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报恩,你莫怪我

  • A+
所属分类:情感美文-道德篇

  我是独生女,家里的独苗。话说2003年,跟着朵爸去了北京。一晃10年了,父母是一年比一年老,我对他们的内疚超过了想念。这内疚感就像一只怪兽,经常出没在我心里,直到朵师傅出生,这头怪兽才被降住。
  朵师傅一驾到就杀我们一个下马威,弄得全家人仰马翻,个个脱了一层皮。这个小恐怖分子的独门武器叫新生儿腹绞痛。白天,她是一个粉嫩可人的小乖宝,可到了晚上,恐怖袭击才真正开始。基本上和“新闻联播”一个点儿,朵师傅开始发作。好端端地就哭得声嘶力竭,满脸通红,小拳头捏得紧紧的。哭一阵子,好一阵。哭了好,好了又哭,一直要抱到第二天凌晨五六点,才能放下。天天如此,直到两个半月以后,突然自愈了。干得不赖,朵师傅。
  于是,我、朵爸还有朵姥姥,3人共赴家难,3班倒地抱孩子。朵爸从黄昏的第一声啼哭抱到午夜零点左右,喊醒我。我一直抱到第二天早上4点,喊醒姥姥。白天则是爷爷奶奶来救场。晚上不能睡,白天睡不着,累得我想杀人。那些不能睡觉的夜晚真是无边的苦海。每天和黄昏一道降临的是恐惧感,它们凝固在房间的每个角落,让我无处可逃。只要朵师傅一哭,我照样会立即抱起她。虽然心里叫苦连天,但是如果不抱她,不安慰她,不让她舒服了,我自己更舒服不了。我像一个被哭声控制的抱孩子机器。有一股力量,不知从何而来,它牵引我,去做一个妈妈要做的事。只有抱起她,才觉得心里好受点儿。就是这神秘的力量让我撑过了最困难的头1个月。
  1个多月后的某一天,我抱着朵师傅,突然发现她竟然那么香。这迷人的香味,给我一澡盆Chanel 5也不换。我不停地闻啊闻,然后咧开嘴,傻傻地对朵爸说:“喂,我开始有点喜欢她了。”
  1岁多时,朵师傅第一次发烧。灌药、物理降温、按摩、喂水、喂果汁、喂蔬菜汁,都不见好。明知道感冒发烧三五天就会好,千辛万苦抱去医院不过是验个血,再开点药,但还是不行,毅然要去。不是朵师傅要去,而是我。还是那个感觉,必须做点什么。要治的不光是朵师傅,更是我心里的恐慌。
  朵师傅1岁半时,我陪朵姥爷去了趟台湾。头几天,我还算个正常的游客,对得起宝岛的好山好水。从第5天起,魂儿就丢了。到处都是朵师傅,车窗上有她;枝头绽开的花朵里有她;日月潭的碧波里有她;一筐筐五彩缤纷的水果里也有她,她占据了所有世界,我一天比一天更想念她。后悔啊,脑子进水了吧,怎么想得出来这时候旅游?上帝啊,好心的菩萨啊,走过路过的众神啊,拜托我回去的飞机不能失事呀!
  打电话回家,朵爸说朵师傅好着呢,没找妈妈。知道她不想我,我才稍稍宽慰了一点。终于,把朵姥爷送回南京。第一件要办的事儿:退了原先买好的火车票,那是两天以后的,买了第二天的车票回北京。别说提前两天,就是提前一小时也好。
  我对朵师傅没有什么恩情可言,对她好,是我心甘情愿。作为一个自然人,我身不由己地要爱她。作为一个社会人,生孩子是我自己的需要,朵师傅并没有给我托过梦。我有责任、有义务爱她,成就她。要说报恩,她在和我的每一天中已经报答我了。我期望的是,她成为她自己,不依恋我。长大了,就上路,去找自己的幸福。到最繁华的地方捞世界,去最荒凉的地方发呆。只要记得打电话给我:妈妈我很好,这里太棒了,我不想你。
  胡晓宇摘自《三联生活周刊》 (http://www.myqnwz.com)

weinxin
金璞玉小说
最新最好看的言情小说,微信号 jpywx8

发表评论

您必须登录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