嗟来之call

  • A+
所属分类:情感美文

  杰娜的男友经常不来电话,偶尔打来,都选些他食之无味的时间罅隙—等车、等人、等邮件……如果不想用手机打游戏,可能会记起身为男友的义务,拨她的号码。因为是无准备之通话,话题欠奉,时长则要视他等待的情况而定。这一次,隔了听筒,杰娜都能听出他在东张西望,便问:“在等人?”他说:“是啊,约了客户。怎么还不到?”后面这句是自言自语。她恨道:“如果不是这样的垃圾时段,你也想不起给我打电话?”他一愣,自己也才意识到,恼羞成怒:“垃圾时段?你希望我什么时间打给你?你如果不想接……”还不等杰娜接口,他忽然喊道:“王总,王青年文摘杂志电子版总!这边!这边!”接着就挂了电话。
  杰娜有骨气,羞吃嗟来之食,不再接他的电话。后来遇到一个人,定时定点call她,大家都有空的正午、晚上各一通。偶尔晚几分钟,就抱歉:“刚才办公室一直有人。”想到他方才默默怒视不识趣地逗留在办公室的同事,杰娜莞尔,明明是用手机,为何人不能移动到外面。交往日久,一天晚上她经过他住处,突击检查。他开门道:“正准备打电话给你。”她进去一看,固定电话拖到沙发上,茶几上泡了一杯茶,旁边放了热水瓶,随时续水。香烟、烟缸、打火机环布茶杯旁,手机设了静音,电脑关了机。人呢,穿着舒适的衣服,已焚香沐浴,做好通话前的一切准备,怪不得不能在外面打。她嫁给了这个隆重对待给她打电话这件事的人。
  我的老板打电话找我的时机也非常奇怪。每天在办公室里迎头碰上七八次,都没事。偏在我下班路上,或者厨房抽油烟机轰鸣时,老板大人来电话了。他是正派人,对我绝无兴趣,也不是想占用我下班时间的那点便宜。电话都是谈工作,叫我写一份计划,也许大概可能用于几个月后的子虚活动;又或者对我上上周交的方案提出修改意见。
  时间久了,终于明白,老板,也是在利用垃圾时段给人打电话呀。等客户赴商务晚宴,等妻子从试衣间出来,等孩子补习班下课,哪怕等个长红灯,都是时间的零头碎脑,正好给手下打电话安排工作。三言两语,乘兴而call。我不知道是该骄傲填充了老板无法打发的闲暇,还是该叹息与老板的交情也只够填补这些“三馀”。“三馀”还是太长,“冬者岁之馀,夜者日之馀,阴雨者时之馀”,哪有一季、一夜、一系列阴天那么完整。最恰当的比拟是“三上”—马上、枕上、厕上,没错,老板的电话,常伴有喧嚣的市声以及后面车子催促的嘟嘟声,可见行在路上;有时他语带惺忪,当是自然醒后的床上思索;更有一次,他的话流居然伴有一阵“轰哧”的巨大水流声,等我明白过来那应该是在直播马桶冲水之声时,几乎要非礼勿听地挂掉电话了。 (http://www.myqnwz.com)

weinxin
金璞玉小说
最新最好看的言情小说,微信号 jpywx8

发表评论

您必须登录才能发表评论!