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氏孤儿

  • A+
所属分类:情感美文

  天渐渐亮了。公主坐起身,转脸过去看身旁出生才几天的孩子。孩子的脸红彤彤的,安详平静,他算是一个大个子的婴孩,也许是错觉,她觉得他处处像他父亲。
  但孩子的父亲却永远看不到孩子了。
  赵家被灭门,身旁这个孩子,已是赵氏家族中唯一的血胤。
  她的眼神散乱无主,许多天来她已浑浑噩噩分不清现实和噩梦,整个故事是一桩可怕的阴谋。在晋国,晋灵公最信任的臣子是文臣赵盾和武臣屠岸贾。赵盾恭谨仁爱,平和忠厚;屠岸贾却有强烈的权力欲。灵公把公主嫁给赵盾的儿子赵朔,屠岸贾心中更是暗恨不已。
  他曾经找了一位不知名的勇士鉏麑去刺杀赵盾。鉏麑潜在庭中,没想到天还不亮,赵盾就起来了,他慎重地穿上朝服,坐在那里等待上朝。鉏麑一看便知道他的忠勤敬业,他不能做人鹰犬去刺杀这样一位为国辛劳的人,但是,他又不能空手复命,只好一头撞死在树上。
  屠岸贾一计不成又生一计,当时西戎国进贡了一只神獒灵犬,屠岸贾就在院子里扎个草人,草人身上穿着紫袍玉带。他将神獒平日锁上,不给食物,让它饿上三五天,然后在草人胸膛部分藏一副羊心肝,等饿犬纵出,便习惯直奔草人,撕裂紫袍,剖膛取心肝;而紫袍玉带正是赵盾平日的服装。
  有一天,屠岸贾觉得时机成熟了,便告诉灵公,家有神獒可以辨别忠奸,灵公本不是有道的君主,听了以后立刻信以为真。受过训练的神獒直奔赵盾,赵盾受惊,绕殿而逃,灵公看了,却在一边冷笑。殿前太尉提弥明实在看不过去了,一瓜锤打死了神獒。
  赵盾知道形势不好,逃出殿门,而屠岸贾使诈,早已把他的座驾双轮去了一轮,四匹马取走两匹。不料旁边蹿出一人,一手策马,一手扶着转动中的轮轴向野外逃去。这人是谁呢?他就是当年与赵盾有一饭之恩的灵辄。可惜他这番辛苦并没有救下赵盾,他满门三百人全遭杀绝。
  “如果是个男孩,”她记得丈夫临死前,最后一次抚摸胎动时复杂的眼神,“就给他取个小名叫做赵氏孤儿,他长大了,会为我们报仇!”
  这孩子长大以后会报仇吗?她不敢去想二十年后的流血场面,她真正着急的是,她感到屠岸贾正想办法要杀这个孩子。这是赵家最后的骨血,她应该把孩子送出宫去,托人收养,但是四下守卫那么严密,办得到吗?
  这时候,刚好程婴来了,程婴是个大夫,整天药箱不离身,赵朔在世时和他是好朋友。
  公主求程婴,请他把孩子偷带出去。
  程婴低头看孩子,忽然他想起自己出生不久的孩子,初生的婴儿看起来很相像,这孩子注定要死吗?
  “我可以把他放在药箱里,但是,如果将来屠岸贾要逼问你,你一露口风,我们程家也会有灭门之祸。”
  “你放心,我不会泄露的。”公主迅速吻了一下婴儿,匆匆把孩子塞到程婴手里,“把他看做你自己的孩子吧,一切拜托你了!”公主说完逃命似的走开,直奔里屋,自缢而亡。
  程婴藏好婴儿出宫,通过了卫兵的盘问,却被一个将军挡住。此人的名字叫韩厥,是屠岸贾的手下,但他内心却很不屑主人这种残害忠良的行为。当时,他遣走了手下的兵,从程婴的药箱里抱出小孩子。
  “赵家满门三百口人全灭绝了!公主刚刚也自杀了,”程婴悲愤地落下泪来,“这一个小根芽,你能放他一条生路就放,不放,我程婴就跟他一起死了!”
  “你快抱他走吧!”韩厥说,“屠岸贾问起,我来对付。”
  说完,他拔出刀来,自尽而亡。
  程婴抱了药箱,来不及哭,一路直奔太平庄而去,太平庄是退休老臣公孙杵臼住的地方。
  屠岸贾没有料到事情会发生这样的变化。
  因为害怕孩子长大后会报仇,他假传君命,要杀尽国内一个月以上的婴儿。
  太平庄上,住着因不满屠岸贾专权而引退的公孙杵臼
  公孙杵臼很惊讶程婴为什么跑这么远来看他,等程婴把药箱揭开,他看到熟睡中的婴儿,不免大吃一惊。
  “现在全晋国的婴儿依法都要处死。”程婴的面色悲戚,“我想到了唯一能解救这孩子的办法,希望老宰辅能玉成……”
  2011故事会“前些日子我妻子生了个男孩,还不满一个月,我想把孩子割舍出来,一方面救赵氏孤儿,一方面救晋国全国小儿的性命。我想请老宰辅把赵氏孤儿藏好,然后去屠岸贾处告我,说我窝藏赵氏孤儿,他一定会相信的。那时候,他杀了我和我的儿子,这赵氏孤儿就有救了!晋国婴儿也都有救了!”
  “这孩子,”公孙杵臼俯身抱起了婴儿,不禁悲从中来,“等他长大报仇,也要二十年哪!但是我今年也六十五岁了,等孩子成人,我岂不要活到九十岁。依我看,这赵氏孤儿是要抚养的,晋国的婴儿也是要救的,只是,方法要改变一下。”
  “你把你那孩子送到我这里来,你自己带着这个赵氏孤儿回去。然后你去屠岸贾那里告发我,说赵氏孤儿是我派人偷到太平庄上来的。屠岸贾派人来搜,我就陪你的孩子一起死了吧!我引颈一死不难,你二十年辛苦抚养才是责任沉重呢!”
  屠岸贾听了程婴的告密,便派了大队人马把太平庄围了起来。为了让屠岸贾信以为真,公孙杵臼把小孩藏在山洞里,然后拒不承认。屠岸贾气极了,令人用刑棍打这位老人。
  “程婴,”屠岸贾说,“你也去打他,叫他老实说。”
  程婴把棍子拿在手里,心中凄惶,这忠心的老人我怎么能打他,但他终于咬紧牙,死命抽打下去,一杖、一杖、又一杖。
  公孙杵臼感到彻骨的疼,他抬头一看,原来是程婴执杖,他知道他的用意,他不要自己再多受苦……
  正在这时,婴儿被士兵从山洞中搜了出来,他惊惶地哭着,小手小脚无助地挥动。屠岸贾高举着婴儿,摔在地下。
  程婴急忙避过头去,只觉整个心碎成模糊的一团。
  “公孙杵臼,”屠岸贾继续狂笑,“你好义气啊,你既然敢收留这个孩子,现在就跟他一道做鬼吧!”
  “放心,不劳大驾,我今日死了,你也不过再多苟延残喘几年罢了,这世上多的是忠肝义胆的英雄,有一天你会明白——”
  公孙杵臼说完,一头撞死在阶石上。
  “程婴,”屠岸贾除了大患,喜形于色,“你就在我家做个门客吧!我会养着你的。我听说你最近得了个儿子。我自己快五十岁了,还没有个子嗣,你那儿子就给我做养子好了。” (http://www.myqnwz.com)

weinxin
金璞玉小说
最新最好看的言情小说,微信号 jpywx8

发表评论

您必须登录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