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汉语

  • A+
所属分类:情感美文

  有一个学理科的同学向我诉苦,她说大学四年没有语文课着实让她伤透脑筋,所以她“命令”我不定期地给她推荐几本好书;还有一个学理科的朋友面对着20本英语教科书,不禁发出了由衷的感慨,她反问我:“这还是中国的小孩儿吗?”
  悲催啊,不是吗?
  有很多人总是对此毫无察觉——是麻木,还是在装傻?因为我们早已习惯没事儿的时候拿手机或者便携的ipad来消遣时光,而不是随身带一两本杂志或者自己百读不厌的文选;因为我们早已习惯在微博或人人之类的网站上用网络语言来恶搞和调侃,而不是静静地写写日记或者抒发感想以使自己的语言肌肤保持湿润;因为我们早已习惯在疲倦的时候温习一下背过的英语单词,而不是读几篇知心的文章来舒缓自己的情绪。
  于是乎,我想起了希特勒的那篇“激昂”的演说词:“要消灭一个民族,首先要消灭它的文化;要消灭它的文化,首先要消解承载它的语言……”
  当今汉语世界面临着物质和精神上的双重威胁——汉语应用的铜臭化、浅陋化、粗鄙化、庸俗化、快餐化,使一些大众传媒、流行文化、广告宣传甚至于通俗文学都无一幸免,曾经流光溢彩的汉字文化,却日益制造着垃圾,当代人精神世界的空虚以及不可见人的审丑情怀和揶揄心理,随着《忐忑》这类的神曲暴露得一览无余……
  善于追逐潮流的大学生,是否会感到汗颜?
  中国人学习英语的热情如火,然而很多大学生的汉语水平却让人觉得可怕——其中既有外国留学生队战胜中国队的荒谬,也有百字申请书出现28个错别字的奇葩,甚至有被人讥讽的尴尬:许多青年学生被指责为“英语六级,汉语初级”,“能说一口流利的外语,却写不出像样的中文”……汉语热一边在异地繁荣,一边却在本土沦丧,甚至陷入了莫名的境地——当看到电视上的留学分手伤感散文生们操着不同的口音高呼“我爱汉字!我爱中国”!的时候,有没有觉得你身体里的某个部分在慢慢冷掉?善于造词和变戏法的新一代网民们,请你们坐下来喘口气看看书,等等我们那渐行逝去的汉语魂。
  王蒙曾由衷地感叹:“失去了汉字文化原型,我们成了数典忘祖的新文盲。”而在成都,80岁的诗人流沙河还在动情地考古着文字,“感谢古老的汉字,收容无家的远行客;感谢奇妙的汉字,愉悦避世的梦中人。”被誉为“汉语拼音之父”的周有光先生称汉字是中国“三宝”中唯一有积极意义的一宝;诚如余光中先生所说:“英文充其量不过是我们了解世界的工具,而汉语才是我们真正的根。”要知道:欲木之长者,必固其根本;欲流之远者,必固其源泉。动摇了对优秀民族文化的坚守,丧失了弘扬优秀民族精髓的勇气,我们再也难以找到自己的根系,功利化的消解让人不禁怅然若失。
  普京曾规定,如果在俄文中夹杂外文,要判两年的流氓罪;法国人也是不到万不得已不愿意轻易说英文……很多国家都在这方面有一系列的硬性规定。然而,当下的我们,从牙牙学语开始,就不愿意输在起跑线上,于是很多时候我们宁愿把汉语束之高阁而踌躇满志地去追随外语学习的热浪。于是,汉语生态日益荒芜。
  中国五千年文明承载了太多,除了一堆一堆的英语考级试题册,除了一沓一沓单词背诵便携本,除了顺着鼠标滚动的一拨儿一拨儿很快被挤沉的留言,我们还有线装的古籍,还有圣哲的思想,还有具有无比穿透力的汉语言文字,让人思绪万千,让人拍案叫绝……
  (摘自《杂文月刊》 图/陈明贵) (http://www.myqnwz.com)

weinxin
金璞玉小说
最新最好看的言情小说,微信号 jpywx8

发表评论

您必须登录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