悬崖畔那朵最美的格桑花

  • A+
所属分类:情感美文-道德篇

  第一次知道她,是在上班路上,公共汽车上的电视里,一个教师在带孩子过湍急的雅鲁藏布江上的铁索,为他们惊出一身冷汗的我,记住了那个美丽的名字。
  格桑,心地善良的意思;德吉,幸福吉祥的意思。
  第一个大学生
  2013感动中国组委会颁奖词:
  不想让乡亲的梦,跌落于山崖。门巴的女儿执意要回到家乡,坚守在雪山、河流之间。她用一颗心,脉动一群人的心,用一点光,点亮山间更多的灯火。
  西藏自治区墨脱县帮辛乡小学的教师格桑德吉,1997年作为整个帮辛乡第一个大学生走出了大山。2000年,格桑德吉毕业于河北师范大学,她没有像其他同学一样选择留在大城市工作,而是毅然回到西藏。为了让雅鲁藏布江边、喜马拉雅山脚下的门巴族孩子有学上,格桑德吉放弃拉萨的工作,自己申请到最偏远的乡小学教学。
  墨脱县帮辛乡,处于喜马拉雅山断裂带,因常年泥石流、山体滑坡,2012年才有了通向外面的公路。
  130多个学生,有90多个住校,平时衣食住,格桑德吉和其他老师们处处都要照看住,不能有丝毫疏忽。因为学校没有围墙,每到放假前,他们两个小时就要查一遍宿舍,怕孩子们自己离校。
  90多个住校学生,因为家住得太远太险,每年他们只能有6次在老师的护送下回家的机会。假如你看过她和同事在百丈悬崖上护送孩子们回家的惊险场面,那一定会心脏狂跳,血压骤升。
  每年暑假帮辛乡都组织“护苗行动”,乡干部、老师和学生家长代表共同护送住校的孩子们回家。帮辛乡通往各村没有公路,只有一米多宽的马道。
  学生在仅仅1米多宽的山路上排着长龙,最大的只有14岁,最小的刚刚6岁。格桑德吉一颗心提在嗓子眼,山路常年泥泞不堪,身旁就是百米悬崖和水流湍急的雅鲁藏布江,稍不留神,就会发生意外。有时,对面会有驼队迎面而来,她就得赶紧喊着孩子们向里紧紧贴住悬崖,待驼队走过,再整理队形,重新上路。
  她的丈夫格多是乡干部,参与护苗行动,受副校长格桑德吉指挥。
  一路上翻山过江,天黑前,第一个村子邦果村到了,把孩子们安全送到家长手里,他们还要继续赶路。天色将晚,前面的路,依然崎岖,却已没了凶险,家长们已经在等待孩子们。而格桑德吉,还要领着剩下的孩子们,赶往更深暮色中的下一个村子……
  晚上9点前,他们才把另外两个村子的孩子也安全送到家。孩子们欢笑着扑进父母的怀里。
  他们要赶快休息了,因为第二天,他们还要把最远的岗玉村的孩子送回去。到岗玉村要走7个多小时的路,出发前,她给孩子们买了大可乐。因为路途太远,她只能备少量的食物和水,尽管她和丈夫又渴又饿,路上还是把食物和水尽量给孩子们。
  去岗玉村最惊险的是过江溜铁索,200米长的铁索横江而过,30米下面就是汹涌咆哮的江水,她每次都让丈夫先过去。一是在对面接应孩子;二是检验溜索的安全。
  村里派年轻胆大的小伙子带孩子们过江,她反复检查绳子绑得紧不紧,特别是脖子那儿。5个孩子,整整两个多小时才安全溜过去。累到腿软的格桑德吉最后上了铁索,闭着眼睛溜过去。13年,没有人知道她有恐高症,她不让孩子们看到自己的胆怯。
  格桑德吉几次遇险,与死神擦肩而过。每年大雪封山时,格桑德吉还得过冰河、溜铁索,把4个月才能回一次家的学生们送到父母的身边。
  不能让她变成
  你的那个样子
  多年前,格桑德吉自己也是这样艰险回家孩子们中的一个,帮辛乡小学是她的母校。在大城市里完成了自己的学业,见识了城市的现代生活,可是她的心,还有一部分始终留在远方的雪域高原,留在那艰险的上学路上,留在那些渴盼上学的小弟弟小妹妹们身上。她始终觉得,自己是为他们而来学习的。
  知识改变命运,这句话对她和同学们是最合适的注解。可是,为了让更多的孩子改变命运,她转身回到让自己命运转折的地方,她要让更多的门巴族孩子走出去,去见识外面的世界。
  她们班40多名同学中,只有她回到命运的起点。
  就这样,帮辛乡唯一的大学生回来了,因为上学的路太险了,所以好多家长就让孩子放弃了上学。为了劝学,格桑德吉天黑走悬崖,在满是泥石流、山体滑坡的道路上频繁往返;为了孩子们不停课,在宗荣村教学点,已有6个月身孕的她背起糌粑上路,自己怎样受苦难过,她也没让孩子们落下一堂课。
  这么多年,她曾经无数次奔走于险山恶水,一家家一户户去动员那些家长,让孩子们回到学校,特别是女孩子。
  仁清拉姆只念了一年就被父亲留在家里,格桑德吉上门去做工作,开始,不太会普通话的爸爸一点不买账,一句话也不说。不敢说话的小仁清紧紧拉住老师的手,暗暗表达自己要去上学的决心。
  格桑德吉问仁清的爸爸:你会说普通话吗?
  “不会。”他摇摇头。
  “那你认识字吗?”
  “不会。”爸爸还是摇头。
  “那你愿意让她长大变成你这样子吗?还是想想孩子的前途吧。”
  “来吧,让她来上学吧,我们这里生活条件比家里还要好,国家有补贴,有牛奶、鸡蛋,午餐还补助3元钱,孩子有机会念书,就有机会创造更好的未来。”
  看着同村回来的孩子又活泼又开朗,终于,仁清拉姆的爸爸点点了头:老师,就依你吧,让她去上学。
  小仁清脸上第一次露出好看的笑容,格桑德吉也长出了一口气,站起身来:那再见了,9月开学等你!
  当老师以来,格桑德吉共劝回40多个失学孩子,把200多个门巴族孩子送出大山,走向新生活。
  格桑妈妈
  这本来是有些孩子叫她的,她都是满面笑容地答应。可是,自己的女儿也这样叫她时,她却是心里酸酸的。
  十几年来,为了教好孩子们,格桑德吉只能将儿子留在身边,让丈夫照顾,女儿央珍从两岁时就寄养在拉萨的爷爷家,当一年之后格桑德吉再到拉萨的时候,女儿已经不认识她了。平时,女儿管姑姑叫妈妈,也管奶奶叫过妈妈,见了格桑德吉就叫她“格桑妈妈”,说到这,坚强的格桑也忍不住抹了一把眼泪。
  每年大雪封山,她都回不去,只有暑假,她和丈夫儿子要转四五次车,穿过经常塌方滑坡的路段,辗转几天才能回到拉萨,与女儿团聚,过一个月的快乐生活。
  2013年,格桑德吉荣获“最美乡村教师”,节目组特地邀请了格桑德吉的丈夫和女儿来到北京,算起来,这是格桑德吉与女儿的第5次见面。
  在格桑德吉的努力下,门巴族孩子从最初失学率30%,变成今天入学率95%。她教的孩子有6名考上大学,20多名考上大专、中专。村民们亲切地称她为门巴族的“护梦人”。
  (据央视宣传片)
  潘光贤摘自《妇女之友》 (http://www.myqnwz.com)

weinxin
金璞玉小说
最新最好看的言情小说,微信号 jpywx8

发表评论

您必须登录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