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亲爸

  • A+
所属分类:情感美文-道德篇

  自打记事起,家给我的记忆就是特别特别穷。住在一个老破山沟里,妈几乎就是个废人,一年到头干点啥就不停咳嗽气喘。爸个子不高,瘦瘦的,整天有干不完的活儿,整年有还不完的债务,唉……
  爸爸待我特亲,家里日子清汤寡水的,偶然有口像样儿的饭菜,上顿留到下顿,哪怕是一点鱼骨头,爸必定要留给我“梭拉”干净了才放心。妈说:你爸呀,吃只虱子,也要给你留条腿。爸就笑:那我吃虱子吧,把别的省给丫。屯里的山民们都当我面夸:“你就是摊了个好爸!”我想,爸就爸呗,好,咋还那么穷。
  村里有所小学,可是爸偏让我去邻镇的矿小读书,说那里的教师素质好,不能图一时近,耽误了丫的前程。去矿山得多走5里多路,中间一条小河,夏天老涨水。可自从我一转学到那里,爸就风雨无阻地起大早送我上学,傍晚,又早早地接我回家。河水涨起或者河水结薄冰时,爸心疼我,就挽起裤腿儿,让我趴在他那散发着汗酸味儿的肩膀上,把我驮到河对岸,再从河对岸驮过来。把同学们馋得眼睛里恨不得伸出小手来:“瞅人家那爸。”我想,谁让他送我这么远,他不接送,我让水给灌死,让狼给吃掉,看他咋办。
  爸一天见不着我,就没着没落的。早上,出门前,我搂住他粗糙的脖梗儿,在他泊渍麻花的脸上亲一下;晚上睡觉前又亲他一下。这样,爸的生活里就充满了甜蜜,浑身似增添了使不完的力气……
  转到矿小四年级期末,我的成绩终于赶了上来,考了全年级第一!爸接我时,在路上好几次掏出通知单来看,傻傻地笑。一进门,爸就哭了:“她妈,咱丫考第一啦。”说着,竟然用头抵着墙大哭起来,妈也抱着爸哭。我好生奇怪,我考第一还不好啊,你们哭什么?妈说,丫,你现在不懂,早晚你会懂的。我想,再懂,女儿考第一,我宁可高兴,也不至于哭嘛。
  第二天早上醒来,发现妈坐在爸的身边,“叭嗒”“叭嗒”掉眼泪,见被我发现,赶紧擦掉掩饰。我想,不是乐意哭吗,我回回考第一,让你们哭个够!
  日子就这样慢腾腾地往前捱。妈负责生病,爸负责干活,还债,照顾我上学。我也争气,考试成绩总是名列前茅,最后考进了市独立高中。
  爸就在我的成长中慢慢变老了。其实才四十几的人,满头几乎找不到一根黑头发,满脸几乎看不到一块平滑的皮肉,都是褶子!爸总是借卖点土产品或者是送点生活费的机会去学校看我,他想我哩。我此时已懂事多了,一点也不为有这么个穷爸爸自卑。见了他,不管多少人在场,总要扑上去亲他一下,然后自豪地把他引荐给我的同学。每当这时,爸简直有些受宠若惊了,幸福得难以形容……为了爸,我咬牙扔掉了多少男生递来的求爱纸条,傻子似的埋头读书,我可不敢面对我落榜时爸的眼神,我的前途是他的命呀!终于,我以优异的成绩考入省城一所重点大学!
  拿到录取通知书的那天晚上,爸喝下大半茶缸子劣质白酒,红着脖子一遍一遍对妈说:“丫这么出息,你说我活得冤吗?”妈忘情地扯过爸的肩膀:“她爸,你的心没白费。丫忘了谁,也不敢忘记她爸。下辈子当牛做马,我替丫还你的情。来,我给你捶捶腰……”
  也是,妈真有些欠爸的呢,瞧她这病身子,多拖累人。每当看见爸端汤端水,无比耐心地服侍妈妈的时候,我心里怪不好受的。我想,我长大了,假如能嫁得爸这么个能疼人的丈夫,我也情愿来世当牛做马,还他的情呀。
  爸送我去省城上学,他担心我找不到地方,担心我遇上骗子。那时去省城包括转车,得20多个小时,我们从小站上车的,找不到座位,一旦挤着个座,爸一定让我坐:“俺丫骨头没长结实呢,不敢开玩笑。不比你爸,地垄沟里练出来了,站一天比干活轻松多啦。”
  这期间,我发现家里的生活渐渐好起来。我放假回家,家中的饭菜质量比往常提高了一大截。我问爸,妈常年吃药,这买鱼肉的钱是哪来的?爸说,还用问,政策好哇。现在你瞅哪家不富?每当我开学时,爸总把钱给我带得足足的,说:“穷家富路,不可为难了自己。你照顾不好自己,你爸还指望啥呢?”我搂住他,往那张老脸上一亲,鼻子立刻就酸了……
  爸,您等着,女儿定要让您过上舒心的好日子!
  大学毕业前夕,爸突然来学院看我。旅途劳累,使得他脸色更憔悴,那白发如同贴在头上的枯草,一点活力也没有了。我心里一疼,扑上去就搂住了他的脖子。爸眼圈一红:“丫,别那样,你是大学生了,爸这副样子,给你掉价呢。”我说:“爸,说什么呢?谁有我这么大的福份,摊上这样好的爸!”
  我领着爸去吃饭,其实用的是他的血汗钱啊。爸心疼得直撮牙帮子:“别买菜了,这一顿过后,你得受多少艰难哩。”
  我告诉爸,我有男朋友了,将来可能留在省城。爸的脸色一黯,但马上又笑了:“好哇。不过,我得看看那小伙子。”我说:“爸,您放心,我跟他说了,我可是必定将爸妈接省城来的,他答应了。”爸哈哈大笑:“接什么省城,我跟你妈住不惯。别拿这个卡人家,多冷人的心哪。”
  爸离开的时候,掏出1200元钱:“丫,拿着,给老师买点礼品。还有,小陶(我的男友)请你吃饭,你至少跟他平摊饭钱。我的话记住了?”我问:“爸,留下这么多,您怎么办?”爸拍拍胸部:“爸傻吗,我还能步行回去?”
  分配前,我回山沟里一趟,妈一见,抱住我说:“粗心的丫头,你爸把钱全都给你,你感觉不出来?赶上车挤,他没买上当天的票,硬是饿了3天,回来连碗都端不动了……”
  这时爸爸从地里回来,两脚泥土。我扑上去搂住他,哭得昏天黑地。爸慌了,问明白情由,责怪妈道:“狗肚子存不住二两油。以后还能不能告诉你点话儿啦。丫,爸的意思是,你跟小陶处对象,可咱腰不能弯。你白吃了人家的一口,你人格就降低一寸。这影响你以后在他心中的位置呢。”
  我的老爸,他想得多细啊。
  工作后,我跟小陶结了婚。婚后,我坚持接爸妈来住,因为我们准备了两老的卧室。可爸妈异口同声,不来。说先得让我们清静几年。“现在,我在山沟好歹还能干点什么,若去了省城,就是废物了。等我不能动弹那时,你不管我,我还去法院告你呢。”爸说。 (http://www.myqnwz.com)

weinxin
金璞玉小说
最新最好看的言情小说,微信号 jpywx8

发表评论

您必须登录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