。很小的时候,我频繁跟我妈告我姥姥的状,频繁发出抗议。我妈总是用一句话回我:“那怎么办?她是我妈。”
  后来,我终于知道了,我告姥姥的状是做无用功。姥姥是我妈的妈,她不可能给出立场。
  以后,我便就此事保持沉默,并觉得,我们家这种人际关系,真是奥妙无穷,永远没有任何道理可讲。
  大女人的生日晚宴
  姥姥突然发病的那天晚上,我是跟我妈一床睡的。
  10岁之前,我一直跟我妈一床睡。10岁之后,我妈在她的卧室加了张小床。几年前,我们家换了大房子,有3个小卧室,3个女人终于都有了自己的小天地。
  那天,是我妈生日,姥姥做了一大桌子我妈爱吃的菜。我刚好下午没课,便早早赶回家,顺路,给我妈买了一大束鲜花。于是破例得到姥姥的表扬,说:“算你有良心,知道对你妈好。” (http://www.myqnwz.com)

weinxin
金璞玉小说
最新最好看的言情小说,微信号 jpywx8

发表评论

您必须登录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