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爱相随,一对支教老夫妻的九年

  • A+
所属分类:情感美文-道德篇

  2014年3月,一对来自北京的支教老夫妻朱敏才和孙丽娜获得了阿里公益“天天正能量”自启动以来的首个10万元大奖,夫妇两人希望用这笔钱为山区的孩子们建一所食堂。这一年,是他们在贵州支教的第9年。
  3月20日上午10点钟,下着雨,记者一行人从贵阳市出发前往遵义市。12点30分,到达龙坪镇中心村小学——朱敏才和孙丽娜所在的学校。朱敏才夫妇已经辗转了贵州山区5所小学,这一次他们停留得最久,已经4年了。
  下午14点,伴随着一阵急促的铃声,朱老师的英语课在六年级班开始了。一串流利的英文从眼前这位满头白发但精神矍铄的老人口中吐出。语速有些快,不知孩子们是否能听懂。课堂上偶尔回应几声清脆的“yes”,朱老师始终面带笑容。紧接着,课堂上发生了一个“小插曲”。朱老师决定锻炼一下他的学生们,让学生们主动和课堂上的“客人”们交谈。一个十三四岁的小男孩别过头羞涩地面对着记者,短暂的沉默之后,记者用英文发问了,没想到小男孩对答如流。
  整堂课上,头发也已斑白的孙丽娜坐在窗边,一直全神贯注地听着课,面带笑容。
  朱敏才是一位退休外交官,曾任中国驻尼泊尔大使馆参赞。孙丽娜是北京一所小学的退休英语教师。两人年轻时走过10多个国家。为什么会来到贵州山区支教?答案是因为想教书。
  你去哪,我跟着
  这场没有终点的支教之旅始于2005年的一天。电视上贵州教师背着孩子上课的画面深深触动了孙丽娜老师那颗柔软的心。她对一旁的丈夫说:“我还想教书,咱们去贵州吧。”“你去哪,我跟着。”朱敏才笑着回答。
  朱敏才出生在贵州黄平县,在贵阳长大。上世纪60年代,怀着那个年代青年人特有的一腔热血,在贵州大学外语系读书的他,一直希望能去贵州偏远地区做老师。只是后来,他到了国家对外经贸部,在那里认识了现在的妻子。两人携手相伴半个世纪,在退休后,才终于有机会实现心中的夙愿。
  因为超龄的问题,在电话联系北京市志愿者协会无果后,两位老人毅然坐上了去往贵州的火车。到了贵州,两人却毫无头绪。于是孙丽娜给《贵州都市报》打了电话,本想询问一下哪里需要支教老师,没想到《贵州都市报》却为此刊登了一篇题为《当志愿者,您超龄了》的报道,引发了广泛回响。夫妇俩收到了来自各方的邀请。最后,他们决定选择第一个打进电话的学校作为他们的支教学校。2005年9月,他们来到了望谟二小。孙丽娜负责一个班的语文,没有教学经验的朱敏才就给妻子当起了后勤。2006年1月,一封诚恳的来信提醒他们,真正的山区学校正需要他们。于是两人离开望谟到了贵州省体操学校,但孙丽娜始终觉得与他们最初的意愿“到艰苦的缺少老师的地方去”还是有所出入。2006年7月15日,从北京传来一个噩耗,孙丽娜的老父亲得了肺癌,已是弥留之际,孙丽娜赶回了北京,丈夫留在了贵阳。
  初到贵州的几年,孙丽娜夫妇的生活并不轻松。两人的退休工资一半要支撑一双儿女,一半用于生活和救助亲戚。支教是无偿的,因此老两口的日子过得很拮据。下班路上总是只买一棵小圆白菜和土豆做晚餐。孙丽娜在贵州的第一个生日,是在路边点了两碗豆花面吃,因为身上只剩下二十几元钱,丈夫用剩下的几元钱又给妻子加了一碟小菜,就算是庆祝了。
  休整一年后,2008年汶川地震发生,孙丽娜夫妇曾希望去灾区支教,同样因为年龄的关系被婉拒了。这时,尖山苗寨“一个老师的学校”感动了他们,他们决定,要去尖山。
  6月16日凌晨4点钟,外面淅淅沥沥下着小雨,两人谁也没有通知,背着行李坐上了由贵阳开往云南方向的火车。7个小时后他们到了黔西南的一个小镇。当地马镇长得知此事后,便安排车送两老上山。崎岖多石的山路和剧烈的颠簸让孙丽娜感到害怕。她悄悄对车上的记者说:能不能不开车,走路进去吧。在记者的安慰下,两人一路闭着眼睛挺到了学校。一下车,孙丽娜夫妇便找到学校的老师李云贵,“李老师,你太辛苦了,你的精神深深感动了我们,我们是来支教的。”李云贵眼眶红了,带着夫妇俩向学校走去。
  “太落后了,简直跟原始社会一样!孩子们一个个黑不溜秋的,还有好几个女孩光着身子。”回忆起在尖山的日子,孙丽娜还心有余悸。这所尖山唯一的学校由3间平房构成,两间教室、一间办公室兼宿舍,是寨子里的老百姓每家用背篓背7000斤石头聚在一起垒起来的。没有水,没有电,没有窗,没有灯。下山的路太远、太陡,孙丽娜夫妇就在山上住下了,宿舍与公共厕所仅隔着一堵墙,每晚都得带着口罩才能睡下。李云贵的弟弟给他们砌了个水泥池子接山上的水喝,因为连着厕所,水里经常飘着蛆。
  但在尖山上的日子是快乐的,“你看他们进步多大啊,有时候看到他们进步,真是高兴,高兴,特别高兴,比看到我们子女进步都高兴!”孙丽娜指着视频里举着队旗唱着英文歌的孩子们说。朱敏才喜欢摄影,他把尖山上孩子们的学习生活拍了许多照片和视频,刻成光碟送给村民。孩子们亲切地称呼他们孙奶奶、朱爷爷。他们教孩子们说普通话、唱英文歌,为他们排演节目,带孩子们过了第一个少先队日。朱敏才还在体育课上教孩子们他自创的“尖山棍法”,防山上的蛇虫。2008年,村里人第一次看到了电视,看了北京奥运会。夫妻俩的支教事迹感动了很多人,马镇长给他们买了台小冰箱,后来陆续有好心人捐来了衣服、书本、凳子、乒乓球拍、洗衣机等,还给学校安了窗户,粉刷了墙,这所曾经只有“一个老师的学校”也迎来了一批批的支教大学生,变得从未有过的热闹。
  等他爬不起来的时候,就抬他回去
  2009年8月的一天,尖山小学的学生们在下山的山路上列起了长队,他们的孙奶奶和朱爷爷要走了。孩子们齐声唱着老师教的英文歌,唱了一首接一首,直到两位老师的背影消失在泪眼模糊的视线里。孙丽娜在山上大病接着小病,在经历了一次高烧,与死神擦肩而过后,抵不住生活环境和身体的压力,夫妻俩放弃了在尖山的支教。下山前,他们选了两名优秀的孩子把他们送到了山下的学校。之后的两年,他们还坚持给他们寄钱,只是后来听说孩子辍学打工去了。“十三四岁的孩子,才这么点大就出去打工了,他们跟不上学习进度,也很难被山下的孩子接纳。”孙丽娜说。 (http://www.myqnwz.com)

weinxin
金璞玉小说
最新最好看的言情小说,微信号 jpywx8

发表评论

您必须登录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