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算自己的账

  • A+
所属分类:情感美文

  有个做生意的朋友,向我讲述了这样一件事:他做某商品的批发业务,进货以后,按相对比较低的价钱再批发给下线,每月可稳稳地有五六千元收入。他的那些下线,再批发或零售时,价钱相对较高,因而人家的收入也高于他。于是他的一个亲戚建议,再批发给那些下线时,适当提高价钱,使自己的收入能和下线基本持平。
  这个朋友没有采纳亲戚的建议。他说,我算自己的账,觉得眼下这样批发,带来的收入已经可以了。我不算人家的账,人家收入多少那是人家的事,算人家的账干什么呢?他继续以较低的价钱批发给下线,下线也都乐于从他这里进货。一些同他一样的“上线”算人家的账,老觉得自己吃亏,因而提高了批发价,结果反而失去了不少下线,这些下线转而到我的朋友这里进货,他也由此增加了批发量,提高了利润。
  听了朋友的经营之道,我很有感触。算自己的账,不但是一个生意经,更是一个人生经。
  另有一个朋友,同我一样,退休后领取一份退休金。记得赵朴初老先生说过这样意思的话:月月都有退休钱,多也喜欢,少也喜欢。这个朋友不信佛,却有赵老的这种豁达,对退休金的多寡并不挑剔,说够吃够喝就满意了。一天,一个也已退休的同事找上门来,说在职人员的工资比他们高出许多,他们太吃亏了,要集体向上反映,提高他们的待遇。说着拿出一份签名单,不少人已经在上面签了名,也请他签名。这个朋友说,你们签名要求提高待遇,可能有你们的理由,我不反对,也不参与;我现有退休金已经够吃够花了。至于在职人员拿多少工资,我不算人家的账。于是谢绝了签名。
  朋友说,那些人的要求,经过有关方面的解释后,大多数人都放弃了。而据他所知,那些参与签名的人,全都不是因退休金少而生活困难的,只因算人家的账,见在职人员的收入比自己高出一大截,心里不平衡了,才提出提高自己的待遇。
  另有一个在城里打工的晚辈给我讲了他的故事。他与几个乡亲到一家企业打工,管吃管住,每月一千多元的收入。但那几个乡亲在得知有的企业待遇更好后,辞职另攀“高枝”,也想拉他去。他觉得在这家企业的收入比在家乡干农活强多了,坚持在这家企业干。随着这家企业的发展和他工龄的增加,还有他的踏实肯干,他的收入有了大幅度的提高。而那些跳槽的乡亲,或者一时找不到有满意收入的活,或者干不久又跳槽,收入后来反而比他少了许多。他说,如果算人家的账,这山望见那山高,就永远也干不踏实。
  这两个故事都照样使我感慨。
  我们常常说起所谓“红眼病”。害这种病的人,本来并没有病,而是看见人家有超过他的地方,算人家的账,才害上了“病”的。有句古语说“物不平则鸣”。这当然不能说没有道理。当那不平是不合理的不平时,就要鸣,也鸣得对。但是,这世界本来就是一个不平的世界,不平是绝对的,平是相对的。要凡事都平,反而会引发更多、更大的鸣。例如人的能力有高低,力气有大小,勤奋有差异,干活有多少,让他们的收入一样,他们会平吗?能力低、力气小、不勤奋、干活少的人可能平了,能力高、力气大、很勤奋、干活多的人就肯定不平。就是吃饭,有饭量大的,有饭量小的,叫他们吃一样的定量,饭量小的会很平,饭量大的就肯定不平了。所以“物不平则鸣”,还要看所鸣是怎样的不平:不合理的不平可以鸣,也应该鸣;合理的不平就不应该鸣。而鸣不鸣,主要应该算自己的账。像吃饭,自己两个馒头够吃了,不要看见人家吃三个馒头就鸣起来。这样算人家的账,可能越算越不平。
  知足常乐,曾经被认为是不思进取的消极话。2008故事会在线阅读其实,世界上从来没有绝对的平均。同样一句话,从正面理解是这样的意思,从反面理解就可能是那样的意思。安于现状,通常都认为是一句没有志向的话,但如果是淡泊名利的安于现状,就反而会被称道了。算自己的账,然后知足,然后常乐,不是很好吗?
  (摘自《今晚报》 图/傅树清) (http://www.myqnwz.com)

weinxin
金璞玉小说
最新最好看的言情小说,微信号 jpywx8

发表评论

您必须登录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